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在刘翔身,疼在父母心

2012年08月08日04:28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在伦敦的酒店里,刘翔的父亲刘学根不时地走出房间吸上一支烟,也顺便平息自己的心情;刘翔的母亲吉粉花则开始接听亲友打来的电话,也许只有这种方式才能让她控制得住自己的泪水。摔倒在赛场上的刘翔忍受着伤病,

  父母也陪他一起痛着。

  刘妈妈赛前预感不祥

  当男子110米栏小组赛第一组比赛开始的时候,记者走进了刘翔父母的房间,与他们一同观赛。刘爸爸坐在床沿上抽着烟,眼睛盯着屏幕;刘妈妈则在床的另一边,她拿笔记录着比赛的成绩,两人很少言语。第一次兴奋来自于谢文骏,看到他以小组第三进入半决赛时,刘妈妈说了一句:“文骏不错,进了半决赛!”

  当转播画面来到男子110米栏第6小组的比赛现场,并且将画面长时间地定格在刘翔的脸上时,刘爸爸点燃了一支烟,刘妈妈则突然冒出一句:“他腿疼!”然后她从床上站了起来,站到了电视机的左前方,两眼紧盯着屏幕。

  儿子太可怜,太不容易了

  刘翔的比赛开始了,可以清楚地看出他咬了咬自己的嘴唇,皱紧眉头,向前冲去。接下来的一幕,刘翔爸妈所看到的,与电视机前的所有观众一样:刚刚开始第一个栏的跨越,刘翔的左腿便撞到了栏上,然后整个人倒了下去,惯性甚至还让他在地上打了一个滚……几乎就在刘翔向下倒去的瞬间,刘翔的妈妈大叫了一声:“啊!”随即,她的泪水夺眶而出:“太可怜了!”同一时间,刘翔爸爸的脸僵在了那里,手中的烟也停在了半空中。刘妈妈哭出了声,刘爸爸没有劝她,眼神执着而无神。十几秒钟之后,才冒出了一句:“太不容易了!”

  刘爸爸告诉记者:“刚刚比赛之前我才接到电话,说他的跟腱很痛,连准备活动都没有办法做!”看着画面中反复播放的刘翔摔倒的镜头,刘妈妈泪流不止,然后便反复地关心儿子受伤的右腿:“他的腿明显用不上力了,会有什么问题吗?”没有人能够回答她的问题,但每个人又都可以感受得到她作为一个母亲的痛苦。刘爸爸依然极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但当电视画面上出现刘翔被轮椅推出赛场的画面时,他的眼睛湿润了。“其实在他从上海出来的时候脚就已经有些痛了。还是几年前的旧伤。但前段时间状态那么好,这个比赛又这么重要,怎么就在这种时刻又出了问题。唉,也算是他解脱了吧。”

  赛后,刘翔打来电话,叫了两声“爸爸”之后,再也说不出其他的话来,哭了。电话这端,一直控制着眼泪的刘爸爸也哭了。

  泪水淹没了一家人

  压抑的氛围弥漫在刘翔爸妈下榻的203房,泪水也在房内的每个人眼圈中打转。刘妈妈说:“其实我们也知道他最近脚伤复发了,我甚至已经想象过他没能战胜梅里特,但我真的难以接受四年前的一幕再次发生了。”

  不能接受这个结果的还有刘翔的爸爸:“今年他的状态一直那么好,怎么一下子就是现在这个样子了?这些年一路走过来,刘翔获得了很多,但付出了更多,一般人很难想象他承受了多少。他6月初在尤金站的状态要是能够留到现在,该有多好!”

  泪水与叹息中,刘爸爸与刘妈妈的电话开始响个不停,短信声也是此起彼伏。两人开始有选择地接听。在接听完其中一个电话后,刘爸爸对刘妈妈说:“姚明打来的。他说他也是运动员,伤病的残酷,大家都懂的。”

  接听每一个电话时,刘爸爸与刘妈妈都极力控制着情绪并保持着语气的平稳,然后不停地说着“谢谢,谢谢”。然而,一个电话的到来,终于让刘爸爸再也无法控制得住自己的泪水。这个电话来自刘翔!电话中,刘翔叫了两声“爸爸、爸爸……”然后便在话筒那边哭了,再也说不出话来,随即挂断了电话。这一刻,父子之间的感情与痛苦均已尽在不言之中。而在这一特殊的时刻,父与子、两个男人的沟通已经不需要语言。电话那端,刘翔哭了;电话这端,刘爸爸哭了;刘爸爸的旁边,刘妈妈的眼泪也跟着流了下来。这一刻,这一家人也确实需要用眼泪来冲刷苦与痛!

  很快,刘爸爸、刘妈妈的痛苦又被担心所取代。赛场前方传来消息,因为旧伤复发,刘翔可能跟腱断裂!这可怎么办?两口子开始向亲朋求教。最终得出的建议是:如果真的是跟腱断裂,刘翔需要马上到德国手术,拖得越久越不利于恢复。担惊受怕中,刘妈妈告诉记者:“现在我们什么都不求,只要儿子能够健健康康的,就比什么都重要了!”

  本报特约记者许绍连 来源华商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