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秘奥运“爱爱村” 一块金牌可让美女一见钟情

2012年08月13日09:11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有奥运的地方就有奥运村,那里有着许多“性福”故事。如果你没有在奥运村生活过,你会错误地认为这里只有速度和力量;但真正的奥运村“村民”会告诉你,“爱爱”也是这里的主旋律。他们还会告诉你,如果这个世界上真的有“桃花源”,那么奥运村就是它迷惑世人的外衣。

  一般来说,各国代表团通常在奥运开幕式前一周或者更早进驻奥运村,他们之间的“游戏”也往往从那时候就开始了。“那种感觉就像大学的开学第一天,你会觉得紧张,觉得很兴奋。每个人都在不断地认识新朋友,并试图勾引其中的一些人。”美国水球队队长托尼·阿泽维多如此形容进入奥运村时的心情。为什么阿泽维多的话很有代表性?因为他曾经参加过悉尼、雅典和北京三届奥运会,伦敦奥运上他已经是四朝元老,世界上没有人比他更了解赛场之外的奥运会到底有多精彩。

  美国ESPN旗下的《胴体杂志》曾经采访过一名叫乔希·拉卡托斯的射击选手,他在接受采访时,与大家分享了他在奥运村的一些“性福故事”。2000年的悉尼奥运会拉卡托斯和自己的队友早早就完成了射击项目的比赛,美国奥运代表团要求他们上交奥运村那个位于三楼房间的钥匙,并先期返回国内。不过拉卡托斯却决定继续留在悉尼奥运,因为根据4年前在亚特兰大奥运会的经验(当时他赢得了一枚银牌),拉卡托斯知道奥运村很快就会变成一个狂欢的大派对村,他没有理由错过这个四年一次的机会。于是拉卡托斯买通了公寓的女服务生,找到了一楼的一间空房子“非法”滞留在了奥运村。

  在拉卡托斯的眼里,奥运村里什么都好,这个世外桃源里,这要是你所想要的东西,里边都应有尽有。不过却有一点让人感觉很不爽:隐私,因为每个奥运村的房间住的都不止一个运动员。不过还好,一楼的房子已经空出来了,成为了运动员眼中的香馍馍。拉卡托斯入住的第一天就看见美国田径队的一些运动员进了其中的一个房间。“第二天早上,我向上帝保证,某个北欧国家4x100m接力的女运动从那个房间鱼贯而出,后边跟着的当然是我们国家的那些田径选手。上帝,昨天晚上我还看见这些接力女运动在跑道上玩命地跑步呢。”拉卡托斯把羡慕嫉妒写满了脸上。

  之后的8天时间里,射击项目运动员住过的房间不停的有男男女女进出。“说真的我当时就觉得我进了一家奥运村里的娱乐场。”拉卡托斯说,“在上届奥运会中,我有一个女朋友,这真是个巨大的错误。现在我单身了,所以伦敦奥运会肯定会很精彩。我很兴奋。”

  在奥运村里,林立着五花八门的公寓,旅馆以及咖啡馆、理发店、游戏、迪厅和电视休息室。这里硬件配套设置齐全,而且绝对是这个世界上最有吸引力的“失乐园”。这里有警卫森严,不但将危险隔绝在外,同时也将正常的道德框框隔绝在外。而且不管你喜欢哪种类型的猎物,你都能找到你相应的“菜”,而且最好体格的运动员都在这里。“踢足球女孩们的身材都相当的火辣,她们穿得像摇滚明星一样。”一位男性游泳选手点评说,“男性体操运动员更吸引人,他们就像可爱的小艾沃克。”

  这里边的世界到底有多吸引?反正好莱坞男星文斯·沃恩是没有抵受住诱惑。美国女足在伦敦奥运会上成功卫冕了金牌,她们赛后到底是怎样狂欢,我们不得而知,但是北京奥运会后她们是怎么庆祝的,我们却可以了解到冰山一角。霍普·索罗,美国女足的主力门将,在美国队赢得2008年奥运会金牌后,她在自己的房间内举办了狂欢派对。她透露文斯·沃恩应邀前往了这次派对,但她拒绝透露派对结束后哪些人还留在了房间内。

  “这是我的奥林匹克秘密”索罗打趣道,不过她估算说超过75%的运动员都参与到了奥运村这场疯狂的游戏当中。

  霍普·索罗补充说:“运动员通常比较极端。当他们训练的时候注意力就是百分百集中。当他们出去喝酒时,就会尽情地喝。在这种一生只有一次的经历中,你总会想留下点回忆,无论是性、舞会还是比赛。”

  乘着伦敦奥运热,前一阵一本叫《奥林匹克秘密》(The Secret Olympian)的书面世了。里面也有着相同的共鸣:奥运不止是一展身手的良机,更是荒淫的机会,因赛后运动员需宣泄他们无穷无尽的精力,就像纯种野马一段日子没跑,脱缰就放荡了。

  纯种野马,很好的比喻,这些人类中最强的“亚当”和“夏娃”,他们的能量和激情的确很是吓人。奥运村虽然设配齐全,但私人空间却很难找。这使得很多运动员只能偷偷出去寻欢。“在亚特兰大的时候,我曾见过我的一些朋友深夜去鬼混,有些(为了去寻欢作乐)甚至消失好几天。”美国铅球运动员银牌得主约翰说。不过也有狠角色,有些找不到地方亲热的运动员直接在宿舍挂起了门牌:请走开!自己在宿舍里激情无限,却让舍友成了无家可归的流浪汉。

  更有运动员直接在阳台做爱,美国游泳运动员罗切特就爆料说:“在雅典奥运时,我的队友有了个更好的想法,在阳台做爱。”但这个举动让罗切特陷入了麻烦中,“因为当时有一个队伍的运动员看到了,他们还因此起诉我们。”索罗认为当“爱爱”已经成为奥运村生活的一部分后,大部分村民其实更愿意相互体谅。

  现在,奥运会的赛事已经完毕,不少运动员们都开始了他们的庆祝和狂欢活动。一个澳大利亚的女足队员说:“比赛完后,教练把我们扔在体育馆,然后让我们尽情去玩,纵情喝酒,做一些激情探索。而我们确实也做了,跟一些加拿大人。”在本届闭幕式中,有一个不能错过的精彩派对。美国女足运动员查斯汀说:“这个派对是我们尽情放纵自己的机会,我们在闭幕式后的第二天早上就要走了,所以要好好享受最后的24小时。”

  美国田径运动员拉肖恩·梅里特也有同样的兴奋感。这个往届400米田径冠军说:

  “值得铭记的奥运会应该是要有故事的。这一次,当我完成在田径场上创造神话之后,我相信伦敦一定会记得我的。”

  不过在伦敦,这些希望捉住“性福”最后时光的运动员或许会有点“小麻烦”,因为在伦敦奥运村“爱爱”会多出一些限制。

  1988年汉城奥运会时,在游泳比赛结束后的第二天晚上,英国代表团居住的楼区的屋顶阳台居然扔满了用过的避孕套。艾德伍德,英国的一位三级跳奇才兼虔诚基督徒,当时在公开场合告诫自己的同袍采野花应该秘密行事。这在当时引起了一阵波澜,英国奥运协会得知后也出炉了禁止室外做爱的条例。

  不过许多人认为,实际上艾德伍德只是念念不忘那天他被木地板上传来的吱吱嘎嘎声吵醒的事。

  说到这里,必须还得澄清一点,那些激情的故事并不仅仅发生在夏季运动会。在冰天雪地里,人类的原始欲望同样可以燎原。“奥运村是一个充满神奇、童话般的地方,就像《爱丽丝梦游仙境》,一切皆有可能!”

  1994年冬奥会高山滑雪选手卡莉·雪因伯格眼中的奥运村同样是人间仙境,“不仅夏季奥运会的"性福游戏"相当火热,冬奥会运动员们的激情也十分高涨。如果你足够积极地向现在或退役冠军打探奥运村的秘密,他们的神秘之纱很快就会被你解开。那就是,无论是在夏季还是冬季,这场"性福游戏"的持续时间远比奥运的比赛时间要长。”

  “只要你赢得一枚金牌,你可以让一名身材相当火辣的美女对你一见钟情。”雪因伯格还说。

  事实上,夏季奥运会选手和冬季奥运会选手在这场“活塞运动”的比拼上的确不相上下,只不过方式和方法不一样而已。美国游泳之神菲尔普斯每次奥运拿到奖牌,总会找一个美女一起开心一下。按“飞鱼”夺得22枚的奥运金牌数来算,他已经和接近两打的火辣美女进行过“激情运动”。

  冬季奥运会的选手则有着不同的纪录,精彩程度一点也不逊于菲尔普斯。2010年冬奥会,曾经传出了6名来自德国、加拿大和奥地利的运动员在奥运村公共浴池内群交的丑闻。

  专题撰文 信息时报记者 冯爱军 实习生 朱秀杏 来源大洋网-信息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