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大优势尚未转化为产业贡献

2012年09月12日03:33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核心提示

  作为国内外著名的海洋科技城,青岛在海洋生物医药研究与产业化发展中具有明显的技术、资源和区位优势。然而,这种优势目前尚未转化为产业贡献。相反,青岛海洋生物医药产业许多科研成果还没有转化成产品。

  本报记者白晓

  优势巨大

  9月6日,在位于崂山区生物医药产业园的青岛博益特生物材料有限公司,记者见到了一种新型止血粉,能不受创面大小形状限制,并在两分钟内快速止血抑菌,达到了国际领先的水平。令人想象不到的是:这种止血粉的主要成分壳聚糖是从蟹壳中提炼出来的。

  产品发明人、中国海洋大学生命学院刘万顺教授告诉记者,蟹壳中富含甲壳素,通过一系列分离、提取、衍生化和加工,就可以获取壳聚糖,这种来自海洋生物的多糖对于止血有着全方位作用。目前,他与博益特公司联合对壳聚糖止血产品进行市场化开发,包括止血粉在内的4种产品已经在医院投入临床使用。

  刘万顺和他的止血产品是青岛海洋生物医药研发优势的体现。作为我国的海洋科研和教育中心,青岛拥有中国海洋大学、中国科学院海洋研究所、国家海洋局第一研究所、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黄海水产研究所等国内知名的海洋科研院所,在我国最早从事海洋药物研究与开发。

  据了解,目前我国已实现产业化的藻酸双酯钠(PSS)、甘糖酯、烟酸甘露醇、海麒舒肝等5种海洋糖类新药和大多数海洋保健产品,都是由驻青科研院所为主研制成功的。中国海洋大学管华诗院士团队完成的“海洋特征寡糖的制备技术(糖库构建)与应用开发”曾荣获国家技术发明一等奖。

  正大海尔制药、黄海制药、华仁药业、国风药业、明月海藻等本土企业海洋生物医药研发经验丰富,成为青岛海洋生物医药产业集聚发展的基础。

  此外,在业内人士看来,作为整个沿黄流域最主要的出海口,青岛是整个沿黄流域里最具吸引力的中心城市,在海洋生物医药产业集聚发展中,整个沿黄流域的人力和资本资源相当一部分都将有可能向青岛转移,拥有得天独厚的环境区位优势。

  资金卡住规模的“颈”

  虽起步早,且具有明显的技术、资源和区位优势,但海洋生物医药产业尚未“变现”成为青岛的品牌和特色。

  “总体规模小,产业贡献少。”谈及近年来青岛海洋生物医药的发展,一位不愿具名的企业老总透露说,去年,青岛规模以上医药企业产值才90亿元,与齐鲁制药一家企业的产值差不多,总量在全省排名第八位。这其中多以化学制药为主,海洋生物医药在整个医药业中所占比例非常小。

  总体规模不大,意味着大多数企业规模小、资金实力偏弱。“海洋生物医药产业具有高投入、高收益、高风险、长周期的特征,一个项目在研发、转化、市场化方面都需要大量、持续的资金投入。没有资金,发展和创新都无从谈起,但目前多数企业是中小企业,固定资产少,很难从银行贷到款。”刘万顺教授告诉记者,“一些研发项目虽然入选政府科研计划,但资金大头还得靠企业和研发人自己解决。”

  由于企业面临市场风险比较大,行业内急功近利的现象十分严重,这也阻止了更多资金的注入。对于海洋生物医药产业资金不足造成企业标准化规范程度低的现象,青岛科农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王千成深有感触:“之前,我们的产品大多出口,一年就几万吨,生意做得很一般。自从引进风投后,企业才真正发展起来。投资机构带来的不仅仅是资金,还带来了先进的管理理念,以及其他资源的对接,企业也就慢慢规范化了。”

  转化,呼唤政府支持

  尽管青岛拥有全国最大的海洋生物科研资源,但业内人士普遍认为,正在研制的海洋生物药物不少,但是真正产业化的成药少之又少,科研成果不能及时转化为市场产品。

  据了解,在海洋生物医药领域,一个创新型药物从研发到最终被批准上市,整个过程需要十几年的时间。而高投入却未必赢来高回报,有的药品研发出来却迟迟无法通过认证,或者投放市场后反应冷淡,巨额投入打了水漂。

  “内脏止血材料从2003年开始研发,在2010年完成了包括临床试验在内的所有研究并上报到国家药监部门,共投入了1000多万。如今两年过去了,还没消息,只能继续等待。”刘万顺教授直言,这是一个痛苦的过程。

  据了解,青岛曾经有一个荣获国家级奖项、接近产业化的抗老年性痴呆新药,最终以8100万美元转让给美国的一家公司。其主要原因就是因为青岛海洋生物医药领域的科研成果转化率较低,本土企业难以完成一个新药的研制。

  青岛明药堂生物科技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李育强表示,现在海洋生物医药行业有很多好的产品、好的技术都沉淀在那些多年来靠自主投入研发、对这个行业充满执着热情的企业手中,但是他们不知道怎样才能得到政府的支持。希望政府能够更多地发现这些企业,并提供更多的支持和帮助。来源大众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