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鱼王”道出“人与自然”关系(图)

2012年10月19日10:44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飞鱼王”道出“人与自然”关系


  相声的香火自大陆传承到台湾,随着风俗民情的变化也有了不同的转变。在台湾地区为相声缔造无数新可能的“相声瓦舍”,继去年带来剧团压箱戏《东厂仅一位》后,又将携新作《飞鱼王》于明年1月1日、2日在东方艺术中心上演。

  “相声瓦舍”的相声剧曾被誉为是“造火车”的过程,作品中的经典段子可随意拆卸重组却又不失其魅力,此番《飞鱼王》也是截取了原先三部旧作重新梳理打造而成。近日,“相声瓦舍”掌门人冯翊纲提前来沪透露了新作《飞鱼王》的创作,而这部以三个篇章展现冯翊纲、宋少卿、黄士伟三人不同特色的新作,也凸显了“人与自然”的主题,在传递笑声的同时,让当代都市人对大自然多一份敬畏。

  “相声瓦舍”新作《飞鱼王》将目光聚焦在兰屿人民的惬意生活,并加入有关现实和历史的故事,由原先经典的三个老段子重新组合编排而成,分别是《战国厕前传》中的“飞鱼王”,《蠢嗄揪疼》中的“乐透鸟”和《两光康乐队》中的“甲板”。“飞鱼王”在三个段子中都有现身,具备不同的使命和象征意义,冯翊纲说:“这三个看似独幕剧的段落,实际上是通过文化符号将其连接起来。”“取之于自然,用之于自然,节之于自然”是《飞鱼王》所要表现的主题思想。冯翊纲介绍说,新作《飞鱼王》引自一个古老的传说,阐述兰屿原住民的惬意生活,并镶入过去些许段子,再次重装打造。因宋少卿具有一半的原住民的血统,《飞鱼王》的段子就有他来领衔演绎,全剧上半场以诙谐口吻论历史,下半场则进入风光明媚的兰屿故事,全剧以轻松愉快、幽默讽刺贯穿,再搭配戏剧、歌舞元素,将相声艺术发挥得淋漓尽致。

  冯翊纲认为这次《飞鱼王》也是站在“人与自然”的角度展开的一段奇思妙想,作品涉及的古老的达悟部落是台湾地区土著中最原始的一支,分布于台东县,是一个渔牧民族。在全世界都在倡导环保概念的当下,原始土著却一早就传承下“取之有度”的美德,冯翊纲坦言:“和生活在城市中的人们,要在深受环境破坏之苦后,才幡然醒悟环保的重要性不同,靠海吃海的土著民族早已将环保的概念纳入祖法古训,他们很懂得"取之有度"四个字。即便是捕鱼也是依生存需要适量,并不会滥捕滥杀祸害后辈人,这于他们并不需要什么刑法规范,而是代代相传的自然法则。”虽说“环保”是新作会涉及的重要方面,但冯翊纲并不会将“人与自然”的大概念局限于环保,“我们更希望通过作品,让人们思考人与自然福祸相依的关系。”

  之所以选择这三个段子是考虑到冯翊纲、宋少卿和黄士伟三大主力各自不同的特色,“飞鱼王”探讨有关人与自然的问题,其中包含着宋少卿的故事;“乐透鸟”讽刺社会资源的不均;而“甲板”则融入了冯翊纲的故事,他将自己的父母漂洋过海来到台湾的经历融入到一只特别的船上,剧中的事情都不是虚构的,只是虚构地将其拼贴起来。在接受记者访谈时说到“脱口秀”一词时,尊崇传统的冯翊纲颇有感慨地说,在台湾地区曾有一度人们将“脱口秀”和“单口相声”的概念相混淆,"脱口秀"原是指轻松活泼的访谈类节目,三十年前台湾地区的倪敏然在电视节目中的混淆,让人们误将"脱口秀"理解为穿着现代服装的人在台上表演喜剧。其实大陆有非常严密的喜剧表演形式的分类,单口相声、独脚戏或是新近流行的海派清口,都各有特色和韵味,不能以"脱口秀"来涵盖所有。”

  新报记者 朱 渊 文

  新报记者 朱良城 实习生 展 翔 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