穆雷终成英国人

2012年08月07日00:12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文/张奔斗

  四周之前,安迪·穆雷在温网决赛输给费德勒后哭得梨花带雨,颁奖仪式上拿着话筒却哽咽得久久说不出完整的一句;两年多之前的澳网决赛输给同一人之后,他还曾哭着说出那句经典:“可惜我无法像罗杰那样打球,而只能像他那样哭泣。”

  如果说,穆雷的泪水终于拨动了冷硬的英格兰人的心弦;那么这一次,他终于以英国代表团的第16枚金牌,彻底征服了国人的心。同泪水换来的同情与怜爱相比,这枚含金量十足的男单金牌,可以令全体英格兰人向他敞开怀抱全身心地接纳,也令穆雷和全体英国人之间,缔结下稳定而友好的双边关系。

  双边关系?难道,穆雷不应原本就是大不列颠一位骄傲的子民?一切都源于他的苏格兰人身份。那句网球圈的经典名言已被说过多遍当穆雷赢球时,他便是我们英国人;而当他输球时,他只是他们苏格兰人而已。

  热烈欢迎穆雷成功入籍大不列颠!似乎为了印证他的努力,除了男单金牌之外,他还和可爱的邻家小妹劳拉·罗布森以非种子身份一路冲至决赛摘银。一个月前的温布尔登,穆雷未能终结英国球员76年大满贯男单无冠的冠军荒;一个月后同样在全英俱乐部,他结束了英国人长达104年的漫长等待,英国球员上一次夺得奥运男单金牌已是1908年的尘封旧事。

  在英格兰民众与苏格兰年轻人穆雷之间,长久以来存在着爱恨交杂的关系。这一切都源于2006年世界杯之前,穆雷曾表示支持谁也不会支持英格兰队(anyone but England)。虽然他事后力辩被媒体断章取义,但这番言论对民众的深深伤害已然造成。

  今年的温布尔登赛期间我住在镇上的一户人家里,随着穆雷的不断晋级,我明显感觉到了房东家男主人的焦躁情绪。八强赛前夜,他竟然在晚餐时半开玩笑地给我和同住在他们家的另一位美国记者出馊主意:“如果他明天又赢了,你们一定要在赛后发布会上问他一些阴损的问题,去搅乱他的心绪。”

  为什么很多英格兰人厌烦穆雷?除了他六年前的反英格兰言论之外,恐怕还在于他看上去缺乏令人一见钟情的欢快的迷人个性。大英帝国现时只有穆雷这一位网球界的杰出代表,英格兰人恐怕觉得,穆雷将英国人的错误形象向世界广泛传播。

  谢天谢地,奥运会毕竟不是温布尔登,穆雷在这里终于享受到了长达九天的疯狂支持与爱国热情;他也给了英国人最好的回馈,身披国旗,胸挂金牌聆听《上帝拯救女王》的国歌伴奏,这是一幅多么梦幻的场景,而他的笑容原来也可以如此放松帅气。

  有好事者创建了一家名为AndyMurrayometer的网站,不断监测穆雷的“英伦指数”。奥运会之前,这项数据还在70%左右徘徊;奥运夺冠后的第二天,这项数据飙升到了史上最高的99%,这不啻为穆雷另一项可以和金牌并列的个人成就。

  那么,那最后的1%还差在哪里?也许,只有穆雷赢得大满贯冠军,才能终成百分之百的英国人;而在他和大满贯桂冠之间,也许真的只剩下最后一层窗户纸的1%距离。

  作者:张奔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