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那些事儿(图)

2012年08月28日05:30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最近,北京大学可谓多事之秋,继被前员工邹恒甫爆料“淫棍多”后,又被质疑其学生会主席系用50万元贿选。同时,其新生党员提前入校,也为他们惹来不少非议。

  最近,北京大学可谓多事之秋,继被前员工邹恒甫爆料“淫棍多”后,又被质疑其学生会主席系用50万元贿选。同时,其新生党员提前入校,也为他们惹来不少非议。

  再爆猛料

  邹恒甫:北大学生会主席靠行贿当选

  >>爆料 北大学生行贿当选干部

  前天晚上10点17分,武汉大学教授邹恒甫在博客中贴出一封实名举报信,再爆北大“黑幕”。举报者自称是北大光华管理学院2010级本科生计羽,举报北大现任学生会主席戴威。

  举报信中称,戴威通过家中关系获得艺术特长生身份,以60分加分进入北大光华管理学院。在学校,通过行贿光华学生会主席,担任学院的组织部部长。他请三十余人看演唱会,在高档酒店请客等,花费50万左右,当选学校的学生会主席,其中仅向上级教师张度行贿的金额就达到10万元。举报者同时在文章中留下姓名、电话及邮箱。邹恒甫同时在微博上转发此帖,并引起网友大量转发及讨论。

  “在我大一下学期团委学生会换届之前,戴威学长出人意料地告知我他要参选学生会主席,他并不是这个职位的热门人选,更令我吃惊的是,他居然使自己成为唯一候选人,其中的奥秘,我不得而知。”

  信中作者署名为“计羽”,自称是戴威一手提拔的学弟,除了行贿竞选成功外,作者还爆料称,从考入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到师从厉以宁教授,得益于戴威当官的家人通过关系运作。

  >>回应 “举报人”否认写信称邹荒唐

  “该所谓的署名文章根本不是我写的”,26日凌晨1点03分,计羽在人人网发表日志,出面澄清此文并非他写的,“在我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擅自以我的名义发表对别人毫不负责的诋毁,本人表示强烈的谴责。”计羽说,希望大家不要相信和传播文章内容与相关谣言。随后,邹恒甫将关于此事的微博和博客删除。

  26日凌晨2点26分,计羽在昵称为“CharlesJi”的个人微博上隔空喊话邹恒甫,“我深感莫名,在当今的时代,老师要冒名一个无名小卒,去发一封所谓的公开信,实感荒唐。”计羽质疑,邹恒甫正是举报信的作者,“您是否还有师德呢!”

  计羽说,从微博热传举报信开始,自己已经接到许多朋友和媒体记者的电话,“凌晨才睡的我,早上却被此起彼伏的手机震动声惊醒。我目前正在新加坡交换,这件事已经严重影响了我的正常生活。”

  26日,北大光华管理学院工作人员称,由于重视邹恒甫有关的举报事件,此事已经转由北大校方进行处理和发布。学校暂时没有官方声明发布。北大新闻发言人蒋朗朗当天一直未接听电话。

  京华时报

  最新回应

  北大:邹恒甫说得没谱 人已找不到

  北京大学新闻中心27日举行媒体通气会,北大纪委监察室专门调查组负责人对“邹恒甫微博爆料北大淫棍多事件”所涉内容调查核实工作的进展情况向媒体进行了通报。

  据介绍,22日,北大纪委监察室成立专门调查组,针对“邹恒甫微博”所涉及的内容,制订了调查核实方案,开展了调查核实工作。一是向社会公布专门电子邮箱和专线电话,接受校内外各界举报;二是排查自2009年12月(梦桃源餐厅开业时间)以来纪委监察室和督查室收到的全部信访举报记录;三是对在梦桃源餐厅工作的全部68位工作人员分别进行单独访谈;四是努力通过各种途径和方式与邹恒甫本人联系,以便进行访谈。

  北大纪委监察室专门调查组负责人说,从已经开展的调查核实工作来看,调查组收到的电子邮件和电话中,没有任何涉及“邹恒甫微博”所述内容的举报。纪委监察室和督查室自2009年12月以来收到的各级各类信访举报中,没有任何涉及“邹恒甫微博”所述内容的情况。接受访谈的梦桃源餐厅全部68位工作人员中,没有任何人反映自己曾遭受到或者听说有同事曾遭受到“邹恒甫微博”反映的情况。

  此外,调查组一直以多种方式(包括电话、电子邮件、委托邹恒甫曾经的同事朋友和现工作单位、上门拜访等)努力与邹恒甫取得联系,但均未成功。

  调查组负责人强调,由于无法与邹恒甫取得联系,因此调查组无法得到他提供的具体证据和进一步线索。调查组负责人表示,下一步调查组将继续努力联系邹恒甫,希望他尽快主动与调查组或者上级有关部门联系。根据目前了解到的信息,邹恒甫有可能在美国,调查组已委托北大全美校友会协助联系邹恒甫。

  据新华社

  又招质疑

  北大新生党员提前报到惹争议

  26日,一条悬挂于北京大学校内的“热烈欢迎2012级本科新生党员”横幅引发争议。有网友发帖质疑,为何只在横幅上欢迎新生中共党员,他们先去学校是否有优待?记者发现,横幅挂出时北大新生并未正式入学,且通过多年公开报道可知,新生党员先到校接受培训已是北大的传统。

  在微博发出横幅照片的网友,是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社会问题研究中心主任于建嵘。当日早上,他在微博上发了照片,称“进北大西门后看到的第一条欢迎横幅!”

  这个横幅引发广泛关注,被网友质疑对党员新生和普通新生区分对待。对此,记者发现,这批党员新生是8月24日提前到校的,共有402人。此前已有公开报道称,他们将接受为期5天的党员培训。新生党员被分为16个党小组,由本科高年级学生和研究生担任辅导员。彼时,北大并未正式开学,这个横幅正是在迎接党员新生时挂出的。

  实际上,北大新生党员提前入校并接受培训,历年均有公开报道,而这成为该校传统,最早可追溯到2007年。相关报道称,按照惯例,“学生党员先于其他学生报到”,目的在于“提前感受北大的历史底蕴和人文情怀”,“接受党史校庆、骨干素养、理想信念、文化素质等多方面的培训”。

  教育部网站上的公开消息则称,早在几年前,清华大学、中山大学也已拥有相关的新生党员提前入校培训计划。南方都市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