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海建:鸡飞狗跳的突击打假更像“假打”

2012年08月07日15:02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作者:邓海建

  近日,沈阳超市、饭店、理发店、澡堂等各种店铺关门歇业,店家老板称工商局将进行执法检查,歇业是因检查太严。沈阳工商局称,此次打假行动是为了迎接明年在沈阳举办的全运会,由公安局牵头、工商局配合,对出售假冒伪劣商品达到一定数额的商贩,公安可拘留。(8月7日《南方日报》)

  一场“突击打假”运动,弄得“满城尽是卷帘门”,甚至市民切身感受到生活紊乱:理不了头发、买不着钉子、吃不到午饭……这样的突击运动,即便初衷再是良善,恐怕也经不起民生的检验。无怪乎地方政协委员还提交了一份加急提案,“紧急提案:沈阳各个店铺关店,谣言四起,请权威部门赶紧声明,稳定民心……”

  据说这是一次“太狠了”的检查,有店主告诉记者,本来是不怕查,但这次检查不是“正常”的那种,当时都传一罚就是几万元,而且还抓人扣货,“比如你有个员工健康证去年没年检,人就被当场带走,交钱去赎人。从来没有过这样的。”也因此,即便停业损失很大,但在刑罚传闻面前,自由显然比赚钱更重要,关门打烊成了第一选择。

  鸡飞狗跳的突击打假,绕不开两个悖论:一者,按理说,假冒伪劣首先戕害的是消费者权益,要打假,也应该是为了保障消费权益、捍卫市场秩序,跟“全运会”有多大关系?或者说,打假如果是为了应付一场盛会,那么,这样的“突击”恐怕也只是一阵风而已;二者,整肃市场行为固然很重要,但分寸把握更为重要。又是重罚、又是“抓人”,全城关门真是突击打假所期待的效果?更为重要的是,即便这些心虚关门的店铺都有不大不小的问题,那么,在这次运动执法之前,相关职能部门做什么去了?放任其“不法经营”,要不要追究失职渎职的责任?与其说满街打烊的商铺呈现一种执法诡异,不如说这种诡异恰恰是不作为、迟作为、乱作为的征象。

  一次执法运动,搞得草木皆兵、谣言四起,且这些谣言不仅乱了公共生活的步子,更消磨着公权力的信用,为什么执法部门或相关职能部门不能及时发声?从结果上看,放任传闻与制造传闻是一样恶劣的行径,诸多公共事件之后,地方部门何以仍在危机公关中被动扮演着“沉默的声音”?

  鸡飞狗跳的突击打假更像“假打”,一方面它传递着法律“柔性如斯”的观感,另一方面更让人怀疑,这种过硬的执法方式能持续多久?是不是盛会一过,依然固我?果真如是,则法律的稳定性预期、以及依仗于此的司法信仰,都将在这种时强时弱的执法动荡中消弭殆尽。一场突击打假,裹挟流言之威,令城市布满某种恐怖氛围“检查团要来了”,受累于“避检”的民众,会对“打假”作出怎样的评判?如果真是因盛会而运动执法,市民还会是快乐的东道主吗?

  (来源:齐鲁网)来源百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