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已经不是你的儿子屋子也不是你的屋子了(组图)

2012年10月19日03:59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莫言旧居竖立牌子
莫言旧居竖立牌子
10月14日,莫言的出生地高密市大栏乡平安庄。得知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后,村委会在村里挂起了灯笼
  10月14日,莫言的出生地高密市大栏乡平安庄。得知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后,村委会在村里挂起了灯笼

  10月16日,莫言老家所在辖区领导想好了该如何劝说莫言的父亲同意修缮莫言旧居, “儿子已经不是你的儿子,屋子也不是你的屋子了”。当地领导还计划种万亩红高粱, “一年投一千万元,赔本也要种”。

  10月18日,莫言就有关自己的几大传言做出回应。他表示,此前说想用奖金买房子只是玩笑。而对家乡准备种植万亩红高粱的消息,“很多消息风风雨雨,我都没听过,不可当真了。”

  高密的“腰杆”

  “高密再也不是以前的高密了,它是中国的文学高地,国家的圣地”

  高密酒桌上有了一条新规矩。

  莫言文学馆馆长毛维杰说,最近高密人在一起聚会。第一杯酒,肯定是“先为莫言老师获奖干一杯”。

  这段日子,在他看来,早上高密人走在大街上,精神头都不一样,“带劲”。

  高密的出租车司机,也喜欢和记者谈起莫言。一名出租车司机迅速地背出莫言家是几门几号,得意地说:“他和我同学的老婆是一个村的。”出租车上的电台不时有人询问莫言旧居怎么走。在新华书店,莫言的小说专柜空了。小书店贴出了预订莫言书籍的牌子。高密大街上挂了很多祝贺莫言获奖的横幅,在“莫言迷”张守云看来,这还远远不够。文化馆的一条横幅颇有意味,“莫言获大奖,中国很高兴”。

  在高密,“中国”和“世界”这两天不断地被提及。在莫言获奖的文化界座谈会上,有人提出,要淡化潍坊高密,多说“中国高密”。以前出省不好意思说是高密的,“以后大大方方的,腰杆挺直了,俺是高密的”。

  高密变了。高密诗人李丹平说,高密再也不是以前的高密了,“它是中国的文学高地,国家的圣地”。

  莫言家的萝卜

  游客挖出萝卜向村民展示,“莫言家的萝卜,莫言家的萝卜啊”

  “圣地”的中心是莫言家的老屋。

  平安庄挂起了30多盏红灯笼,进村的大桥刷了两遍漆,桥上的字描成了金色。

  莫言获奖当晚,管委会的领导想清街,要把村里路上晒的玉米全部清掉。莫言的二哥管谟欣拦住了。

  这是一个普通的农家院落,土坯屋,五间房,狭小,堆满了灰尘和杂物。正屋里有一台收音机,是莫言结婚时买的,这是屋里最值钱的电器。

  莫言的院子里种了一行萝卜,被踩得七倒八歪。有人在墙边发现了山药豆。两三个人跑过去摘了起来。一位妈妈跟女儿说,把山药豆煮了吃,明年咱也拿诺贝尔奖。莫言的二哥管谟欣站在一边,脸上看不出表情。

  院子的墙缺了一角。有人拿出相机合影,“这是历史”。等管谟欣离开,一个游客从地里挖出一根萝卜,塞在衣服里。出了门,拿着萝卜向村民展示,“莫言家的萝卜,莫言家的萝卜啊”。

  这个院落在2010年就被管委会纳入修复计划,被莫言拦住了。到如今,一切似乎都不可避免。管委会提交了投资50万元对旧居进行整修的规划。山东省旅游局派了专家来研究旅游线路。

  高密市旅游局局长王剑智说:“这一切已经不是莫言一个人的事情了。”

  管谟欣显得很疲惫,“听政府的吧”。

  分一杯羹

  莫言研究会已有35个理事, “门槛一定要提高”

  与萝卜相比,很多人在诺贝尔效应里想得到更多。莫言新闻发布会召开前,发布会所在酒店费尽心思,在布置会场时,把莫言身后的酒店标志放得尽量低,想让电视媒体在播放莫言采访时,能露出酒店标志。

  毛维杰的手机这几天几乎被打爆。不断有人询问:“能不能把我列为莫言研究会的理事?”此前,莫言研究会已有35个理事。毛维杰显得很为难。“门槛一定要提高。”

  高密当地的一些文化人士很担心外来者抢占莫言的资源。文化界人士李章合看到胶州电视台强调莫言是喝胶河水长大的,受胶河文化影响。他有些着急,“胶州都能把莫言往他们那里拉”,高密更不能落后。

  招商局局长王述忠10月15日就开会研究如何让莫言促进招商引资。他多次强调利用莫言提高知名度、美誉度,“还没想好具体怎么做”。怎么打莫言这张牌?他看着记者,“你给出出主意?”

  喧嚣下的平静乡亲

  莫言说,只有站在高密的土地上,创作才有感觉

  相对于政府的兴奋,莫言所在的平安庄的村民要平静得多。

  很少有人看过莫言的书,他们只知道莫言写了自己的村庄。

  《蛙》的主人公原型是莫言的姑姑管贻兰。她为侄子高兴,却不愿意去打扰他,一个电话也没打。

  村里人都知道,莫言得的奖是最大的奖,“没有比这个更大的奖了”。

  莫言的叔叔管贻喜说,管家在光绪年间曾经中过探花,莫言这个奖比状元还要厉害。

  莫言为人随和,有人甚至说,“他好用”。什么事情,只要求到他,他很难拒绝。

  莫言从50岁之后,回高密的时间越来越长。回到高密,莫言喜欢背着手赶大集。逛市场的时候看到粮食一定要摸两把。

  莫言曾经说,自己只有站在高密的土地上,创作才有感觉。他喜欢高密的平静。

  “万亩红高粱”计划 “把本先给农民”,“这一千万元先要扔出去”

  胶河疏港物流园区管委会等待这个机会很久了。10月15日,管委会拿出了弘扬红高粱文化,打造半岛特色旅游带的计划书。

  这是一个需要投资6.7亿元的项目。包括莫言旧居周围的莫言文化体验区,红高粱文化休闲区,红高粱影视作品展示区,胶河沿岸景观带,以及乡村度假区和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在红高粱文化休闲区,将会种植万亩红高粱。管委会主任范珲对这个项目颇有信心, “借莫言的东风”。他希望能够成为政府的项目,再加上社会资金的投入,“三年一定能建成”。

  范珲也担心收益,尤其是万亩红高粱。现在要种一万亩的红高粱,只能采取每亩地补贴一千元钱的方式,“把本先给农民”。一亩地一千元,一万亩就是一千万元。 “这一千万元先要扔出去。”

  他认为莫言的家乡必然会成为中国农村的缩影,中国对外形象的窗口。在建设定位甚至应该高于高密,“不能坏了中国的形象”。

  “文化搭台,经济唱戏”

  “一山一水一圣人”应改成“一山一水一圣人一文豪”

  10月15日,王剑智忙着准备一个微博活动。活动是让网友推荐最喜欢的莫言小说中的文学地理场景。他生怕点击的人数太多,网络瘫痪,赶着申请容量更大的网络。

  王剑智颇为得意,在他看来,其他部门都还停留在想的阶段,只有旅游局拿出了具体方案。

  这些选中的场景会成为旅游局招商引资的资源。他希望有企业家投资,如果能建成影视城是最好的结果。

  要想拍莫言的电影,肯定要到高密取景。而且,“莫言还在创作高峰期”,王剑智认为电影公司关注莫言,对投资商也是利好。

  对于旅游线路,他说,已经有专家进行了考察。高密市旅游局也根据莫言的旧居在设计自助游和乡村休闲游的线路。他想好了几个高密旅游的新口号,“三贤四宝,莫言家乡”。他说,整个山东的旅游口号也可以改一下,“一山一水一圣人”改成“一山一水一圣人一文豪”。他思考了一下,自己点了点头,“我觉得这么改不过分”。

  在高密已举行过两次的红高粱文化节加上了“旅游”两个字。在策划会上,潍坊市的一位领导提出,文化太静态了,加了旅游,让人流动起来,才会有经济收益。

  文化搭台,经济唱戏。(据《新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