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晤士河畔的平民奥运会 加纳小伙最爱少林功夫(组图)

2012年08月12日08:06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平民奥运会中的表演完全没有保护措施,团队也只能换取微薄的收入。特派记者 孙嘉晖 摄
平民奥运会中的表演完全没有保护措施,团队也只能换取微薄的收入。特派记者 孙嘉晖 摄
这像不像专业的技巧表演?特派记者 孙嘉晖 摄
这像不像专业的技巧表演?特派记者 孙嘉晖 摄

  漫步泰晤士河畔也能看“比赛”

  特派记者 孙嘉晖

  本报伦敦8月11日电 

  不必再为伦敦奥运会上百英镑的票价咋舌惊叹,因为只需要几英镑你就可以将世界经典看个遍;不必再为挤地铁到奥运赛场而心烦,步行在泰晤士河畔,照样有无限风光让你叹不完。伦敦奥运会即将落幕,而在人流如织的泰晤士河畔,属于平民的奥运会还会一直演下去。

  团队10人每天演6场

  漫步泰晤士河,除了伦敦塔桥、伦敦眼等著名景点一览无余外,还有很多行为艺术、音乐搞笑剧、杂技展演,每场时间不长,大约15分钟,看得开心你就往艺人的盆子里投上一英镑,囊中羞涩看完轰然四散的也大有人在。

  这就是伦敦的平民奥运会,精彩纷呈、成本低廉、灵活方便,不必和数以万计的人挤地铁、公交到郊区看奥运,也不必正襟危坐,这里就是属于普通百姓的天地,有如广州英雄广场的夜生活,充满了激情、快乐和人文情怀。

  ONE MOTION组合以最快的速度摆放好道具,开始用爆破式的嗓门招揽观众,短短一分钟,已有上百名游客聚拢而来。“我们团队共有10个人,每天表演6场左右,”戴莫(DEMO)告诉记者,他来自越南,是团队中唯一的亚裔成员,“我们还有欧洲的白人帅哥和非洲的黑人小弟,这样的组合人气很高。”

  从流行街舞,到奥运赛场上标准的托马斯全旋,戴莫和团员在河边的空地上大显身手,迎来阵阵热烈掌声。

  “我就是一名舞者(舞蹈演员),除了在这里表演,我们还会教别人跳舞。”戴莫说,虽然收入微薄,但他很喜欢这份工作,“就这样一直跳下去吧,挺好的。”

  “小贝”“辣妹”乔装出场

  在平民奥运会中,并不是所有人都能辗转腾挪,上演托马斯全旋的真功夫。来自意大利的ANDREA和英国的UAM组成了FACESOFDISCO组合,这两个帅哥就属于插科打诨的那种,不一定要亮出空翻的真功夫,但他们创意十足。

  若问伦敦奥运会上谁最“火”,非整个地球跑得最快的博尔特莫属。“是的,他太酷了,所以我们在表演一开始就选择了博尔特的头像,并为他编排了舞蹈,”ANDREA说,他和搭档编排的音乐假面舞剧,将世界上的风云人物一一收入其中,连英国女王、首相,美国总统、摇滚歌星杰克逊等政界要人和离世名人也不放过,“大家最喜欢的还是贝克汉姆,因此我们就让"他"和"辣妹"一起登场。”

  加纳小伙最爱少林功夫

  事实上,并非所有人都能在泰晤士河畔参加平民奥运会的,因为在此巡逻的警察随时可能盘查他们的身份以及表演是否合法。“每天早上我们来到这里要先找警察批条子,警察审查完毕,也不会收钱,这里没有场租;但你必须报批,才能获准在此表演。”来自加纳的小伙子KOFI说,他曾在台湾生活了5年。

  不要小看了这个12人的组合,他们的表演有较高的技术含量,从缩骨功到叠人技巧,再到空中翻腾,很多看热闹的人还以为是专业运动员在表演。

  “我小时候练过体育,但家里穷,后来从事跳舞表演,”KOFI的搭档阿拉萨说,“我去过少林寺,学了点功夫,这对我很有帮助,如果很小的时候就去少林寺,或许现在已经练成绝世武功了。”

  说完,阿拉萨呵呵笑了起来,但他的眼神始终有点忧郁,因为他心有牵挂。“我女朋友在俄罗斯,跟我的儿子一起在莫斯科,我让他们来,但他们不愿意,”阿拉萨不无伤感地说,他和女友是在台北相识的,后来她怀孕了,回到莫斯科生下了孩子,一家三口从未有过团聚的时光,“我很想念他们,我想抱抱儿子,但太远了,她不会讲英语,我也不会讲俄语,我们只能用中文交流;孩子将来也不会说英语,不知道该怎么办,我一直有给他们寄钱……”

  在泰晤士河畔谋生的艺人,每个人都有一段辛酸的故事,跟奥运会上的运动员相比,平民奥运会的“运动员”也有艰辛和成就。来源大洋网-广州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