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青年报:奥运本是一场游戏一场梦

2012年08月12日10:18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得而复失,失而复得,如此戏剧性的场面偶然出现,会让人感慨人生无常,但如果在短短十几天的时间里屡次上演,只能让人对奥运会不够严谨的判罚心生忧虑。

  原本圣洁的殿堂,却变成了闹剧的舞台。之前的体操、拳击、击剑和自行车赛场都曾发生过申诉或改判事件,这回连一个人投6次、谁也挡不着谁的女子链球比赛,都能出现改判,着实让人“大开眼界”。

  已经身披国旗绕场奔跑一周庆祝力夺铜牌的中国选手张文秀,不得不无奈地面对奖牌被改判给德国选手的结局,中国田径队随后的申诉也未能改变张文秀无缘奖牌的“判决”。

  张文秀就像是做了个跌宕起伏的梦,从美梦到噩梦,不过是转瞬之间的事。

  与此同时,中国自行车队的申诉,更准确地说应该是“控诉”仍在继续着。在明知改变不了结果的情况下,看似有些执拗的中国自剑中心主任潘志琛,对国际自盟主席的回应再次做出回击。

  夺取奥运会金牌,一直是中国自行车人的梦想,眼看梦想成真,裁判莫名其妙的改判,同样把美梦变成了噩梦。

  张文秀与郭爽、宫金杰的遭遇,因为已无关金牌榜大局,或许并不会引起太多人的关注和共鸣,甚至还会被视作太过较劲、不够豁达。

  奥运会就是一场比赛,即便举世瞩目,依然改变不了其竞技属性。虽说有美国媒体非要把奥运会的金牌榜争夺,比作中美两国在国际领域各项事务之争的缩影,但体育比赛终归改变不了其“游戏”的本质。以轻松心态观战,不给奖牌、成绩赋予太多其本不具备的意义,自然就会减少很多困扰。

  但这是观者的事情,是旁观者以何种心态看待奥运会、看待竞技比赛的问题。有人愿意上升到国家民族的高度,有人就想当成纯粹的游戏来看,有人爱较劲,有人无所谓。可以说,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奥运会。

  不过,对运动员和教练员来说,奥运会却绝不可能仅是一场游戏那么简单。这里不仅承载着项目本身的梦想,还有如何实现个体价值最大化的问题,他们像潘志琛那般较劲,像张文秀那样叫屈,绝对不是什么不能理解的事情。无关大度宽容,无关受迫害心理,纯粹的就事论事,简单的据理力争。

  就像一场比赛不应该以胜利者和失败者来笼统区分一样,能否笑对改判、误判,同样不是判断一个人是否大度的唯一标准。如果没有中国剑客往日屡次被“黑”后的不断申诉,中国剑客很难在伦敦奥运会上获得还算公正的比赛环境。从这个角度而言,潘志琛如同秋菊打官司般的“没完没了”,就算改变不了这次的结局,说不定会防止下次悲剧重演也未可知。

  没必要把游戏里的不公平上升到国恨家仇的高度,但也没必要强求把奥运会当作圣殿的人,去“游戏”自己的梦想。

  一场游戏一场梦,戏里有梦,而梦里无戏。来源中青在线-中国青年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