滇军骑手奥运最后冲刺 童卫松尽力发挥不留遗憾(图)

2012年08月11日15:28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云南红塔山自行车队训练基地 都市时报记者 贺靖
云南红塔山自行车队训练基地 都市时报记者 贺靖

  都市时报记者 贺靖

  见习记者 林海

  如果说昭通市体校是我省优秀山地车运动员成长的摇篮,那么呈贡体育训练基地无疑是把这些好苗子磨练成冠军的大熔炉。史庆兰、童卫松在被选进省队后就一直在这里训练,继而在全国乃至亚洲的山地自行车比赛中屡创佳绩,如今终于如愿以偿代表中国队出征伦敦奥运会。

  呈贡基地

  自行车训练的“风水宝地”

  云南省呈贡体育训练基地位于昆明市呈贡县南郊,距昆明市约24公里,占地800多亩。基地的前身是云南省国防体育俱乐部,1994年7月正式成立“云南省呈贡体育训练基地”,成为独立的直属省体委的训练基地,1996年2月,国家体委又命名基地为“中国田径协会高原训练基地”。

  由于基地具有得天独厚的高海拔优势,建成后便吸引了国内外体能类运动项目的优秀选手和运动队前来进行高原训练,包括当年鼎盛时期的“马家军”。随着这些运动队在各类比赛中取得优异成绩,呈贡基地也名声大振,于是在2005年,由中国自行车运动协会命名的全国第一个自行车训练基地也在呈贡基地正式挂牌,这也是呈贡体育训练基地继国家级田径训练基地之后,再次成为又一个项目的国家级训练基地,经过十几年的发展,现在呈贡自行车训练基地在全国毫无疑问处于领先地位,

  据训练基地副主任李林介绍,云南省山地自行车队在1996年就成立了,随后便一直在呈贡基地开展训练,“自行车是我省体育重点项目,省体育局对自行车项目的发展一直都很重视,无论是在训练场地还是经费上面都舍得投入,这也保证了自行车队在全国一直位居强队行列。”

  童卫松、史庆兰都来自昭通市体校,一直以来,昭通就源源不断地为省自行车队尤其是山地自行车队供应着优秀人才,李林副主任透露,目前在呈贡基地山地自行车队训练的9名队员中,有7名都是来自昭通,其中女队员的成绩更突出,像杨铃等年轻小将已经在全国锦标赛上显露锋芒,可以说他们让云南山地自行车队的未来充满希望。

  滇军骑手

  为奥运最后冲刺

  为了解史庆兰、童卫松在奥运前最后的准备工作,7月底记者探访了呈贡训练基地。走进基地大门,就能看到宣传栏里最醒目的位置有史庆兰、童卫松的大幅照片和简介,显示出两人作为奥运选手为训练基地带来的荣耀。

  记者在基地健身房找到红塔山自行车队的主教练朱永彪,他正全神贯注带领10几名队员做着身体力量训练,当队员动作不到位时他会亲自去纠正,并且还不时和身边的助理教练交流着。作为九运会、十运会两届男子山地自行车冠军,朱永彪在运动员时代创造了辉煌战绩,如今华丽转身担当教练,他依然出色。2009年全运会后朱永彪成为红塔山队教练,史庆兰和童卫松成为其弟子。一年多过去,两人在全国赛场上开始崭露头角,

  “他们是2006年入选的省队,那时我还不是教练,但后面也了解到他们刚进来时成绩也没有特别突出,尤其是童卫松在训练时还经常被别人套圈。”朱教练回忆道。

  带了两人这么多年,朱教练对弟子的优势和缺点可谓知根知底, “两个人的特点恰好相反,史庆兰爬坡能力强,但是拐弯抹角的平衡感和下坡技术有一定缺憾;童卫松则是下坡技术不错,但爬坡时的爆发力需要加强。“朱永彪说,奥运会前已经针对两人的弱点进行了有针对性的训练,希望能最大程度弥补他们的不足。

  中午时分记者在基地4号宿舍楼见到了史庆兰及童卫松。史庆兰的腰一直都有伤,记者首先便问了她伤情的恢复情况,史庆兰坦言腰伤还是没有完全好,运动量过大时还是会酸痛,但今年26岁的史庆兰也相信自己还有上升的空间。

  童卫松

  尽力发挥,不留遗憾

  采访完史庆兰后,记者又来到了童卫松的房间,刚训练完的童卫松满身大汗,看得出为了奥运,他已经把所有精力都放在了训练上。童卫松是个腼腆的大男孩,看上去并没有特别健硕的体型,正如朱教练所说,童卫松属于灵巧型的选手。

  说起最后时刻入选奥运阵容,童卫松坦言这个名额来之不易,尽管在去年的亚洲山地自行车锦标赛上,童卫松夺得铜牌,为中国争得一张宝贵的奥运会入场券,但最后谁能获得这张门票还得综合队员们在5站国内冠军赛上的表现来决定。而童卫松只在成都青白山站夺得一枚金牌,因此并没有绝对把握入选。朱教练也曾分析过:今年国内山地车冠军赛上男选手处于群雄争霸的局面,没有谁有绝对实力,童卫松虽然只拿到一站冠军,但他的实力是国内最高级别的。

  童卫松告诉记者,他最近身体状态很不错,训练中感觉也是越来越好,甚至有时还会自己加练。对于奥运会的目标,童卫松很低调地表示,因为男子山地自行车在世界上强手如林,只要能超越上一届中国队姬建华第22名的成绩就很满足。

  在采访中童卫松不经意间透露,自己的偶像是香港自行车名将黄金宝,“从知道黄金宝的名字起,就把他当作楷模,黄金宝对自行车运动的坚持让人由衷钦佩。”童卫松还说,黄金宝几乎每年都会来呈贡基地训练,这让他有机会和偶像近距离接触,“我们一起吃过好几次饭了,感觉他就像一个老大哥一样,对年轻队员特别亲切。”童卫松表示,他也希望能像黄金宝那样,在39岁的时候仍然可以活跃在自己热爱的自行车赛场上。

  因为山地自行车的比赛日程被安排在奥运会的最后,所以史庆兰和童卫松8月6号才从北京出发飞往伦敦,记者昨天致电朱教练,他透露两人已经顺利到达,并且在奥运村安顿下来,“他们已经去比赛场地做了适应性训练,时差倒得也还可以,现在身体状态都不错,已经为比赛做好了准备。”谈到对两人参加奥运会的成绩有何期待,朱教练只是简单地说了八个字:“尽力发挥,不留遗憾。”来源昆明信息港-都市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