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时报》记者手记:在奥运足球场感受“失落”

2012年08月10日05:18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环球时报赴英国特派记者 邹松】作为英超曼联队的主场,位于曼彻斯特市的老特拉福德球场最近因奥运足球赛人气爆棚。几天前,日本男足在这里3:0完胜埃及队。为观看那场比赛,《环球时报》记者也来到老特拉福德。坐在球场内,记者的眼睛有点湿。当然不是为了纪念54年前的曼联空难,也不是因为百年奥运终于降临红魔主场,只因为在这装满辉煌的世界足球舞台,我感到一名中国球迷的孤单与渺小。

  鲜红的看台上,各色球迷尽情宣泄,用歌声和人浪把气氛填满;身边的各国记者忙着敲字或摄影,把一个个精彩瞬间传递给世界。可我呢?一个事不关己的中国记者,带着颗朝圣的心而来,捡了片落魄的魂而去。

  没有国家队支撑的球迷就像没有根基的游魂,会为精彩的进球鼓掌,会为巧妙的过人惊呼,却不知为谁鼓与呼。每当球场喇叭里公布一次最新的现场观众人数,球迷们就轰鸣一次。但我在想,这场7万余人的世界球迷大派对中,中国人有多少?他们会为谁加油?还是像我一样,隐藏在人海中,仍不时被当成日本人。

  我欣赏日本足球,却不可能成为日本球迷。在老特拉福德拥挤的球迷通道中,各种长得或金发碧眼或皮肤黝黑的“非日本人”,一边挥舞着日本国旗,一边高喊“Japan!Japan!”。他们中的有些人甚至还贴上日本式的假胡子,涂上艺伎用的白粉饼。在曼联纪念品商店中,印有香川真司的T恤挂在最显眼处,这名新加盟曼联的日本球员还没登场,已经走红。

  崛起的日本足球不断在给日本的国际形象加分,而中国在这方面,甚至在扣分。特别是在奥运会这个舞台上,中国足球的缺失无疑令人尴尬。作为在现场见证这幕“缺失”的中国记者,更深感有心无力。就像那部由纯爱小说改编的日本电影《在世界的中心呼唤爱》,主人公明知无法挽留,却又难以割舍,只有屏气凝神,仿佛在世界的中心静心呼唤。

  免责声明来源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