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摔跤队抵达伦敦备战 教练:将全力力争卫冕

2012年08月07日04:29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作为最后一批抵达伦敦的中国体育代表团成员,我省著名教练路海带领弟子、2008年北京奥运会冠军王娇,于当地时间5日晚6时10分现身希思罗机场,师徒二人的目标,将力争卫冕这块金牌。

  像摔跤这样的重竞技项目,按照惯例都是在奥运会的中后程开战,因此,中国军团的教练员和运动员,都要在奥运会过半后会启程赶往比赛地,在这之前,路海带领王娇一直都在北京集训。北京时间5日下午,他们搭乘国航航班,直飞伦敦。经过11个多小时的长途飞行,飞机准时到达希思罗机场,路海教练和王娇,此次将一同进驻奥运村。过关之后,在机场里,王娇佩戴的运动员证件就可以激活,路海教练的证件在走出机场大厅后,跟随其他人员一起激活,未来的一段时间里,两人可以凭借这样的证件,在奥运村自由出入。

  从北京到伦敦,长途跋涉,但路海和王娇看上去还比较轻松。路海教练告诉本报记者:“我们是直飞过来的,避免了中转,时间上更快一些。”王娇还是那一张娃娃脸,性格还是那么开朗,说上几句话自己就会笑。从机场大厅到出口,这一路都比较顺畅前来接机的媒体,包括本报在内,一共只有两家,因此,没有在路上过多纠缠,路海教练和王娇直接赶到大厅外等待奥运村车辆来接。根据本届奥运会的赛程,王娇所在的女子自由式72公斤级摔跤决赛,将在本月9日进行。

  路海:来伦敦不用倒时差

  路海教练来伦敦之前,在前方的本报记者就与他通了数次电话,路海一再婉拒,“大老远的,就别折腾过来接我们了。”当地时间5日晚,当记者准时出现在希思罗机场,从大厅出口过来的路海还在问,“你们从伦敦市区到机场,得一个多小时吧!”路海此时并不像一位专业队教练,亲切的家乡话,问寒问暖,他更像一位如兄长。

  记者:长途奔波到伦敦,现在感觉怎么样?

  路海:还不错,直航到这里,一共11个小时左右吧。下午从北京上飞机,一路上能睡一会,睡了几觉,醒了差不多也就到了。

  记者:你和王娇看上去精神还不错,到晚上怎么调整一下时差?

  路海:这些年,我们经常外出打比赛,对时差已经适应了。在北京的时候,我睡得就很晚,第二天起得也特别早。时差这个东西,对我来说,如果在一周内,不会有反应,除非半个月以后能体现出来。

  记者:这两天会有什么样的安排?

  路海:现在这个时间(时钟指向了5日晚6时30分),伦敦也是晚上了,先到奥运村,把行李安顿好,再熟悉熟悉周围的环境。晚上就不练了,让王娇好好休息一下吧。

  记者:根据赛程,王娇的比赛在9号,这段期间备战方面有什么不一样的吗?

  路海:从现在到比赛,也就3天时间,我不准备给王娇上大量了。等到6号,我们先去场馆,熟悉一下那里的条件和氛围,然后带王娇做一下基础的恢复训练,让她热热身,出出汗。系统的训练,在国内就完成得差不多了,到伦敦,不能再进行大量训练了。

  记者:大家都知道,您带领王娇拿到了北京奥运会冠军,这一届奥运会,您给王娇提具体指标了吗?

  路海:运动员参加奥运会,谁都想拿金牌,尤其是我们,上一届拿完了,现在肯定是想全力去卫冕。

  记者:在卫冕的道路上,我们面临哪些困难?

  路海:四年前,外界都没有重视王娇,她拿到了北京奥运会金牌,也可以说是一战成名吧。从那之后,一方面王娇身上有伤病,另一方面各路对手对王娇更加重视,都在研究她,琢磨她,所以,本届奥运会,娇无论明处还是暗处,王娇的对手都比较多。

  记者:摔跤这种项目,卫冕向来比较难,您怎么看?

  路海:确实如此。在重竞技项目上,想卫冕都不容易。在伦敦奥运会的四年备战周期里,王娇付出了很多,最终,她咬牙坚持下来。有付出,就会有回报,能够参加奥运会,这本身就是对王娇的一种肯定。所以,对于最后的成绩,我们只要尽力,就不会留下遗憾了。

  记者:决战在即,您是如何给王娇减压?

  路海:从王娇出道开始,她参加了大大小小的比赛已经数不清了,在应对这种大赛上,应该说也是习以为常。不过,奥运会不同于其他比赛,我们不要多想,不要自己给自己平添压力。

  王娇:想吃妈妈的炒土豆丝

  红黄相间的中国代表团运动装,标志性的短发,说话铿锵有力,跟四年前相比,王娇没有什么变化。对于此次伦敦奥运会,王娇回答的非常干脆,“我都准备好了。”

  四年前的北京奥运会女子自由式72公斤级摔跤决赛,关注王娇的体育迷至今还会记住这样一幕:几乎压倒式的胜利,帮助这位沈阳小姑娘第一次参加奥运会就拿到了沉甸甸的金牌,赛后,她身披国旗绕场奔跑的情境,成为经典镜头。当赛后辽宁省体育局相关领导前来慰问时,平时像男孩性格一样的王娇,激动地抹起了眼泪。4年后,王娇又站在了奥运舞台上,不同的是,当初那位懵懵懂懂的小女孩,渐渐成熟了,说起话来也是有板有眼。“一年前,我的伤还没有好利索,一边训练一边养。当运动员的,哪有不受伤的,现在我已经没问题了。”从机场大厅出来等待奥运车辆,王娇走到旁边的休息室接水喝,她不忘给教练路海送一杯。

  王娇在9日参加比赛,按照行程安排,她将在11号回国,教练路海则要到奥运会结束跟随中国体育代表团返程。外界现在最关心的就是王娇的状态,“我就把自己当成一个新人,尽最大努力去拼吧。”大约在半个多月之前,本报记者曾到王娇苏家屯的家中进行探访,当记者把当时探访的照片拿给王娇看时,看到父母的身影,她笑了,“我这次打奥运会比赛,父母都没给我什么压力,让我好好比就行了。”已经一年多没有回家的王娇,在她的所有比赛结束后就回国,“我会第一时间回到沈阳,回家歇几天,我都想我妈的炒土豆丝了。” 来源北国网-辽沈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