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鱼王》贯穿时空(图)

2012年10月18日12:45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冯诩纲
冯诩纲

  晚报记者 谢正宜 实习生 王倩阳 报道 摄影 周斌

  曾携经典作品《东厂仅一位》来沪的台湾相声瓦舍,将再度登陆上海,于明年1月1日、2日在东方艺术中心演出由过往三部作品重新组合而成的新作《飞鱼王》。昨天下午,相声瓦舍领导人冯翊纲和记者分享了这部相声剧的创作始末,还现场演唱起了陕西农民版《小毛驴》,他将这首特别的歌重新编排成小单口,放在剧中,以纪念3年前过世的父亲。

  有望成为相声瓦舍“代表作”

  相声瓦舍是大陆相声艺术在台湾地区的传承和创新,这个由冯翊纲和宋少卿在大学时期建立的相声团体,如今已是最受欢迎的专业表演剧团之一。它凭借丰沛的创作力,用原创的相声段子将传统和现代、历史和现实相联接,开拓出了属于自己的市场。而且自1997年开始,相声瓦舍每年都会固定推出一至两出全新创作的相声剧,至今已经积累了可观的作品数量。

  但是,在相声瓦舍中集经营和创作于一身的冯翊纲却并不满足于此,在赖声川经典剧目《宝岛一村》的演出过程中,冯翊纲明白了一个好的剧目可以跨越地域、文化而长久不衰,一个剧团也需要这样优秀的代表性剧目。而《飞鱼王》对于相声瓦舍有很大的意义,“它是可以跨越地域一直演出的剧目,希望它能够走上像《宝岛一村》的轨道”。

  飞鱼是居住在台湾兰屿岛的达悟族非常熟悉的鱼种。据冯翊纲介绍,达悟族是台湾少数民族中最原始的一支,人数稀少,老龄化严重。而每年十月会有大量飞鱼迁徙到这里,便成为兰屿岛的捕鱼时节。虽然如此,达悟族人对飞鱼的捕捞非常节制,在捕够一定数量之后便停止捕捞,“正是这种有节制的对大自然的索取成为代代相传的原因”,冯诩纲说。因而,飞鱼在台湾就有尊重自然的象征意义。

  具多重象征意义的“飞鱼王”

  《飞鱼王》将目光聚焦在兰屿人民的惬意生活,并加入有关现实和历史的故事,其中的段子并非相声瓦舍的全新创作,而是由以前作品中的三个段子重新组合编排而成,分别是《战国厕前传》中的“飞鱼王”,《蠢嗄揪疼》中的“乐透鸟”和《两光康乐队》中的“甲板”。“飞鱼王”在三个段子中都有现身,具备不同的使命和象征意义,冯翊纲说:“这三个看似独幕剧的段落,实际上是通过文化符号将其连接起来。 ”

  同时,该剧按照相声瓦舍成员冯翊纲、宋少卿和黄士伟三个人的特点和能力量身打造,其中冯翊纲、宋少卿的身家故事也被镶嵌其中。三个段子便都具备了各自的象征意义,“飞鱼王”探讨有关人与自然的问题,其中包含着宋少卿的故事;“乐透鸟”讽刺社会资源的不均;而“甲板”则融入了冯翊纲的故事,他将自己的父母漂洋过海来到台湾的经历融入到一只特别的船上,“剧中的事情都不是虚构的,只是虚构地将其拼贴起来,”冯翊纲概括道,“这是几个带有历史的、强烈地域色彩和文人气息的相声段子。 ”

  作者:谢正宜 王倩阳 周斌来源新闻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