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轻轻吻了一下栏架——记刘翔惊心动魄的6小时(组图)

2012年08月08日08:44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意外打栏
意外打栏
110米栏预赛中,刘翔(左)跨越第一栏时不幸打栏。新华社记者 费茂华
不幸摔倒
不幸摔倒
刘翔摔倒后痛苦地坐在赛道上。新华社记者 王丽莉
坚持到底
坚持到底
刘翔顽强地用单腿跳向终点。新华社记者 杨磊
搀扶离场
搀扶离场
刘翔 (右二)在两名外国运动员的搀扶下退场。新华社记者 杨磊

  “叭!”发令枪响,第四道的刘翔冲了出去。第一个栏架,打栏,摔倒,全场惊呼。

  这是一个很多人想不到并且不敢相信的画面,也是很多人看到却不忍再看的画面。“喔!”“伦敦碗”看台上8万名观众的齐声惊呼,仿佛又把人带回了4年前的北京“鸟巢”。但这一次,又和“鸟巢”不同。

  “你已经信守承诺,没有放弃,勇敢面对了一切!”一位来自北京的中国女志愿者,哭着委托记者向刘翔转达这么一句话。

  9∶05拥挤·失眠·1356号

  拉塞尔广场发往“伦敦碗”的媒体班车点,今天一早就排起了长龙。

  “对不起,这辆班车已经满了。”工作人员约翰拦住了我,“顺便问一下,你能否告诉我,今天怎么那么多中国记者要去主体育场?”

  “因为有一位中国明星今天要登场。”我回答道,估摸着他未必知道刘翔的名字。

  伦敦的气温今天降到了奥运会开幕以来的最低:15摄氏度,阴雨。拥挤的班车反而让人有了一种暖和的感觉。“昨天晚上失眠了,2点多才睡。”一位上海广播电台的同行说,“心里没底,真希望刘翔今天能顺顺利利的。”

  到了体育场,我没进看台,而是直接去了热身场。刘翔果然在那里进行赛前准备。他进行了两组

  跨栏动作,但都只跨了三个栏架。然后他披上了自己的红色外套,背后是他的号码布:1356号。

  我一震。4年前的北京,他也是这个号码,以至于当时有人说“13亿人民和56个民族的期望都压在了他的肩上”。

  “组委会分配的号码,我们又没办法。”刘翔团队的一位工作人员小声对我说。

  10∶45打栏·单腿跳·亲吻栏架

  第六组,第四道,刘翔登场。

  从发令枪响到他打上第一个栏架,只有短短的几秒钟,却足以让全世界喜欢刘翔的人心碎。媒体看台上,至少一半的中国记者都站了起来,一位记者把手中的出场名单狠狠砸到了桌子上。

  坐在赛道上的刘翔表情痛苦,捂着右脚脚踝,然后艰难地站起,单腿跳向出发点。但那里是不允许运动员退场的,于是,刘翔转身,再次单腿跳着,走向那110米外的终点。

  那是一段原本只需要花13秒就能跨越的距离,如今却成了一段漫长的征途。全场观众开始为单腿跳跃的刘翔鼓掌。近了,近了,接近最后一个栏架,刘翔停了下来。在全场8万名观众的注视下,他俯身,轻轻吻了一下栏架。我身后的一位中国女记者抽泣起来。

  全场再次爆发出掌声,和刘翔同组的匈牙利选手巴亚斯主动迎了上去,搀扶了刘翔,并高高举起了他的手。随后,好几名运动员跑了过去。

  我转身奔向混合采访区,门口的两位英国志愿者望着我,眼神复杂。

  11∶10 焦虑·互访·抬担架

  混合采访区已经挤满了中外记者,但大家都知道,刘翔出现的希望是渺茫的。这个时候,他已经坐到了轮椅上,被推了出去。

  和四年前在北京一样,焦虑的记者开始互相采访。“你现在的心情怎么样?”香港《大公报》的一位记者问我。“他能站上伦敦奥运会的跑道,就已经成功了。”我回答。“我非常遗憾,他是一名伟大的运动员。”一位路透社的大胡子记者挤过来,不是要采访我,只是想表达他的看法。让人意外的是,跑完200米的“闪电”博尔特也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两次经历这样的事肯定很痛苦。他是一名真正的冠军,也是一名伟大的运动员,我感到很难过。”

  在混合区等待无果后,许多记者转移到了运动员出口,希望在那里能够等到刘翔团队的人。等待的人群中包括白岩松,“他已经很不容易了。”这位平日口若悬河的央视名嘴此刻一脸凝重。

  终于,刘翔的体能教练、美国人艾迪出现了。记者呼啦啦全都围了过去。“Not now(不是现在)!”艾迪表情严肃。美国尤金赛刘翔跑出12秒87之后,艾迪曾激动得放声大哭,那时身边的人拍着他的肩说:“别激动,到伦敦再激动!”

  后来才知道,艾迪出来是要找一副担架,送刘翔去医院。

  12∶25意外·发布会·没有征兆

  苦等了1个半小时之后,记者们终于等来了国家体育总局田径运动管理中心副主任冯树勇召开的新闻发布会。

  “现在队医初步判断,刘翔的右脚跟腱可能断裂,已送到医院去确诊。”冯树勇给大家带来了一个让人心里一痛的消息。“运动员跟腱断裂90%以上没有征兆,我们也没有预想到。按照刘翔目前的水平,我们之前想他通过第一轮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刘翔的脚究竟是出了什么问题?冯树勇的回答是:“奥运会要比3枪,所以我们也必须模拟这样的训练强度。经过模拟训练后,刘翔的脚出现了反应。”但冯树勇否认了之前流传的“刘翔打了两针封闭”的说法,“谁说刘翔打了封闭?”

  “刘翔在每天训练中体现出的意志品质,不是一般人能够拥有的。也不是每个人都知道,他是如何走到今天的。”冯树勇说。

  15∶00哭泣·安慰·向前看

  “我还好,他妈妈情绪也平静些了,谢谢关心。”电话那头传来刘翔父亲刘学根的声音。

  今天的预赛,身在伦敦的刘翔父母选择在宾馆看电视转播。他们的下榻处有不少受某网站邀请来到伦敦的运动员父母。比赛开始前,老刘夫妇离开了大厅,回到自己的房间收看转播。

  对儿子的伤,老刘夫妇其实有一点底。“情况确实不太好,但他说不会放弃。”比赛前一天,老刘曾给我打来电话。但真正看到自己的儿子倒在跑道上,这对紧握对方双手看转播的夫妇还是承受不了。“他妈妈当时就哭了,我……我也……”老刘在电话里的声音开始哽咽,“小家伙到了医院后,给我来了个电话,但就叫了两声爸爸,他也哭了……”

  此时此刻,老刘说他最想和刘翔说一句话:“儿子,人生的道路很漫长,跨栏只是其中一个部分。事情发生了,就终会过去。你已经尽力了,就没有什么好后悔的。爸爸妈妈永远支持你,永远爱你!”(记者 张玮)

  作者:张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