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启南:太想得到更易失去暂别国家队开始新生活

2012年08月07日02:58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东方网8月7日消息:男子50米步枪三姿决赛第五名,是28岁的朱启南在伦敦奥运会的最后谢幕。三项比赛,一个第五,“三朝元老”朱启南坦言,太想得到更容易失去,但他已尽了最大的努力去冲击自己的梦想,下一阶段将暂离国家队尝试另一种新的生活。

  >>>点击进入2012伦敦奥运会专题

  6日进行的男子50米步枪三姿比赛,朱启南能够进入决赛并不容易。尽管成名已久,但新练三姿项目不久的他在资格赛遭遇极大困难,先是卧射成绩不尽人意,到立射时奋起直追,再到跪射状态陷入低迷,朱启南在煎熬中与自己做着痛苦的斗争。

  “资格赛遇到了很大困难,感觉像是打10米气步枪那种心理的翻版,自己已经不是自己,脑子里一片空白,”朱启南赛后说,“打得还是很紧,前所未有的一种紧,心跳非常非常快”,“我没有扭转过来,可能还是缺乏一点斗志和韧性”。

  朱启南在本届奥运会身兼10米气步枪、50米步枪卧射、50米步枪三姿三个项目,被戏称为“铁人三项”。在早先结束的前两项,承受巨大心理压力的朱启南均未能进入决赛。

  “前两项比赛结束后,我对自己说要彻底放开,”朱启南坦露自己的心路历程,“当一个人曾经获得过(金牌),尝到过甜头,他就会很想再次去驾驭自己,这种欲望会非常强烈,但是当以前能够驾驭自己的手段无法运转开来,无法得到有效的实施,就只能凭借意志力去坚持。射击最难的地方就在于,必须承受心理上的折磨,当你有点欲望,要不断压住自己的欲望,压住自己的兴奋点,让自己平静。”

  在本届奥运会空手而归的朱启南说:“有时候,太想得到更容易失去。最想要的气步枪金牌丢了,在三姿的时候就希望尽可能把握自己,但是到赛场上打的时候还是非常困难,自己一直在顶着压力打,最后能够进入决赛其实挺庆幸的。”

  排名第六、涉险进入决赛,朱启南与位列第一的意大利选手卡普里亚尼相差10环。在只有10枪的决赛中,追平这个差距难比登天。

  朱启南的最终成绩是1270.2环,排名第五,比卡普里亚尼的成绩少了8.3环。“不是技术上有缺陷,而是心理方面出了很大问题,”他总结道,“回头来看,我看到了自己的不足。但到现在为止,我也尽力做到了最好,尽了自己的最大努力去冲击目标。”

  “这样一个第五名,包含的不仅仅是第五名的成绩,还有我一路走来的过程,”他说,“从气步枪的失利、步枪卧射的被淘汰,再到三姿进入决赛获得第五,一路走得很辛苦。”

  由于身兼三项,朱启南也是射击队中在伦敦呆的时间最长的运动员。“来这儿时间太长了,可能有点呆蔫和软掉了。打三项很累,别人打完比赛就可以回国,但我需要坚持到最后一天。一直呆在奥运村里是一种折磨,时间跨度越长,运动员心里会有越大的压抑和矛盾,那种感觉无法描述,就是特别难受,很想全部释放出去。”

  参加三届奥运会,获得1金1银、一个决赛第五名,朱启南说,有收获当然好,但没有收获同样值得肯定,“其实,能够杀出重围,站到奥运会舞台上,就是成功者”。

  “不管是糟糕也好,喜悦也好,这届奥运会都彻底结束了,”赛后如释重负的朱启南说,回到北京之后,想先离开国家队回到省队,让自己换个环境思考和总结自己。“十年的国家队生活,不断去训练、备战,不断进行重复,心里很累,身心疲惫,是时候离开了,是时候换个环境去享受另一种生活,这样会对自己有帮助,会换一种新的思维思考这么多年的运动生涯。”

  尽管将暂离国家队,但朱启南说他不会离开射击圈,更不会放弃步枪,还会再向巴西进军。下半年,朱启南计划为自己和妻子补办一个中西合璧的婚礼。

  “从2004年的成功,到2008年的失落,再到2012年的平淡,我相信会有一个重新的开始,再回到射击这个舞台。”

  作者:刘恺林德韧来源新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