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志军与山西女商人的高铁交易

2012年08月10日06:39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被调查一年半后,刘志军案的冰山,逐渐浮出水面。8月初,铁路系统内部通报刘志军违纪情况后,更多的案件细节被获知。

  调查显示,刘志军涉嫌的多项问题,都与山西女商人丁书苗(又名丁羽心)有关。通过干涉铁路工程项目等,刘志军帮助丁书苗获取巨额利益,丁书苗则为刘志军的需求以金钱铺路。

  刘帮丁非法获利30亿

  民营女企业家丁书苗,被认为是刘志军案的关键人物。2011年1月,丁书苗被带走调查,当年2月中旬刘志军落马的消息即被公布。

  作为中国高铁及衍生项目重要既得利益者之一,丁书苗的暴富,与刘志军密切相关。调查显示,丁书苗通过刘志军非法获利30亿余元。

  擅长经营关系的丁书苗,起步于山西。丁书苗在1997年与刘志军相识,“中间人”是时任北京铁路局临汾分局副分局长的罗金保。罗金保被认为是刘志军的“嫡系”,罗于2010年10月在中铁集装箱运输公司董事长任上被免职,后接受调查。

  在介入高铁项目之前,丁书苗已在运作“火车皮”获取煤炭运输车皮计划。1997年认识丁书苗后,刘志军长期帮助丁书苗获取车皮计划。

  刘志军曾先后安排铁道部运输局原副局长兼营运部主任苏顺虎、呼和浩特铁路局原局长林奋强帮助丁书苗。2004年至2010年,丁书苗和她的儿子,通过倒卖车皮计划和利用车皮计划从事煤炭经营,获利约4.4亿元。

  当刘志军“大跨度”发展高铁时,丁书苗的生意也进入了高铁领域。

  去年刘志军案发一个多月后,铁道部内部会议上,副部长卢春房列举铁路工程问题,首位的是招投标存在人为干预。丁书苗与刘志军的合作,正是通过干预招投标。方式是,由丁书苗指定相关国有企业,刘志军帮助这些企业中标,丁按照工程标的额1.5%-3.8%的比例收取好处费。

  刘志军先后干预了50多单铁路工程项目招投标,丁书苗指定的20多家国有企业中标,工程标的额超过1700亿元。丁书苗共得“好处费”24亿余元。

  此外,丁书苗还成立多家高铁企业,通过刘志军,牟取暴利。2006年时,丁书苗与山西某国有企业合作成立了一个公司,投资高铁轮对项目,丁书苗负责获取铁道部批文。后经刘志军安排,铁道部运输局原局长张曙光等人签发了相关批文,丁书苗因此得到了合作公司60%的股份,价值近1亿元。

  在高铁衍生项目上,丁书苗也得到了刘志军的帮助。2008年,丁书苗成立高铁传媒广告公司,独家获得高铁车站LED屏等广告业务。2010年,刘志军借第七届世界高铁大会的机会,要求赞助企业将1.25亿元的赞助费打入了丁书苗公司的账户。

  除帮助获取巨额财富,刘志军还提拔重用丁书苗推荐的干部。

  丁帮刘满足权欲加色欲

  刘志军落马后,他长期帮助丁书苗的“动机”问题,一直被广泛关注。据悉,刘志军落马后曾说,他帮助丁书苗把企业做大做强,是为自己的仕途打造经济基础,以备在他需要的时候,丁书苗能为他奔走,并用金钱铺路。

  根据今年3月份北京市二中院审理的一起案件,刘志军曾让丁书苗“捞”铁道部落马官员何洪达,丁为此先后花费约4400万元,不过被骗。3月13日这一天,涉嫌以“打捞”何洪达为名诈骗的3名嫌疑人受审。

  何洪达原是铁道部党组成员、政治部主任,涉嫌严重违纪,于2007年12月被调查。调查显示,刘志军担心何交待出关联到他的问题,于是找到丁书苗运作,希望让何洪达不被移送司法机关或受到较轻处理。何洪达于2009年11月一审被判14年。据涉案嫌疑人讲,“领导”(刘志军)对这个结果很不满意。

  在得到数十亿元的利益后,丁书苗不仅以金钱帮助刘志军满足权欲,还“兼顾”他的色欲。

  调查显示,2003年至2009年间,刘志军在豪华酒店、高消费娱乐场所等先后“嫖宿”多名女性,这些女性由丁书苗出资安排。

  据此前的消息,刘志军的情妇达到两位数,丁书苗是主要介绍人,其中有丁书苗投资拍摄的电视剧剧组演员。

  牵出铁路系统9起腐败案

  刘志军人称“刘跨越”。2003年刘志军任铁道部长后,搁置了铁道部原本在推进的网运分离改革,拒绝打破垄断,提出铁路要跨越式发展,并由此得名。

  一些铁路建设项目被擅自提高了运行时速建设标准,一些项目被扩大了建设规模,压缩了建设工期,造成了难以挽回的损失。据悉,刘志军落马后,曾有自我检讨,认为他追求跨越式发展提出的一些目标,实际上违背了路情、国情。2011年12月28日,“7·23”甬温线特大事故调查组报告公布,国务院常务会议认定刘志军负主要领导责任。

  刘志军案发后,牵出了铁路系统的系列腐败案。

  2011年2月12日刘志军案爆出,半个月后,2月28日,铁道部宣布,铁道部运输局局长、副总工程师张曙光已被停职审查。包括张曙光在内,9起铁路系统领导干部严重违纪违法案件被查办。其中涉及6名正局级、3名副局级官员。

  刘志军案还涉及数家中央企业。7月20日起,5家央企中国铁路工程总公司、中国铁道建筑总公司、中国交通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中国电力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中国能源建设集团有限公司,进行1个月的集中教育整治。

  据报道,中央对刘志军的调查已基本结束,刘志军案已移交司法机关。

  据新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