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城区不再适合种松树?(组图)

2012年10月12日11:15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黄花岗百岁中山树已不治死亡。 南都记者 黄皓 摄资料图片
黄花岗百岁中山树已不治死亡。 南都记者 黄皓 摄资料图片
黄花岗百岁中山树已不治死亡。 南都记者 黄皓 摄资料图片

  广州动物园、天河公园内,最近又有大松树因病倒下。象征坚忍不拔、健康长寿的松树,去年以来或单棵或成片死亡。官方称这是外来入侵物种松材线虫病所致。广州接下来将如何对待松树?官方表示,城区内的松树林打算换成阔叶混交林。

  松涛景观名存实亡

  20年前,白云山上松树成片,风起时,松枝哗啦作响如波涛声。朱德更亲题“白云松涛”四字。越秀山上也有“越秀松涛”。然而,因为林相改造和松材线虫病的影响,虽然白云山目前还有300亩松树,越秀公园目前也依然保留着400多棵松树,但都已经和阔叶林混植在一起,羊城经典的松涛景观早已名存实亡。

  自五六年前退休后,刘老师就常去越秀公园。四方炮台下的平台处是他和毽友们的老据点。“传说中的越秀松涛指的应该就是这片了。”回忆起最初,刘老师犹记得松涛阵阵,“但是最近一两年,这片松树开始陆续遭到砍伐”。

  南都记者在四方炮台下的平台处,找着了这片松林。但眼前的这片松林仿若消逝了生机,难再苍翠,松针已带头衰败、枯红,继而蔓延到枝干开来……

  在平台中心处仍留下的两圈水泥树基显得十分碍眼,树基中间只剩下一截拇指高的树头,直径约有30厘米,裸露的横截面上被纵三画横三画地画成网格打药,据公园绿化科工作人员介绍,这是为使药物更好地渗入,彻底地杀灭残留虫害。

  望着名存实亡的“粤秀松涛”,刘老师忧虑地说:“或许在未来几年间,广州就再没马尾松了。”

  松树不宜成片种植

  白云山松林成片染病,专家及林业部门解释,它们主要是被一种来自美国的松材线虫病摧毁,在2000年这个病害到来之前,广州很多地方都还保留了松树。

  广州市林业和园林局相关工作人员介绍,很久以前,广州的生态是非常不错的。此后经历战争,以及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大跃进”时期滥砍炼钢,导致遍地荒山,泥石流频发,白云山也成了光秃秃的一片。于是,上世纪80年代开始,广东省拉开了十年消灭荒山行动。

  中山大学生态与进化研究所所长、生态学家彭少麟说,当时试过很多树种,但是都无法存活,唯独只有松树能够在贫瘠的土地上迅速成长。于是成为十年绿化广东、消灭荒山的先锋树种,用飞机在空中播种。

  广东省林业局森林病虫害防治与检疫总站副站长林绪平说,用松树还有一个原因,因为它是乡土树种,能造家具、三合板、并能产松脂、松香、入药,经济价值很高。因此除了飞机播种,人工也到处种植松树,于是城内成片的松树意外地形成了“白云松涛”、“粤秀松涛”等壮丽景观。

  但是,专家们认为,松树其实不宜成片种植。今年年初,麓湖公园及白云山山脚出现3988棵松树染病,都被确认感染了松材线虫病。从去年开始到今年8月,越秀公园内17棵松树患病死亡,也是松材线虫病所致。彭少麟说,其林相过于单一,抗病害能力和生态效益都不好。

  郊区松林成片城内中山树亡

  不过,记者查阅文献资料发现,目前马尾松人工林景观依然是广州市分布面积非常大的森林景观类型,面积达300多平方公里,主要分布在花都区和从化市等郊区。广州市林业和园林局表示,目前这些纯松林的松材线虫病控制得相对较好。

  可是,相比纯松林,不久前,广州动物园内两棵苍翠的大松树忽然之间就变成了一树火红的枯黄色。等公园工作人员发现异常之后,就很快枯亡了。与此同时,天河公园内也有几棵松树有类似遭遇。尤其令人不解的是去年年底,黄花岗七十二烈士墓主墓道左侧,孙中山先生亲手种下的108岁马尾松被宣告死亡。此前,它患松材线虫病后经专家会诊、抢救60多次未能成功。

  不是说成片松林更容易患病吗?为什么郊区成片的松林没事,城区内单棵的而且享受着国宝级待遇的中山树反而未能幸免呢?

  专家说法

  城区环境差 生态调节能力弱

  华南植物园研究员王瑞江表示,松树患上松材线虫病之后,还真是没啥招了,关键是在预防。郊区的纯松林之所以还比较健康,是和自然生态林挨着,甚至是被包围的。外来入侵物种松材线虫病天敌很少,但是其媒介松褐天牛是本地物种,自然生态林有比较强的调节能力,会有很多天敌如鸟类把松褐天牛给吃了,让天牛的数量保持比城区更低的密度。

  而城区生态调节功能差,即便是白云山其生态调节功能也是无法和郊区大面积的自然生态林相比的。而且城区内的生长环境很恶劣,也直接影响到树木的抗病能力、生长状况和寿命等。

  广州市林业和园林局相关技术人员表示,王瑞江所说的确实是一个原因,另外目前采取的一些防治手段主要都是针对成片的纯松林的,所以郊区的纯松林总体上还比较健康。对于城内单株的分散的松树也没有一棵棵去监测和照顾。

  此外城区里面受到各种因素的制约,防治手段也无法严格做到像郊区一样。该负责人表示:“就好像白云山今年年初出现的松材线虫病后,按照要求,要把疫木用白色的袋子密封,运走,然后进行专门处理。但是那个袋子和尸袋一样,我们很担心到时候被市民投诉说死了人了。”

  既然松树不宜成片种植,得了松材线虫病又没得治,每年还要投入大量人力物力去预防、处理,何不直接不种了,让其自然淘汰?广州市林业和园林局相关技术人员表示,保持松树林对于广州市来说,确实是一个两难的问题。目前还存在一些政策的要求,比如今年年初,国家的战略发展目标要力争到2020年森林面积比2005年增加4000万公顷、森林蓄积量比2005年增加13亿立方米。各地政府,包括广州都在为这一目标努力,因此不能轻易淘汰松林。

  “我们想将城里的先改造,从萝岗、天河等区开始,将松树林改成了阔叶混交林。”该技术人员表示。

  采写:南都记者 刘军 李健 实习生 张弛 刘双

  作者:刘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