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翔八步改七步种下祸根 “德国模拟练”压垮跟腱

2012年08月09日19:36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时隔四年,两届奥运会,为什么刘翔身上会发生一模一样的事?职业生涯从来没有摔栏的刘翔,为什么会在第一个栏架就猝然摔倒?为什么刘翔的跟腱伤在经过了漫长的、耗费巨资的治疗后,一度说“痊愈”,临到奥运会前又诡异地复发?这一切,都像是悬念大师希区柯克电影中的一个谜。

  “八步改七步”种下祸根 师徒为此早有分歧

  经过了2008北京奥运的退赛,2011年刘翔复出之后有一个重大改变,那就是将原来的“八步赶蝉”改成了“鬼脚七”这意味着刘翔要把起跑到第一个栏之间的8步上栏变成7步,减少这一小步,看似简单,但是对于已经使用8步上栏十余年之久的刘翔来说,这绝不仅仅只是一次技术的革新,更是一次巨大的冒险。

  其实早有消息称,在“八步改七步”的问题上,刘翔与师傅孙海平存在分歧。刘翔1米89的身高不够高也成了他七步上栏不被看好的原因,由于七步上栏对运动员要求极高,而且面临着受伤的风险。因此事实上,在刘翔之前只有4人采用过七步上栏的技术,世界上第1个采用七步上栏的是芬兰选手布吕加雷,他因2米04的身高成为首位尝试八改七之人,美国人希克斯是第二个采用七步上栏的队员,不过身高1米87的他随后出现伤病,没能取得任何辉煌成绩,他也由此成为8改7失败的典型。随后身高1米92的古巴天才罗伯斯以及身高1米88的美国飞人奥利弗也先后由八改七,虽然奥利弗身高不如刘翔,但美国人格外健硕的身材成了助他成功的关键,刘翔就曾戏言奥利弗的手比他的腿还粗。

  刘翔原本就有伤在身,右腿跟腱一直存在严重的隐患,在这种情况下,他为何非得冒着巨大的风险,“八步改七步”?现在看来,恐怕还是来自成绩的巨大压力让刘翔及其团队下定决心“冒险”成者王侯败者寇,竞技体育本就残酷,如果再加入巨大的商业利益因素,单纯的个人,在“团队利益”面前便会显得渺小而无助,即使这个人,是刘翔。

  “豪赌”金牌 盲目加量 “德国模拟练”压垮跟腱

  去年正式复出之后,刘翔一直顺风顺水,正因如此,国人的胃口又一次被高高地吊了起来,即便此前,我们一起见证过刘翔在2008北京奥运会上的退赛。理想很丰满,现实太骨感,刘翔在伦敦选择了与在北京不同的方式,但结果却是相同的,

  国家体育总局田径运动管理中心副主任冯树勇表示“刘翔的跟腱伤势一直就没有完全痊愈”,“每次跑完之后都有比较大的反应,因为原来很多比赛都是一枪决胜负,没有很快很近的后续比赛,所以有逐渐的恢复”,伦敦奥运会要跑“三枪”,冯树勇直言“奥运会这种三枪的赛制,没有预料跟腱会有断裂的情况发生”。他还透露“在适应奥运赛制的过程中,刘翔的脚伤反应有所加重”。

  解读冯树勇的话,我们似乎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如果伦敦奥运会仍然是一枪决胜负,刘翔应该可以顺利完成比赛,甚至有望取得好成绩,毕竟他在复出之后成绩一直非常稳定;那么为什么刘翔却在预赛即“第一枪”时就出事了呢?这是因为刘翔在“适应奥运赛制”的过程中,“脚伤反应有所加重”。而从时间、地点上分析,刘翔应该是在德国“秘密适应奥运赛制”的,伦敦的事儿只是表象,真正的问题还是出在德国。

  在德国期间,刘翔是如何“适应奥运赛制”的?有人分析称,那只能是严格按照伦敦奥运会的标准、时间间隔、强度,“跑三枪”。让刘翔在德国练习“三枪”,不仅可以帮助刘翔适应赛程、赛制,更重要的还能摸摸底儿,搞清楚刘翔到底能跑出什么样的成绩也许,正是这样的“摸底”念头,让刘翔原本就脆弱的跟腱,彻底垮了,否则,按照逻辑,刘翔应该轻松跑完预赛晋级半决赛,他应该是在半决赛之前由于恢复时间过短而“出事”,而不是在预赛中便“过早出事儿”。

  此前,刘翔的教练孙海平在接受采访时就透露,刘翔在德国的训练量有了大幅度的提高。而这次“豪赌”的“筹码”,正是刘翔的伤脚。

  对金牌的过度渴望,导致刘翔的团队高估了刘翔伤脚的承受能力,结果加量的训练,使得刘翔的脚伤复发,从而满盘皆输。

  阿喀琉斯之踵,是谁制造 医疗、教练团队集体失职

  没有人怀疑刘翔确实是不能跑了,所以他从运动员通道突然转身,用一条没有受伤的腿完成了剩余的110米跑道,令人钦佩。

  但刘翔的团队在干什么?在过去的整整4年,一次次到国外治疗、休养,中国田径的大部分精力似乎都在维护刘翔的右腿跟腱。中国体育史上,没有一名运动员,享受过这种待遇。但即便如此,曾经被孙海平教练亲口宣布“已经完全好了”的跟腱,又在关键时刻诡异地“旧伤复发”,他的医疗团队究竟在干什么?

  如果刘翔的伤真的没有好,似乎也没有人逼着他急于复出,如果刘翔真的是因为过多的比赛而促使旧伤复发,那么他背后的科研团队和教练们,又究竟是如何估算和预判的?

  可以说,刘翔的此次旧伤复发,是包括医疗、科研、教练等在内的刘翔团队的集体工作失职。(殷小平 刁勇 黄启元 陈婧) 来源扬子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