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经济原因险退出跳水队 邱波:我年轻下届再来

2012年08月12日18:05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最后一跳,稳稳地压住水花,邱波站在池边,直直地望着远处的大屏幕,但他等来的却是一枚银牌。邱波狠狠地敲击了一下面前的池水,然后头枕在一只手臂上靠着墙,完全不在意周围的英国队和美国队已经陷入了极度狂欢。“我得让自己冷静一下,我当时头脑有些空白,虽然没有哭。”赛后出现在记者面前的邱波,已经平静得如同池水一样,他说,“我4年后还会再来的!”

  2009年的罗马游泳世锦赛上,邱波以横空出世的姿态,让所有跳水迷记住了这个四川男孩儿的名字。那原本是一场寄望于周吕鑫重夺男台单人冠军的比赛,但带给人们希望的,却是名不见经传的小将邱波。如果不是最后一跳5255B(向后翻腾两周半转体两周半屈体)出现了失误,那么邱波在2009年就已经成为了世界冠军,而那时,他进入中国跳水队只有短短的1年。

  1993年,邱波出生在四川内江一个双职工家庭,父母收入不高,所以邱波很小就被送去学体育。邱波的妈妈刘理玉说:“当初送儿子去学体育,就是希望他将来能自己养活自己。”不过邱波最初的项目是蹦床,后来才转学跳水。在许多人眼里,邱波并不是一块学跳水的材料,因为跳水一般选材都选择身材修长的,那样做起动作来比较轻盈,水花也容易控制,而邱波的身材却比较粗壮。但四川跳水队教练刘美川,还是相中了邱波。刘美川说:“这孩子有他的特点,向后的感觉好,水感好。”

  从内江业余体校到省队,在平常人眼中是件好事儿,但对于邱波的家庭而言,却是沉重的负担。邱波的爸爸是个钳工,妈妈后来下岗了,一家人的收入每月只有几百元,日子过得非常紧张。在内江业余体校训练的时候,每月50元的训练费有时候就让一家人发愁,为此邱波还曾停训过半年。后来进入省队,每月的训练费更高了,家里负担不起,想过打退堂鼓。但邱波在内江业余体校的启蒙教练郭川得知后,为了留住这个苗子,不仅给邱波父母做工作,还动员整个大家庭的人为邱波分担,自己也掏出工资支援。邱波为此更加珍惜来之不易的机会,训练格外刻苦,进步神速。2008年,邱波就获得了全国冠军,同年底入选国家队。2009年他不仅在世锦赛上拿到亚军,还在全运会男子单人十米跳台上拿到了亚军。生活中,邱波非常节俭,平时在国家跳水队就是宿舍、训练场和食堂三点一线,工资卡交给了妈妈。

  在中国所有跳水项目中,男子10米跳台的竞争是最激烈的,让邱波踏上伦敦奥运会跳台的,是他在2011年的出色表现。那个赛季他4夺跳水系列赛单人男台冠军,并且两次得分超过600分。上海游泳世锦赛上,他前三跳两跳满分,最后以6跳近乎完美的表现拿下了冠军。今年的伦敦世界杯上,在奥运比赛的场地里,他再一次获得冠军,彻底锁定了自己的奥运会参赛资格。

  只可惜在伦敦8月里的这一天,1.8分,让邱波与自己的梦想擦肩而过。邱波有些遗憾,但他说:“没事儿,我还年轻,4年后还会再来!”

  红·插曲

  戴利重跳 搅乱人心

  伦敦奥运会,中国跳水队最没有把握的一枚金牌,就是男子10米单人跳台。2008年北京奥运会上,中国跳水队丢掉了这个冠军。在这个项目上,中国队的对手来自德国、古巴、美国等队,而其中最有挑战性的一个,就是东道主英国队选手托马斯·戴利。

  谁知道,比赛首轮就出现状况,第9个出场的戴利在完成5255B(向后翻腾两周半转体两周半屈体)时,水花没压住,只得了不到76分。可是,刚刚爬出水面,戴利就向裁判员比划,表示自己受到了看台上闪光灯的干扰,需要重跳这个动作。最终裁判许可了这个要求,这在世界大赛中非常罕见。戴利重跳拿到91.8的高分,这个插曲,无疑给其他选手增加了比赛的压迫感。

  接下来,戴利和美国选手鲍迪亚,加上中国选手林跃和邱波,四个人就像较起了劲儿一样,在动作完成质量和得分上相互“咬”了起来。前三跳过后,暂时领先的鲍迪亚只比排在第三的林跃高6.45分。但第四跳,林跃成套动作中难度最高、难度系数达到3.7的109C,却没有完成好,溅起了大水花,只得到68.45分,一下子退出了金牌的竞争。“当时林跃失误了,我感受到了压力。”邱波说,“真的紧张,第五跳跳下来后,我都有点儿浑身不自在。”

  第五跳过后,戴利以466.20分排在第一,但鲍迪亚和邱波的得分同为466.05,三人之间仅有0.15的微弱分差。最后一跳,戴利完成得很完美,这位东道主选手今天的发挥可谓毫无失误,但因为他最后一跳的难度只有3.3,因此实际上,最后冠军的争夺就在邱波与鲍迪亚之间展开,他俩最后一跳的难度同为3.6的5255B。先跳的鲍迪亚完成得非常完美,而邱波的发挥也比较出色,但最后裁判给了鲍迪亚102.6分,只给了邱波100.8分。邱波遗憾失金。来源北京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