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采药人到丛林向导 他只身救过13名被困驴友(图)

2012年11月18日02:23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王高明对太白山周边的环境了如指掌
王高明对太白山周边的环境了如指掌

  近年来,在太白山屡次的山地救援队伍中,总有身材瘦高、沉默和蔼的王高明。10年前,从小生活在太白山中的药农王高明,听到一名年轻大学生在太白山中遇难后颇有感触,转而投身“吃苦不赚钱”的丛林向导,这一干,就是整整10年。

  采药10年练就丛林生存绝技

  太白山西南角的黄柏塬位于大秦岭核心区域,林区苍松桦林、碧流穿峡的原生态美景非文字所能述尽。11月15日,太白县入冬来最大的一场雪漫天飞舞,凛冽寒风夹裹着雪花,给山峦或枯或绿的林木披上冬装。37岁的王高明是太白县大箭沟景区的安全员,负责陪伴驴友进山、下山。“我17岁就开始跟师傅进山采药。”面容清瘦的王高明说,秦岭山低海拔处有猪苓、柴胡、天麻,高海拔处有太白雪莲、手掌参等中药材。进山采药,确实要吃得了苦,背干粮进山一趟要20多天时间。”跟着师傅慢慢学会看懂每座山梁的走势,只要对照远处的山梁,就能判别自己的方位。王高明说,山里的风向有规律,下雨吹的是东南风,天晴是西北风,即便是雨天大雾,根据风吹雨雾的走向,也能辨别方向。

  长达10年的采药经历,王高明不仅熟知山中各种植物习性,方圆上百公里山梁沟壑特征也在脑海里形成记忆。无论在山中任何地方,他都能找出方向和出路。

  闻听驴友遇难转行当丛林向导

  “2002年端午节,我从厚畛子采药出山,闻听一名大学生在山中失足坠入深潭,当时觉得这个年轻生命失去得太可惜啦,我为何不将自己的经验用在挽救生命上?”于是,王高明开始联络从城里来的驴友,转行做起了丛林向导。刚开始做向导并不顺利,当时没人认为我能胜任向导。“我最先从背工做起,主要给驴友背行李,一天能挣个五六十元钱。”慢慢地在圈里有了名气,邀请王高明做向导的电话越来越多。

  “王大哥给我们做了无数次丛林向导。”西安户外领队“钻山豹”时隔多年后,仍然对王高明向导记忆犹新,“他不仅对山地非常熟识,而且人特别厚道,遇见驴友受伤,他总是争着背伤员下山,从不问人家要钱。”

  他从不吝惜自己的气力

  太白县生态办原副主任高宝宏提起王高明夸个不停:2010年7月,两名辽宁驴友穿越鳌太迷了路。接到求救信号后,由王高明带队的7人搜救小分队,冒着暴雨穿越秦岭无人区第四纪冰川遗迹,历经两天两夜,最终将两名驴友救出大山。在高宝宏的记忆里,王高明参与营救失踪驴友有50余次,“他有一身好力气,却从不吝惜自己的气力,这是山里人内心最淳朴的想法。”

  “这几年来,我只身营救了13名被困驴友。”王高明说,2009年9月,他带领一队驴友进行鳌山穿越,行至海拔2800米的新庙子附近时,听到有人喊救命,上前一看,发现两名驴友一人脚受伤、一人高原反应被团队“甩了”。于是,王高明让自己带的队伍扎营,想观察一晚落单驴友的症状。第二天,他发现“高反”症状驴友情况严重,如果再耽搁就有生命危险。随后,王高明带两名伤病驴友开始下撤低海拔,走了8个多小时抵达山下,连夜雇三轮车将他们送至医院,挽救了两人的性命。

  去年夏季,王高明被大箭沟景区聘为安全员。“我的工作就是陪着驴友上山下山,告诫他们哪里有危险,需要注意些什么事项,这样也能将安全风险降到最低。”

  本报记者 赵航 文/图

  作者:赵航来源华商报)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