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翔:伦敦不是终点(组图)

2012年08月08日03:21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8月7日刘翔中准备起跑。
8月7日刘翔中准备起跑。
有人猜到了结局,但却没猜到开始。
刘翔:伦敦不是终点
有人猜到了结局,但却没猜到开始。

  恐怕很多人没想到,刘翔在今天的110米栏预赛中,会以这样的方式开始并结束发令枪响,冲了出去,跨第一个栏时,左脚打栏,随即被绊倒,整个人摔在地上!

  最终,承载了太多期盼的刘翔,以这样的方式结束了奥运之旅。

  赛后,中国田径队总教练冯树勇透露,经过初步诊断,怀疑刘翔的右脚跟腱断裂,最终结果还待进一步检查。

  对于征战了3届奥运会的刘翔来说,这或许是他的最后一次奥运会经历。不过,伦敦绝非是他的终点。在人生之路上,他还将继续跨越下去,体验另一种精彩。

  1356,4年前的号码

  其实,赛前的种种信号表明,刘翔的情况确实不乐观,但外界仍然相信,他顺利通过今天的预赛应该不成问题,至于8日晚的半决赛和决赛,管他呢,先过了预赛再说。

  今天上午,天空阴沉,气温只有14摄氏度。

  赛前在热身场地训练时,刘翔练了3次,每次只跨了3个栏。这种情况在以往极为少见。

  今天的预赛共分6组,刘翔在最后一组,他身背号码是“1356”。巧合的是,北京奥运会上,他在预赛中也是第6组,号码也是“1356”。后来,中国田径队总教练冯树勇说,号码是组委会安排的。

  当地时间上午10时40分,身着红色运动服、黑色运动裤的刘翔与其他7位选手走进场内。他的表情很放松,还冲着摄像机露出了笑脸。在简单的准备活动之后,他脱去外套和长裤,露出一身鲜红的紧身运动装,战靴也是红色的。这一身装备,和他4年前在“鸟巢”赛场的装束极其相似。

  摔倒后,单脚跳到终点

  站上赛道,当摄像机镜头对准刘翔时,他抿嘴笑了一下,随后立刻收起了笑容。比赛即将开始,他用右手拍了拍胸口,走上了起跑器。

  发令枪响,刘翔冲了出去。然后他竟然没有完成第一个栏的跨越!

  刘翔坐在地上,用手捂着受伤的部位,表情很痛苦。缓了一会儿,他艰难起身,用左腿支撑,然后单腿一蹦一蹦地跳回运动员通道。然而,跳到一半时,他突然转身又跳了回来,沿着跑道的一侧跳向终点。此时,全场响起热烈的掌声。终点处,刘翔俯身,亲吻他所在的第4道的最后栏架。

  与刘翔同组的英国和西班牙选手走过去,搀扶着刘翔,慢慢走了下来。随后,工作人员推来轮椅,刘翔坐在上面,被推了出去。

  众多中外记者根本无法相信刚才发生的一幕,许多人目瞪口呆。一位ONS(奥林匹克新闻服务)工作人员问本报记者:“现在中国一定有很多人在看刘翔比赛吧?”得到肯定的答复后,她说:“这真是一个无比巨大的遗憾。”

  回村的路上,刘翔哭了

  在长时间的等待后,刘翔仍然没有出现在混合采访区。于是,众多记者奔向看台另一侧的运动员出口,继续守候。一个小时后,冯树勇从里面走了出来,他一边打电话,一边快步疾走,没有理会现场的记者。随后,刘翔的美国籍康复理疗师埃迪也出现了,他四周张望,表情焦急,似乎在联系车辆。见到记者围了上来,埃迪撒腿跑开。

  据从运动员医疗室出来的人士透露,他看到刘翔坐在轮椅上一言不发。刘翔团队的人正在忙碌,有的在打电话,有的在用极快的语速交谈。

  记者回到混合采访区,遇到刚刚赛完的美国名将梅里特。这位视刘翔为最大竞争对手的选手说:“很遗憾刘翔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我感到非常惋惜。赛前我和刘翔聊了一会儿,他说都还不错,我也感觉他状态不错。所以我不认为他赛前有什么问题。他只是犯了一些错误,然后退出了比赛,这些都只是因为他跨栏时失误造成的,与别的什么没有关系。”

  比赛结束两个多小时后,刘翔离开赛场医疗室,回到了奥运村。在回奥运村的路上,他给父亲刘学根打了个电话,只叫了两声“爸爸”,就忍不住哭了。

  特派记者 高炜 吴东(本报伦敦7日电 )

  冯树勇:刘翔跟腱疑似断裂

  本报伦敦7日电(特派记者 高炜)刘翔受伤后,国家体育总局田径运动管理中心副主任、中国田径队总教练冯树勇在临时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向众多中外记者介绍了刘翔的伤势情况。他说,初步怀疑刘翔跟腱已经断裂,进一步情况还要等医院检查完之后才知道。

  冯树勇首先对刘翔的退赛表示遗憾,随后介绍了刘翔比赛时的情况。他说:“刘翔是起跑上栏的时候,发力瞬间跟腱受伤,导致摔倒在地,最终没有完成比赛。我对这个结果感到很难过。这个结果是谁也没想到的。”冯树勇还说,刘翔目前尚未考虑过是否退役的问题。

  博尔特:刘翔是真正的冠军

  本报伦敦7日电(特派记者高炜 吴东)今天,在男子200米预赛中顺利晋级的牙买加短跑名将博尔特在赛后谈到了刘翔,他说:“刘翔是一位伟大的运动员,他是真正的冠军。”

  博尔特说:“刘翔一定非常难过,他很难面对这样的结果,毕竟连续两届奥运会都出现这种状况。当初他克服伤病重返赛场是一件令人惊讶的事。特别是在改变上栏技术的情况下,他依然保持领先地位,所以他是真正的冠军。”来源北京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