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车牌“疯狂”车牌 “最贵铁皮”价格跳水(图)

2012年08月07日20:11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本月私车额度最低成交价57700元……恭喜您已成交!”7月21日,上海市宝山区的卞先生收到上海国际商品拍卖有限公司发来的短信通知后,心里的一块石头落了地。

  “本月私车额度最低成交价57700元……恭喜您已成交!”7月21日,上海市宝山区的卞先生收到上海国际商品拍卖有限公司发来的短信通知后,心里的一块石头落了地。

  7月份,和卞先生一样参与上海私车拍照投标的共有26526人,是近年来人数最多的一次。最低中标价57700元,相比6月份上涨1900元。

  “最贵铁皮”价格跳水

  7月21日,上海“新增机动车额度启用后3年内不予过户”新政正式实施。作为“沪牌四条”中的前两条,增加机动车额度投放量和延长过户年限至3年被认为是上海私车额度6月份大跳水8200元的直接因素。

  “沪牌四条”具体内容是:一是保持一定的机动车额度投放量;二是自今年7月起,将私车过户年限从目前的1年延长至3年;三是研究二手车额度交易纳入拍卖平台统一管理的可行性;四是研究市民提出凭购车发票购买新增机动车额度标书的建议。

  在更有威力的后两条还未实施的情况下,6月的直降给民众带来很多猜测,大多数人认为,7月份价格会再跌一些。

  然而,价格跳水只维持了一个月,沪牌私车额度竞标价便发生逆转。

  除竞标人数激增外,7月19日召开的上海市交通情况新闻通气会传达的消息被认为是推高7月竞标价格的另一主因。在会上,上海市交通管理部门表示,将严格实行高架道路高峰时间限行管理,启动研究延长高架道路对出租车空车和非本地牌照车辆限行时间的政策。不少本地车主认为,这一举措无疑对外地牌照车的出行形成打压,上海本地牌照的价值则得到进一步推升。

  代拍“肆虐”

  7月14日,是上海7月份私车牌照拍卖登记的第一天,也是范新贵这个月最忙碌的一天。上午11点45分,盛夏的太阳直射下来,行人在路上没走几步就热得满头大汗。范新贵顾不得这些,他守在路口,看见一个进出上海市闸北区共和新路3550号的人,他就拿着宣传材料上去搭话:“车牌代拍,最低价最多加200成交,不成功双倍赔偿。”

  范新贵所在的位置是上海市指定办理投标拍卖登记手续五处地方的一处。他的工作就是在登记竞标的人群中寻找对代拍感兴趣的客户。所谓代拍就是收取一定服务费,全权代理参与竞标过程,竞拍成功后再通知客户前来办理相应手续。他所在的公司规模不大,只能在路口揽客,“里面有家更大的,他们在里面包了场,让别人以为自己是国拍公司的。”范新贵指着里面的拍卖登记处告诉记者。

  记者以竞标客户的身份进入拍卖登记处,进门左侧就看到一男子坐在桌旁,一边递发含有竞标软件客户端光盘的竞标须知,一边回答代拍业务咨询。另一女子四处活动,同样在招揽代拍业务。这两人就属于范新贵提到的“包场的代拍公司”,他们提供的名片上印的单位则是一家二手车交易公司。他们透露,一上午已经“签”了差不多100名客户。

  随后,记者赶到福州路108号上海国际商品拍卖有限公司,作为核心拍卖处,这里从事代拍业务的有将近20个人。他们拥堵在国拍公司门口,对每一个进出的人“狂轰滥炸”,用的宣传口径也与别处差不多,无外乎“超高命中率”、“最低价最多加200成交,超过部分全额赔款”、“专业拍牌,软件秒杀”等等。

  记者询问国拍公司工作人员对代拍行为的态度,该工作人员没有回答,而是往旁边的公示牌一指:“上海国际商品拍卖有限公司……从未与所谓的代拍公司等其他单位或个人开展任何形式的合作及业务往来。”记者致电上海市交通港口局,工作人员告诉《中国经济周刊》,交港局年初对竞拍程序进行了升级,服务器端也做了后续更新。同时,他强调:“这种更新主要是针对秒杀软件,对普通用户竞标不会产生任何影响。”来源中国经济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