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宁称输球因肋骨伤 李晓霞:教练排除心中畏惧

2012年08月10日07:13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第1页:丁宁:逆转李晓霞太难 战冯天薇肋骨受伤第2页:李晓霞:总算说出心中畏惧 教练称丁宁压力更大第3页:施之皓:夺金后感到失落 兴奋女乒新老交替

  主持人:欢迎各位收看奥运风云会,今天带来一支队伍,这支队伍是中国乒乓球队,更确切讲是中国女子乒乓球队,一年之前,世乒赛之前有幸采访这支队伍,很感谢他们的表达,让我对乒乓球这项运动距离更近了一步,她们命运我们始终在关注着,包括每一个个体,其实这种命运被定义为是否能拿到金牌,在我看来这确实是一个聚集了竞争的焦点,但是每个人命运在伦敦会是怎样,完全不是以金牌来最终定义的,今天很高兴我迎来这支队伍,在主教练施之皓带领之下,完整的一支队伍来早现场,欢迎各位的到来,非常高兴在伦敦相见,一年过得非常快,从世锦赛沉浮到奥运会两块金牌获得,中国乒乓球队完成了一次完美的伦敦大奖。坐在现场每个人命运是我们极其关注的,我记得当时在成都,施指导跟我几乎第一场是采访与被采访,压力是什么,给我回答生一次和死一次的过程,我印象特别特别深。这届奥运会截止到今天打完了,大家已经有了一天喘息了,这时候回顾发生的一切,真的是生一次和死一次的过程吗?

  施之皓:对。因为在从奥运会比赛开始时候,我们就一直在生死线上不说挣扎吧,在争斗,一直打到昨天我们女子团体比赛打完,夺取了金牌以后,终于我们能够生的站在伦敦奥运会领奖台上。

  主持人:去年世乒赛回来以后,采访你很短时间,你特别快回答我张老师我睡不好,从那时候到现在过去14、15个月,大概将近500天时间依旧睡不好。

  李晓霞:其实之前都还好,从恢复训练大约在后期左右,一直到昨天结束比赛,这一段时间睡得不是特别好,不是特别踏实。

  主持人:刚才听施指导说这次奥运会收获很多,除了收获金牌,也收获名字,给李晓霞收获了一个名字,这个名字是您给起的,还是大家集体的智慧?

  施之皓:应该说是集体智慧,但是还是他的主管教练。

  主持人:这名字有一故霸气,是拿了冠军以后,某场比赛凶狠无比的时候,力气大,金锤,什么时候想起这个名字。

  施之皓:当她单打决赛打完以后,我和她的主管教练在,李晓霞过去被人认为打球不是很有聪明的人,光有力气。脑子一般,但是力气比较大,只要能锤上就行。

  主持人:之前大家对于女单金牌想象当中,就是您跟丁宁,就像男单就是王皓和张继科,奥运会赛场上单人项目,只有中国人几乎可以百分之百认定,就是这两对选手去争夺,此前在我的心中丁宁略占上风,丁宁也这么认为吗?

  丁宁:其实差不太不多,之前交锋当中我的胜率要高一些。

  主持人:如果李晓霞是李元霸的话,你是谁,不会是李宇春吧,李宇春这一回不好使了,比赛当中我们很复杂心情看两个运动员交锋,你心里那时候没有倾向,只是觉得生怕有一方受到伤害,因为毕竟那时候有一种极大的失落感,但是这个失落感一下落在你身上,又是那么的真切,看到你哭了。

  丁宁:对。

  主持人:在比赛当中打哭的可不多,李元霸曾经威震所有的人,但是比赛打哭的不多,不会被她打哭的。确实委屈,当时,有没有想过自己忍住,怎么可能哭呢?

  丁宁:可能这件事情应该说有一点客观原因。单打比赛之前,前一天冯天薇半决赛也是打得非常精彩,可能跑动范围比较大,当时第二天起床以后,就是感觉肋骨这边有一点不太舒服。

  主持人:左边肋骨。

  丁宁:对,虽然赛前吃了一些药,但是上场之后还是感觉有一些不太舒服,但是自己还是这种一直在积极调动自己嘛,积极投入比赛,但是没有想到场上发生这样的事情,到最后一刻,那一局打分已经3:1落后了,当时感觉在场上觉得有一些委屈吧,可能当时自己情绪。

  主持人:委屈是疼痛、疲劳,以及想象中挫败,一切聚集在一起?

  丁宁:对。我觉得当时这种情绪很复杂,很难投入在比赛当中那种,就像以往的我一样能够享受这个过程,无论什么压力也好,或者什么样感觉也好,能够享受它。但是当时自己就像一个旁观者。

  主持人:确实觉得不是丁宁,突然变成另外一个人,你躯体当中另外一个原型蹦了出来,就是你所说旁观者,变成一个情绪难以自控的旁观者,什么时候觉得那个临界点快到来了,我这个情绪受不了,是慢慢蓄积的,还是突然。

  丁宁:还是慢慢蓄积的,可能一开始的时候,从第一局开始已经判罚了我。

  主持人:我们看看这是比赛当时的画面,你可能也没有充分看过,这是第一局,几乎是一个起点?这是判了你。

  丁宁:第一分当时警告我,她跟我说觉得我发球抛得不够高,反正有一些不够标准吧。

  主持人:关于你的发球很多很多的报道,听到李武军跟我说,面部表情特别凝重,四种发球有三种发球在判,怎么办呢,李武军特别忧虑,是这样吗?

  丁宁:要归起来其实是两套,就是下蹲和站立,除了我这种半高抛的发球当时没有做出判罚以外,确实所有发球已经判完了。

  主持人:实际上对你的抑制很大,这种困难想到过吗?

  施之皓:我们在赛前准备了63条这里面也准备到了,封闭训练期间,包括平时训练也做了这些怎么样应对,我们要尊重裁判,服从裁判,裁判毕竟也是人,他有的时候会错判,让运动员尊重这个,在平时训练也做了一些这个误判球。但是那一天在场上确实有一些球,两个中国人在打,而且丁宁也经历了这么多的比赛,她又不是说像罗伯斯受伤以后一年没有出来,突然出来了来一个。她在奥运会前一年多里面打了非常多的比赛,应该说没有受到过这样的待遇,可能场上出现丁宁有些承受不了委屈,确实也受到了一些影响。

  主持人:眼泪流下来,当时我觉得你不可能逆转,这种情绪出来,你已经有一种用划引号说,你有一点“缴械”了,是这样吗?

  丁宁:其实我觉得也还是告诉自己,希望自己能够坚持,然后去寻找一些方法,办法去突破这个局面。但是确实我觉得我和晓霞双方的实力都是具备很强的实力,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想要逆转确实是很难的吧。

  主持人:这位金发女裁判,嘘声是吗?这是给裁判的嘘声,这是先很多人一种态度,可以看出现场的情绪也积累到一定的程度了。这一会儿你在说什么呢?

  丁宁:我当时跟她说,我问她为什么,什么原因?但是她……

  主持人:你觉得她完全跟你对立的。

  丁宁:我感觉是的。

  主持人:你当时脑海中出现没,你能得出原因,这是为什么?

  丁宁:我不知道什么原因。

  主持人:后来有人告诉你这是为什么?

  丁宁:没有人告诉我是为什么。

  主持人:至今我们也解读不出来当时判罚到底是为什么?而且是连续的连续的。

  丁宁:对。

  主持人:这个对你内心挫败感最强的一个点是吗?

  丁宁:对。 来源搜狐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