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自行车队申诉 郭爽要再战下届奥运会(图)

2012年08月10日15:02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郭爽左和宫金杰遭争议判罚,无缘自行车女子团体竞速赛金牌。
郭爽左和宫金杰遭争议判罚,无缘自行车女子团体竞速赛金牌。

  东方网8月10日消息:针对中国队在女子团体竞速赛决赛中被判提前接力犯规、金牌变银牌一事,中国自行车领队潘志琛伦敦时间8日再次向国际自行车联盟主席帕·麦奎德致信申诉,称这次判罚是总裁判和裁判团无规可依的主观臆断,不符合团体竞速的规则,并再次要求国际自盟对判罚结果进行复议。

  >>>点击进入2012伦敦奥运会专题

  不接受打道犯规处罚声称判罚依据不存在

  在收到中国队的首次申诉后,国际自盟主席麦奎德6日给潘志琛写过一封回函,解释称,裁判团决定给中国队降级的原因是“第二名运动员还是在15米线前骑到了第一名运动员下面,这就被认为是打道”。但潘志琛在第二次申诉中以国际自盟颁布的团体竞速赛规则为据,不接受所谓的“打道犯规”。

  潘志琛指出,在国际自盟颁布的团体竞速赛规则中并没有关于打道的条款规定。他说:“关于团体竞速犯规共有3条规则3.2.153:1、第一圈运动员不能在15米线(终点线前15米)前打道。2、第一圈运动员不能在15米线(终点线后15米)后打道。3、两名运动员之间不能出现推挤。关于判罚犯规的条款规则是执行判罚的依据,规则中没有关于打道的具体规定,请问总裁判和裁判团是依据什么来判罚的?所以,关于打道的判罚依据是不存在的。而且中国队运动员在比赛中是严格执行这三条比赛规则的,没有违反规则。”

  一次无规可循的判罚,在潘志琛看来是不应出现的。“没有任何一项比赛是到临赛前再制定修改比赛规则的……这种随意性的临时的规则改变,会使全体参加比赛的教练员和运动员感到茫然,无所适从,也会给执裁者留下主观的、随意的判决空间”。

  质疑裁判尺度标准不同反问为何半决赛没被罚

  除了对“换道犯规”进行反驳外,潘志琛还质疑总裁判和裁判团在判罚中有“尺度前后不一”和“双重标准”,他以中国队在8月2日女子团体竞速比赛中的经历为例提出了质疑。

  “三轮比赛中,中国队都是同样的骑行技术(在资格赛和半决赛上两次打破世界纪录),如果是违反了规则,为什么在资格赛和半决赛上没有判罚中国队,而在中国队获得冠军后给以判罚呢?按照总裁判和裁判团的说法,判罚原则是一样的,那我们要问,为什么前后判罚的尺度不一,前面不判,你拿了冠军再判,这又作何理解呢?”潘志琛在信中写道。

  对于麦奎德此前提到的“裁判委员会的判罚是终极判罚”,潘志琛希望这位国际自行车运动的“掌门人”能够为运动员主持公道,维护自行车运动的公正和运动员的权利。

  与此同时,潘志琛指出:麦奎德回给自己的信中提及,英国女队也是因为同样的情况而在前一轮中就被判降级。我们在比赛现场看到英国女队是严重违反了比赛规则,是因为她们第一圈的运动员在15米线前就出了红线,进行了打道,没有完成第一圈的领骑,这违反了规则的第一条。她们是真正的犯规,和您所提及的中国队的情况不能混为一谈,不是一回事。”并且指出我们第一圈的运动员宫金杰是完整地完成了第一圈的领骑,中国队没有打道的犯规。不能说因为罚了英国队就必须要罚中国队,英国队真正犯规了必须罚,中国队没有犯规为什么要罚?另外,在男子团体竞速赛的比赛现场,全场的裁判和观众都看到,某两国男子队在决赛中第二棒和第三棒接棒时都提前打道犯规,严重违反了团体竞速赛的规则,为什么不对此进行判决,让人百思不得其解。由此也想到,伦敦奥运会自行车场地比赛裁判的判罚是不是有双重标准?

  批国际自盟主席不尽职称判罚伤害自行车运动

  最后,潘志琛质疑麦奎德在回信中说的裁判团的决定是最终的,也是不存在申诉的,对此表示无能为力。潘志琛表示,奥运会比赛中尊重裁判、服从裁判是中国自行车运动员一贯奉行的行为准则,但前提是,我们尊重裁判、服从裁判,是指裁判能够按照规则做出正确判定,但对出现的总裁判和裁判团不按规则主观臆断的判罚,运动员和教练员有申诉的权利,对于一个不按规则主观臆断的判罚结果,连申诉的权利和地方都没有,公道何在?公理何在?运动员和教练员的权益又何在?而麦奎德作为国际自盟主席,是管理国际自行车运动的最高领导者和决策者,连为运动员主持公道、体现公正的义务和权力都没有吗?

  此外,潘志琛还表示,到目前为止,总裁判和裁判团仍没有给出符合规则的、令人信服的中国队犯规原因的解释和判罚依据。这次判罚已经造成了对运动员、教练员多年按规则进行训练比赛的否定,对运动员、教练员多年通过辛勤努力已获得权益又被剥夺的损害,中国自行车队莫雷龙教练老泪纵横、在临别前哽咽地对我说,这件事对我一生是最大的伤害。同时这次总裁判和裁判团不按规则主观臆断的判罚,对中国自行车运动的发展也产生了较大的负面影响。

  遭误判无缘金牌不气馁郭爽要再战下届奥运会

  前天,名将郭爽以1枚女子个人争先赛铜牌,中国自行车结束了本届奥运会征程。中国队最终获得2银1铜,并两次打破世界纪录,创造了参加奥运会以来最好战绩,郭爽也成为中国自行车的一大传奇。

  之前的女子团体追逐赛和女子凯琳赛,郭爽已拿到两枚银牌。女子争先赛半决赛,郭爽遭遇老对手、澳大利亚队的安娜·米尔斯,但两轮比赛告负,只能目送对手晋级决赛。铜牌争夺战,郭爽没让失败再次发生,她以11.532秒和11.591秒的成绩,两次击败德国车手沃格尔。

  团体争先赛正是德国人沃格尔和她的队友“抢走了”郭爽和宫金杰的金牌,拿下沃格尔后,郭爽总算出了一口怨气:“已经不止一次与她比赛了,今天我无论如何不能再让自己输给她,其实团体金牌本该属于我们的。” 如果不是裁判的无情剥夺,中国自行车队本届奥运会就会品尝到金牌的喜悦。

  团体金牌意外丢失,不仅仅是中国队的损失,对郭爽更是一个打击。尽管如此,郭爽还是表示不会放弃,四年之后再比高下:“想要拿到奥运会金牌,就得从拿铜牌、银牌做起,我觉得下届奥运会,我就能拿金牌了吧,那时我才30岁,我觉得自己还能拼。”来源扬子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