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骥才:要把“申遗”变“审遗”

2012年10月22日01:22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对已引起全社会关注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冯骥才不仅没有放下心来,反而更加忧心忡忡。他说,“非遗”目前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过分政绩化”和“过分商业化”,这两个问题让他感到特别悲哀

  本报记者 杨扬

  10月20日,在天津大学冯骥才文学艺术研究院,国务院参事、中国文联副主席冯骥才为不久前病逝的好友、俄罗斯汉学家举行了一个具有追悼性质的国际学术研讨会。研讨会开幕式后,他与媒体见面时提出,过分政绩化和过分商业化这两个问题如果不能解决,“我们总结出的所有文化遗产都会被我们自己糟蹋掉”。

  我到了绝望的边缘

  坐在记者对面的冯骥才,头发花白,脸上的皱纹更深了。可能是因为好友的离世,他的神情有些怅然。在被问及中国传统文化遗产面临的最大问题时,冯骥才严肃地回答:“过分政绩化和过分商业化,这是两个让我觉得特别悲哀的事,我都已经到了绝望的边缘了。”

  冯骥才介绍,我国目前的国家级“非遗”有1200多项,“韩国从1967年搞到现在才一百零几项。我们的"非遗"项目太多了,而且评完了基本上就没人管。”他透露,今年年底中国民协要在北京召开一个“非遗”传承人大会,研究传承人问题,“现在传承人也乱了,因为国家要给传承人拨款,这里面有很多利益可图,所以很多传承人都在乱争,没有严格的评审。还有很多传承人离乡背井,打着"国家级"或别的级别招牌,到城市里开铺子赚钱,跟本土的生活文化都分开了。再有很多农村也解体了。这种情况下,很多"非遗",像皮影、年画、剪纸等,都改拿机器做成,变味了,但也没人管。”对此,冯骥才提出“非遗”要建立红黄牌退出制度,要把“申遗”变成“审遗”,“严格进行审查,不行就黄牌警告,还不行就红牌退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就是这么做的。但是我们不严格,我们对自己的文化不负责,因为完成政绩了。”

  不能把钱放在第一位

  另一方面,是过度的商业开发。今年“两会”期间,冯骥才提出,“一个民族不能把"钱"字放在第一位”,最近他又写了一篇文章,探讨“国家价值观为什么不能有"钱"字”。“这些年什么都跟钱挂上了钩,所有文化的、精神的、崇高的、神圣的东西,最后全拿钱来衡量,这太糟糕了!”冯骥才以最近莫言获诺贝尔文学奖的事情举例:“这本来是件非常好的事,文学组织应该把他的作品讨论下,或者向文学爱好者推荐一下,请一位很好的文学评论家或者学者讲一讲他的作品。我觉得应该是很安静的事,因为文学就是安静的,是心灵里的事。可是却成了现在这样,这种粗俗化太可怕了。就是因为社会太注重这个钱字。”冯骥才建议国家考虑“文明社会”的概念。他说,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我们国家从以阶级斗争为中心的政治社会转型为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经济社会,“经济社会”的提法一下子让整个社会机制得到改变,社会活跃起来了,人们也富裕起来。但富裕起来后,文明又变成了问题。“我认为国家应该考虑"文明社会"的建设。文明包括精神文明,也包括物质文明,文明社会不排斥经济社会,但必须考虑精神的意义、精神的质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