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宝华孙女常思随花游队争金 爷爷奶奶是她粉丝

2012年08月10日15:16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今天之前,当人们提起中国花游队队员常思时,也许会说“她是相声大师常宝华的孙女”,但过了明天,也许人们再提起常老先生时就会说“他是花游奥运冠军常思的爷爷”。

  昨天,伦敦奥运会花样游泳团体技术自选比赛结束,中国队以97.000分的成绩排名第二,仅落后排名第一的俄罗斯队1.100分。今天,花游项目将进行团体自由自选角逐,并产生最终的排名。

  在4年前的北京奥运会上,中国花游队夺得团体铜牌,她们在本届奥运会上的目标是“让奖牌变个色”。从现在的情况来看,中国队已经具备了向花游界“老大”俄罗斯队挑战的实力。26岁的北京姑娘常思就是这支中国花游队中的重要一员。

  奥运会开始前,记者在北京采访了常思的父母。常思有个相声泰斗爷爷,但她的成长与曲艺无关。在部队大院长大的她,从小就有股不怕吃苦的劲头。而当初坚决支持她走上花游这条路的,正是最疼爱她的爷爷常宝华。

  如今,常思的妈妈已经自费来到伦敦,她要在现场为女儿和那些与女儿共同奋斗4年的好姐妹们加油,要和这些姑娘们一起看到五星红旗在花游团体赛颁奖仪式上飘扬。

  快乐童年 天生“静不下来”没学会走先学跑

  “常思就没学过走路。”说到闺女,常妈妈忍不住笑了出来,别人家的妈妈都会从孩子的蹒跚学步中找到温馨的成就感,但常思刚一迈腿,她的父母就开始“揪心”,“这孩子迈出第一步就是小跑!”

  没学会走先学会跑,小常思还不懂事就已经显露出爱动的性格,无论摔了多少跟头、头上磕起多少大包,常思就是静不下来。

  “她小时候,家里的地板特别滑,我特意给她买了那种薄薄的牛筋底的鞋子。但现在想想,可能是那种鞋子太轻了,她一跑起来头重脚轻,反而更爱摔。”常妈妈说。

  父母给闺女起“常思”这个名字,是希望看到女儿能够一天天成长得文静、智慧,但常思实在“太有精神头”,她跑步、摔跤的频率之高,让常妈妈都来不及去扶她,只能眼看着她一次次摔倒。

  如何让常思安静下来,这成了常思父母的“课题”。“学过画画,也学过书法,到现在有时候压力太大了,她也会画点画给自己减压。”常妈妈告诉记者,这些办法基本上一点用也没有,直到这孩子见到了艺术体操。

  运动之路 五年级走入专业队爷爷是忠实粉丝

  常思5岁那年,跟妈妈在官园少儿活动中心看到别的小朋友练习艺术体操,她一下子就迷上了这项运动。“她从小就喜欢动,那时候看她真挺喜欢的,就带她过去试试,练一练也没有坏处。”常妈妈说,没想到常思一下子就被教练看上了。

  天生好动的常思果然与众不同,她生得手长腿长身子骨软,很被教练看好。她就这样在官园少儿活动中心练上了艺术体操,小学三年级后,她又转到石景山业余体校继续练习。

  当时常思已经显露出很好的运动天赋,但家里却没想过让她走专业体育这条路。“为了体育加分啊,那时候还是希望她通过练艺体上个好中学,像101啊、九中啊。”常妈妈说。

  但命运已经等不及把常思带上专业体育这条路了。她五年级时,北京花游队来石景山业余体校选材,身体条件异常出色的常思再次被看中。

  其实当时常思的妈妈心里有些泛嘀咕,究竟让不让女儿走专业体育之路,她拿不定主意。关键时刻,老爷子常宝华“出马”了。

  “她爷爷是很支持她的,也没想过什么练不练得出来。家里是搞文艺的嘛,都说文体不分家。她爸爸也跟爷爷一样支持她练花游。”常妈妈说。

  不过真正帮常妈妈打消顾虑的,还是教练的话。“教练说常思身体条件特别好,而且那时候北京花游队已经出了陶虹她们这批人,出路都不错,最后也都是大学本科的文凭,我才决定让常思去练花游。”常妈妈说。

  自从常思练了花游之后,家人对她的支持从未减弱。只要常思参加的比赛有电视转播,无论时间多晚,常宝华老先生准会坐在电视机前为孙女加油。

  不怕吃苦 在部队大院“放养”生活训练不偷懒

  “听话,能吃苦。”在常妈妈看来,闺女能一步一步走到今天,能吃苦是最重要的原因。

  “虽然她身体条件比较好,但是悟性不够,就是因为能吃苦才走到今天。”常妈妈顿了顿,还是找不出闺女身上其他突出的特质。

  别的花游选手一看就会的东西,常思不得不通过大量的反复练习才能掌握。但她肯“塌下心来”苦练,就凭这一点,她就足以超越那些天赋比她好的孩子。

  常思进国家队后,一次常妈妈去看望她,被国家队的队医拉住了。“你闺女常思,行!能吃苦!”队医竖着大拇指对常妈妈说。

  用常妈妈的话说,部队大院里的孩子都是“放养”,孩子们爱干什么干什么,家长们不会过于干预。此外,家里也一直有意识地锻炼常思。虽然常爸爸有公务车,但是周末却从来不开车去花游队接女儿回家。

  “都是独生子女,一周没见着,父母拿孩子都跟宝贝似的,有车的家庭一般都开车去接。她爸爸从来不去,都是我带着她坐公交回家。”常妈妈说。

  有一次,常思发烧39度多,从医院看完病回来时,她的意识都有些迷迷糊糊了。按照规定部队大院不允许常爸爸的车开进院内,没办法一家三口只能下车步行回家。

  “虽然看着常思那样很心疼,可是我们就不抱着她,让她自己走回去,爬楼都没抱着。”常妈妈说。

  刚刚进入国家青年队时,由于悟性差,常思的基本功比队友们差了一大截,不甘人后的她就开始拼命加练。“那时候踩水,别人都到胸口这儿,常思也就是刚能踩到脖子那儿。没办法啊,就手里攥着哑铃练踩水。”

  平时教练要求拿哑铃在水中练习时,总有队员会趁着教练不注意,把哑铃放到池底,训练快结束时再拿回来,可常思却从来不干这样的事儿。

  在北京队时,有一次队内测验游泳,常思没能在规定时间内游完,被教练惩罚在标准池内游50个来回。

  “我后来跟她说,50米一个单程,你这是游了十里长安街啊!”常妈妈笑着说,虽然教练只派了一名小队员看着常思,但她却一点儿没偷懒,硬是游完了“十里长安街”。

  梦想成真 弥补4年前的遗憾这次还肩负重任

  能吃苦的常思,异常简单。“她刚练体育的时候我就跟她说,咱练体育最大的梦想就是去比奥运会,拿不拿名次什么的都无所谓,能去了就好。”常妈妈说着轻松,可提起起女儿实现梦想的过程,却满是心酸。

  4年前的北京奥运会,常思本以为自己能够入选最终的阵容。“她爷爷那时候高兴得不得了,毕竟是在家门口,没准还能去现场看看。”可常思最终落选了,对爷爷的打击很大,爷爷甚至比她还低落。

  由于身高达到了1米7,以前在花游队的托举动作中,常思一直是个“底座”。

  有一次,北京队内的老大姐张晓欢和顾贝贝被抽调到国家队集训,同去的还有北京队的主教练汪洁。那时候北京队也在备战全国比赛,被托举的顾贝贝不在队内了,可排练却不能停。常思就自己跑到教练面前毛遂自荐,当上了那个被托起来的人。

  汪教练从国家队回来后,看到被托举起来的居然是个子高挑的常思,也大吃一惊。不过由于常思身体柔韧性特别好,动作也好看,汪教练最终拍板肯定了常思的新位置。

  4年后的今天,常思不仅成功入围中国花游队奥运主力阵容,还肩负重任。“不过被托起来的跳跃动作,基本上都是常思的。”常妈妈告诉记者。

  由于工作原因,常爸爸不能出国,常妈妈决定去伦敦现场给闺女助威。“没报团,找了个英语好的亲戚跟我一起,去现场给常思加油!”常妈妈决定在现场跟女儿一起感受梦想完成时的喜悦。

  本版文/记者张岩 来源法制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