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翔手术牵动人心 数百媒体疯狂追踪报道(组图)

2012年08月11日12:42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刘翔手术成功后教练孙海平在医院外接受媒体采访,从他的笑容不难看出手术进行得很顺利。osports供图
  刘翔手术成功后教练孙海平在医院外接受媒体采访,从他的笑容不难看出手术进行得很顺利。osports供图

记者们寻找不到信息来源,竟把冬日那作为采访对象。
记者们寻找不到信息来源,竟把冬日那作为采访对象。
记者们在医院门口等候了20多个小时也不敢离开,在医院外干脆席地而坐码字发稿。
记者们在医院门口等候了20多个小时也不敢离开,在医院外干脆席地而坐码字发稿。

  刘翔的手术终于结束了!伦敦奥运梦碎后,因伤退赛的中国飞人刘翔在伦敦惠灵顿医院接受了跟腱手术。北京时间昨天凌晨,上海市体育局局长李毓毅走出医院,向已经守候在医院外快20个小时的近百名中国记者“报喜”:手术很成功,刘翔尚需住院两到三天,可能在14日回国,而他的整个康复过程将在上海完成。

  手术前见到父母泪花流

  从7月22日抵达伦敦后,直到昨日手术前,刘翔的父母一直未能与儿子见面。然而当刘翔从“国民英雄”变成了一个等待手术的脆弱病人,这一刻刘家三口终于在医院团聚了。

  “就一个手术,很快就会好的,爸爸妈妈你们放心……”术前,看着哭肿了眼的母亲,刘翔连忙安慰。

  但是听见儿子的话,吉粉花更是泪流满面。“翔翔不要难过,你要乖乖地,妈妈这两天都陪着你……”看着病床上的儿子,她显得十分无助。她问儿子要不要吃点东西,但由于术前要保持空腹,刘翔拒绝了。

  “我去睡两小时,一会儿就回来……”被推进手术室前,刘翔告别了父母。儿子离开自己视线之后,吉粉花立即与刘翔父亲刘学根离开医院,去饭馆为儿子买鸡汤面。

  手术后几小时,从麻醉中苏醒的刘翔第一句话就是,“放……心,好了。”麻药劲儿还没过,刘翔就口齿不清地对父母说了这句话,这让刘学根夫妇当场泪奔。

  名医主刀手术顺利

  这次的手术,卡伦医生是以皮下微创的方式进行的。据他介绍,这种手术方式不仅效果会更好一些,术后病人所花费的恢复时间也会比普通方式缩短不少。

  据了解,整个手术过程中刘翔是在全麻醉的状态下进行。首先,卡伦医生将为刘翔接上断裂的跟腱,紧接着将彻底除去上次在美国手术时跟腱部位的残留钙化点。刘学根在手术后介绍说,“包括两个钙化点、一根骨刺,还有骨体上的一些粘连,都一次性地处理掉了。”这些是2008年北京奥运会之后,刘翔在跟腱炎手术中遗留的问题。

  结束手术后,主刀医生卡伦表示,因为手术伤口的原因,刘翔至少在未来2~4天内要特别注意,不能让伤口破裂。当然,医生也表示,在注意伤口的基础上,刘翔可以马上开始进行康复工作,他已经把康复计划通过电子邮件等方式传给刘翔团队,以便刘翔可以尽快开始康复练习。

  据悉,刘翔手术的主刀医生卡伦是惠灵顿医院足踝外科的顾问级专家,2005年8月他被聘为英国皇家骨科医院顾问。据院方工作人员介绍,惠灵顿医院是一家英国最一流的私立医院,曾经接诊过杰拉德、威尔谢尔等英国知名文体明星。

  用时1小时19分钟,手术非常成功

  主刀医生:希望2016里约奥运再见到他

  北京时间10日凌晨1点,上海市体育局局长李毓毅走出伦敦惠灵顿医院,向等候在外的中国记者宣布:“刘翔手术进行了1小时19分钟,手术非常成功。”

  与此同时,作为中国代表团团部官员的上海华山医院运动医学专家陈世益也表示:“刘翔这次跟腱彻底断裂,我们选择微创手术的目的是为了让他重返赛场。他(刘翔)手术之后可能要经过4个礼拜的固定,然后会经过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康复。(卡伦)医生后来走的时候表示希望能够在里约奥运会上再看到他。”

  刘翔的父亲刘学根则介绍,苏醒后的刘翔心情不错,很快就显露出搞怪本性。当医生问他:“你知道你在哪里吗?”刘翔还开玩笑地用英语回答:“我在地球上”。随后医生又问他:“你知道今天几号吗?” 刘翔回答:“是8月9号”,而且这些对话都是用英语完成的。刘学根透露:“刘翔将会在医院住两天,我们今天不会陪夜。刘翔吃得很好,他不挑嘴,所以我们一切都很放心。”

  数百中国媒体疯狂追踪报道 医院严防记者

  “中国记者真的很敬业,竟然找到了这儿……”北京时间9日晚8点,伦敦惠灵顿医院门口,一位能说一点中文的院方人士面对“成群结队”蜂拥而来的中国记者惊叹道。

  当时已有近百名中国记者在惠灵顿医院门口苦苦守候了20多个小时,而央视更是派出转播车到现场进行直播连线。

  据了解,前日刘翔团队传出将在伦敦时间昨天刘翔动手术的消息后,中国媒体苦苦探寻即将为刘翔进行手术的医院,最终确认地点是伦敦靠北区的一家叫“Wellington Hospital”。在这家医院的网站上,也毫不谦虚地用了“伦敦最大的私人医院”作为宣传。

  而从前日夜晚开始,一直不停地有各路媒体记者从医院周边的各条小路上赶来。电视台、报社、广播台、杂志和各路特约记者,都带着属于自己的最好的装备蜂拥而至。如此大的阵仗,让医院方面也有点吃惊:“我们没有想到会有这么多中国记者来,原本以为不会有太多人知道。”

  但由于院方安保非常严格,所有探视人员都必须经过严格的身份核实及确认后才能进入,因此近百号中国记者都只能在医院门口等候消息。医院门口聚集的记者越来越多,几乎占满了大半条马路的两边。

  面对来势汹汹的媒体,医院保安也采取了严防死守的态度。甚至连台阶都不允许踩踏,“对不起,因为这是私人产业。”一个拎着公文包、头发花白的老头引起了大家的关注,“是他吗?很像是医生。”几十名记者一哄而上,试图采访几句。打听之下,才知道人家是这边的保安总管,老头站上台阶,居高临下地打量了众人一眼,“请你们所有人都退到台阶以下,否则我要叫警察了!”就这样,包括央视记者冬日娜在内的数百名记者都只能在医院外干等着。

  不断有记者到来,这样规模的媒体群引起了过路人和就诊出来的病人以及家属的好奇,一名女士走过来打听,“你们在干什么?”当听说这座医院里住着一个奥运冠军的时候,她很惊讶地瞪大了眼睛。“我得回去找他要个签名!”这名女士说,她的母亲之前就在这家医院治疗过,这里是伦敦最贵的医院之一,一个晚上单是住宿费就高达1000英镑。“我妈妈在这里治疗加住宿一共住了两三天时间,花去了4000英镑。”(记者 邹甜)

  作者:邹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