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部条例确保青山工程不半途而废

2012年10月20日01:32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新闻背景:

  2011年开始,我省在全国率先启动青山保护工程,并从今年10月1日开始实施《辽宁省青山保护条例》,这是全国首部关于山体和依附山体植被恢复、治理及保护的地方性法规。辽宁省委、省政府明确提出,要用5年到10年时间通过建立法规、政策推动、工程化治理,使已被破坏的山体生态环境得到有效恢复。

  本报已经连续推出系列报道“走基层、青山行”,展示了青山工程治理与当地人居环境、城镇建设、土地整治、工业园区建设和青山保护长效机制的完美结合以及青山工程给我省生态修复、给当地百姓生活环境带来的巨大变化。

  青山工程能否长期、持续、健康地发展下去?如果青山工程只是靠省、市财政投入,那么这项工程将是短命的……

  省青山办主任侯喜丰在青山工程最初就意识到了这个很现实的问题。

  如何解决这个问题,让山能够持续绿下去,这显然已经成了全省“青山人”要共同克服的命题。

  所以青山工程开始后,全省所有“青山人”就在想,一定要从青山工程如何对地方经济发展作出应有的贡献这一点来考虑问题,只有这样,青山工程才会持久。

  百姓的担心和希望:青山工程的停与行

  从10月10日到13日,本报记者连续4天先后采访了本溪、辽阳、鞍山、朝阳、沈阳五个城市20处青山工程治理现场,每到一处都让人惊喜万分,原来的秃山荒岭真的变了颜色,有的已经穿上绿装,有的正在治理中很快也会变成青山,而这仅仅是“青山工程”开始一年发生的变化。

  采访时,当地百姓无不拍手称赞这项造福工程,因为治理后家门口的山不再灰灰突突的,百姓甚至因此住上了楼房、在家门口找到了工作。可他们也同样担心一个问题,就是这项工程能否持久。

  “一旦有一天政府不投入了,工程会不会干了一半就扔下了?”鞍山海城市牌楼镇杨家店村村民金玉明没掩饰自己的担心。

  其实有着同样担心的不光金玉明一人,还包括全省的青山人。

  侯喜丰就在10月8日召开的记者会上直言,青山工程开始时就想到了这个问题,“青山工程是项伟大的民生工程,这毋庸置疑,可青山工程能否长期、持续、健康地发展下去?确如百姓所担心的,如果青山工程只是靠省、市财政投入,那么这项工程将是短命的……”

  青山工程如何长久?得提供收入和岗位

  “青山工程绝不仅仅是栽树种草的绿化工程。”侯喜丰介绍,为了保证青山工程长期、持续、健康地发展,一定要就青山工程如何对地方经济发展作出应有的贡献这一点来考虑问题,一定要考虑现在各级党委、政府最关心的是什么,全省经济社会发展亟需什么。

  “我的理解是两个方面:大的方面是社会、经济要发展;具体的方面是政府财政收入要增加,老百姓要就业。”侯喜丰认为,就是要招商引资,引进项目,培育税源。如果要引进项目,培育税源,就必须有土地做支撑,所以青山工程治理首先就要与土地整理相结合。

  青山工程从开始到现在,确实实现了土地整合,通过治理实现了土地复垦,增加耕地指标,并通过现行的土地政策实现土地增减挂钩,如果在甲地复垦600亩,相关部门应该给予600亩的建设用地指标,为政府的招商引资、项目用地提供条件。有了土地,自然就可以规划工业园区、出现工作岗位。

  同样,随着村民从矿区迁移到城镇,也就实现了城镇房地产、服务业等方面的建设和人居生活环境的彻底改善。

  也就是说,如果这些要变成现实,青山工程能够持久,就要与“五个结合”紧密联系。

  青山工程治理需要钱 钱又从哪儿来?

  思路清晰了,青山工程能够提供土地甚至岗位,可一个难点性的问题也随之出现:青山工程治理需要钱,政府这笔钱又从哪儿来,又怎么实现政府财政收入呢?

  “怎么解决钱从哪里来?就是要实施"五个结合",让青山工程"变钱"。”这是海城市副市长、牌楼镇党委书记周绕通过当地青山工程治理总结出的良策。

  周绕所说的“变钱”其实是分两步的,“一变钱”就是土地出让钱,海城牌楼镇现在拿出3.4亿,已经整治出3平方公里的工业用地,整治成本是110元每平方米,以每平方米160元出售,每平方米就会收益50元。如果3平方公里的土地能完全出售的话,就能实现土地收入1.5亿元,然后再用这笔钱投入到青山工程。

  解决了青山工程钱从哪里来的问题之后,就是实现政府财政收入了,这就是周绕所说的“二变钱”,也就是税收。目前,牌楼镇已经有28家超亿元投资的企业落户到随着青山工程整理出的工业园区,而计划到“十二五”末期,这个工业园区面积将达到20平方公里,入驻企业会达到230家,可实现税收35亿元,更可增加5000个就业岗位。

  同样,本溪市明山区欢喜岭整合16处矿山整理出的工业园区建成后,也将实现税金18亿元,能实现新增就业人数近2万人。

  加双保险出台全国首部《青山保护条例》

  青山工程带来了财政收入,带来了工作岗位,可为了让这项工程能够真正地长期、持续、健康地发展下去,我省还给青山工程加上了“双保险”,那就是出台《辽宁省青山保护条例》(以下简称《条例》),并从今年10月1日开始正式实施。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这部条例还创造了两个历史:一个是7个月就立法,这也是我省第一部用如此短的时间立法的条例;另一个则是全国首部针对山体和依附山体恢复、治理及保护的地方性法规。

  之所以立法如此快速,就是因为对于建立青山保护长效机制,促进我省生态建设,构建生态文明,实现全省经济社会的可持续发展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侯喜丰介绍,《条例》将全省的山体和山体以外的林地划分为禁止开发区、限制开发区和合理利用区三个区域,并实行差别化管理。还明确了治理主体,建立了“谁开发谁恢复、谁破坏谁治理”的责任约束机制;明确了各级青山保护管理机构监督、检查的职责,对破坏山体的违法行为依法进行处罚。

  接受采访时,省青山局综合处处长孙涤非信心满满地说:“现在有了《辽宁省青山保护条例》的保护,就更不怕青山工程半途而废了。”

  本报记者 岳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