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农家书屋:灿烂开放的“向日葵”

2012年08月22日10:58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本报记者 左志红

  农家书屋什么样?

  农民朋友从中得到了什么好处?

  他们对农家书屋有什么建议?

  作为《中国新闻出版报》记者,虽然知道农家书屋是总署“一号工程”,但因不在跑口部门,从未与农家书屋有过近距离接触,自然很难回答这些问题。

  为解开心中的疑问,8月8日至13日,记者一行四人采访组走基层来到了已实现农家书屋全覆盖的贵州省。在安顺市,在黔东南州,在贵阳市,我们走访了17个具有不同特色的农家书屋,还来到田间地头、高山林场、农家猪舍,与农民朋友零距离接触。

  书屋印象:多种模式服务农民

  从贵阳出发,驱车一个多小时,我们到达了安顺市平坝县夏云镇毛栗村农家书屋。书屋设在村小学里,门口挂着“农家书屋”四个字的标牌。书屋一侧是两组淡青色的铁质书架,书架上摆放着文化、科技、少儿、政经、生活、综合等六类图书,另一侧的木书架上放着学校图书室的书。贵州省新闻出版局出版物发行管理处调研员姚云贵告诉记者:“两组书架、一张书桌、六把椅子、一个标牌、三个制度牌,这是贵州农家书屋的标准配置。”

  数字农家书屋是另一种服务形式。在贵阳市花溪区溪北街道养牛村的数字农家书屋,几个中学生正在上网阅览。这里的电脑不仅能登录贵州数字图书馆阅览两三万册电子书,还预装了一万册可离线阅览的书。

  在黔东南州雷山县西江镇西江村,我们还看到另一种模式农家书屋和多功能信息服务系统在一起。七八十平方米大的房间分成两个区,一个区里有24台电脑,另一个区是农家书屋。县文体广播电视(新闻出版版权)局副局长高成彪告诉记者,电脑是省委宣传部和省气象局配置的,方便农民浏览农经网。高成彪说,西江村这种模式实现了资源共享,以后打算在其他乡镇推行。

  书屋效果:农民学生都能受益

  《梨树栽培100问》、《桃树栽培100问》……在贵阳市花溪区麦坪乡戈寨村农家书屋,记者在借阅登记簿上看到,果树栽培类图书借阅率很高。在村支书带领下,我们来到种植大户唐汝怀的果园,看到漫山遍野的桃树、梨树、杨梅、李子树。唐汝怀说:“以前没有农家书屋的时候,我们不懂怎么种,搞得一塌糊涂。农家书屋建起来后,我经常去借书,剪枝、防虫、施肥技术都是从书里学来的。”凭借从农家书屋学到的知识,唐汝怀今年已收入24万元。像他这样的种植大户,戈寨村有30个。如今,村里种了7000多亩果树,村民人均年收入达七八千元。

  在黔东南州雷山县西江镇连城村农家书屋,一位头戴草帽的年轻人吸引了我们的注意,经询问得知他叫丁俊利,因为农家书屋的机缘,成了村里的致富带头人。他说:“2010年,我从广东打工回来,到村里的农家书屋看书,看到了一本种植猕猴桃的书,就萌发了种猕猴桃的想法。”利用打工攒下的钱,丁俊利种了20多亩猕猴桃,后来通过竞选成为村主任,就带动全村100多个农户种了500亩猕猴桃,发展起了订单式农业。

  农家书屋不仅给农民学习技能、发家致富提供了方便,也服务了很多学生。在平坝县城关镇五里村农家书屋采访时,恰逢该村小学五年级学生王星来还书,她说自己最爱看这里的童话书。在关岭县上关镇新店村农家书屋,记者还见到了两位贵州民族大学的学生,他们趁暑假回乡搞社会调研的机会到农家书屋充电。

  未来希望:满足个性阅读需求

  除了传统的种植养殖类图书,农民还需要什么书?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在农村城市化进程中,农民的阅读需求也在悄悄发生变化。

  关岭县关索镇大龙潭村新成立了一家公司,公司总经理卢荣祥说:“我们想借助公司把村子打造成旅游休闲度假村,因此我们希望农家书屋能采购酒店管理、财务管理、市场营销方面的书。”

  凯里市开怀街道悦来堡村正在发展工业和房地产,开怀街道科技宣教文化中心负责人杨航帆说:“这里的村民更希望看到建筑类的图书。”贵阳市花溪区麦坪乡副乡长吕钢则希望农家书屋能增加一些人文、计生、法律等方面的书。

  除了希望完善图书种类,农民也渴望书屋数字化。吕钢说:“如果每个农家书屋都能配个电脑,实现智能化管理,那么村民借书时在电脑上一打关键字就能找到需要的书,会很方便。”

  大多数书屋是村干部、教师等在兼职做管理员,高成彪希望,政府能给他们一定补贴,提高他们工作的积极性,也希望能配备文化素质较高的志愿者来管理农家书屋。

  一路走来,无论是在繁华都市的街心花园中,还是在寂静山野的玉米地里,抑或是在高速公路隔离带的草坪中,我们总能在大片大片的浓绿中发现点点金黄,那是正在灿烂开放的向日葵。分布于贵州村落中的1.8万多个农家书屋,正像这生命力旺盛的向日葵,在新农村的土地上,播洒着助人奋进的力量!

  作者:左志红来源中国新闻出版网/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