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总统大选与美国经济错综复杂的因果关系

2012年11月21日14:58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随

  着美国总统大选日趋激烈和精彩,人们的关注点越来越聚焦在美国经济的现状和两位候选人的经济政策上。经济从来就是赢得美国大选的重要筹码,现任总统的经济业绩和挑战者的经济政策往往是选民的分水岭。前美国总统克林顿曾经一语道破天机:“真蠢,是经济!(It"s the economy, stupid!)”,意思是笑话当时的现任总统老布什在赢得了海湾战争后沾沾自喜,以为美国人民会毫不犹豫地将他留在白宫是押错了宝,决定胜负的将是经济。克林顿获胜后“真蠢,是经济!”成为美国政治生活中的一句经典。

  那么眼下的美国经济依然低迷,失业率居高不下,房地产徘徊在低谷,美国老百姓的净资产缩水40%,奥巴马是不是要被清除出白宫呢?以创建著名贝恩资本而出名和挽救陷入困境的美国2002冬季奥林匹克而名噪一时的共和国总统候选人罗姆尼是不是稳操胜券呢?对于2012年美国总统大选的结果,作者早在《新财富》三月刊发表的《2012,谁主白宫?》就作出了预测。近来接到不少朋友的来电,询问我半年多过去了对自己的预测有没有怀疑或是修改?没有,其实我不仅特别希望结果证明自己是错的,我还会毫不犹豫地投罗姆尼一票。尽管我并没有加入美国的任何党派,但无论是在经济政策还是意识形态方面我都更倾向于罗姆尼的立场和观点。

  成也萧何 - 经济决定总统卫冕成功

  克林顿是对的,卫冕总统的经济业绩和挑战者的经济政策常常是决定大选胜负的决定因素。外交政策,战争,社会问题如坠胎,种族歧视,枪支控制或是移民政策虽然也常常具有强烈的意识形态并且非常吸引选民的眼球,但并不决定他们把选票投给谁。说白了一句话,选民最关心的还是自己的衣食住行。

  抛开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不算(那个时候战争是世界的焦点),作者选了自儿时就开始熟悉的美国卫冕总统们做了一番梳理,挑出几次典型的美国总统卫冕战胜负结果和当时的经济和就业数据做了一番比较:

  大选年份 卫冕总统 卫冕任内经济增长 上届政府经济增长 卫冕任内失业率 上届政府失业率

  1956 艾森豪威尔 3.25% 4.95% 4.25% 4.36%

  1984 里根 3.07% 3.28% 8.58% 6.56%

  1996 克林顿 3.22% 2.14% 6.32% 5.60%

  三届平均

  3.19% 3.46% 6.39% 5.51%

  这张表提供的数据很有趣,选民关心的虽然是经济,但他们早就忘却本届政府与上届政府的比较。美国人民是一个向前看的民族。虽然这三届卫冕成功政府的经济增长率和失业率无论是从绝对的数据还是与上届政府的比较来看都乏善可陈,但是三位总统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他们在大选前两年的业绩比上任后的第一个两年有所改善,或是经济增长率有所提高,或是失业率有所下降,或是两者皆符。比如说艾森豪威尔总统大选前两年的经济增长率为4.54%,远远高于他的四年平均数3.25%。因为有后两年的进步,艾森豪威尔赢得了民心,获得了一边倒的卫冕成功,尽管他的业绩与他的前任相比大为逊色;再比如里根在大选前两年的经济增长为5.82%,远远高于4年经济增长的平均数3.07%,他更幸运的是大选前两年的失业率为8.55%,略低于4年平均数8.58%,和艾森豪威尔一样,里根也赢得了一面倒的胜利,尽管他的业绩也不如他的前任;克林顿的连任竞选算不上一面倒,但是用大获全胜也不过份。他的大选前两年失业率为5.99%,而任期四年的平均数则高达6.32%。虽然他的大选前两年经济增长率3.10% 略低于任内的4年平均数3.22%, 降低的程度小到老百姓在生活中体察不到生活品质的下降。

  依笔者的观察和体会(自84年生活在美国,体验和目睹了后两个大选),与其说美国人向前看还不如说他们是比较健忘的,或是更愿意宽恕别人的失误,尤其是过去的失误。而且他们挺公平,并不耿耿于怀地拿你和前任比较,但是用“苹果和苹果”(compare apple with apple)作比较,即用你自己任期的业绩做比较,若是越做越差,就得不到宽容和谅解啦!愈临近大选,美国民族性格中的不耐心或是急躁就愈明显。

  败也萧何 - 经济同样决定总统卫冕失败

  这一观察和结论似乎也同样适用于卫冕失败,含恨搬出白宫的几位总统,让我们再来看一看同样的数据比较:

  大选年份 卫冕总统 卫冕任内经济增长 上届政府经济增长 卫冕任内失业率 上届政府失业率

  1976 福特 2.60% 2.98% 6.69% 5.00%

  1980 卡特 3.82% 2.60% 6.56% 6.69%

  1992 老布什 2.14% 3.78% 6.44% 7.80%

  三届平均

  2.85% 3.12% 6.56% 6.50%

  从与上届政府的比较中我们比较难确认为什么选民们把这三位总统请出了白宫,福特活该,他的两项指标比不过前任;卡特就有点冤枉了,对不对?你看他经济增长超过前任,失业率低于前任;老布什虽然经济增长低于前任,但是失业率大大低于前任,更何况刚刚赢得海湾战争,声望如日中天,怎么也会输掉了竞选呢?而且是输给了名不见经传的克林顿!

  还是让我们用“苹果比苹果”的方法来分析一下:福特在大选前两年的经济增长率为2.57%,低于本来就不鼓舞人心的4年平均数2.6%;失业率为8.09%, 大大高于四年平均数的6.69%。所以说福特的经济业绩是既不如前任,也不如自己任期初的表现,输得没有悬念;卡特倒是在临近大选的两年把失业率从四年的平均数6.56% 降到了6.51%,但是微不足道。可是经济增长率却在大选前从4年的平均数3.28% 降至1.47%,造成致命一击。这里特别需要一提的是1976年卡特成功从卫冕总统福特手中夺冠,其实当时他在选民中的知名度只有2%,根本没有人看好他。就连他的母亲听说他要竞选总统时都没想到自己的儿子会竞选总统,问道:“什么总裁?”( President of what? ),因为英语中“president”既有总裁的意思也有总统的意思),他的成功靠的是福特经济失败。具有讽刺意义的是四年后卡特又因为同样的原因步其前任后尘卫冕失败,正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最后看老布什:他的经济增长率在大选前两年为1.58%,低于本来平淡无奇的四年平均数2.14%。失业率虽然略微地从4年平均数的6.44%降到6.32%,但是幅度之微选民无法体察。虽然很多媒体说老布什这个英雄是不可战胜的卫冕总统,他还是被灰溜溜地请出了白宫。这让我想起了领导英国战胜希特勒的英雄丘吉尔在1945年的大选中被选民抛弃,当时的英国人民用选票传达了这样一个信息:领导我们赢得战争的领袖并不合适在和平时期继续领导我们!“真蠢,是经济!”

  回头再看奥巴马和罗姆尼之争,虽然经济的各项指数并不尽人意,但是无论是与小布什交班的时候比,还是用奥巴马自己任期的后两年与前两年相比,美国的经济虽然不尽人意,但在逐步好转的过程中。这就在本质上奠定了奥巴马卫冕成功的基础。坦率地说,我认为奥巴马不但会赢,而且会赢得比较轻松。

  从来没有如此鲜明的泾渭分明

  如果说前几届的总统大选是以中庸之道,即民主党向右靠,共和党向左转为基调,2012年的大选却是从来没有过的以两党意识形态为分水岭一清二楚:奥巴马总统把共和党候选人罗姆尼称作是“吸血鬼资本家”(“Vampire capitalist),听上去很像是马克思在声讨资本主义;罗姆尼反唇相讥说奥巴马总统是“反资本主义者”(Anti-capitalist)。老百姓对你是“吸血鬼资本家”还是“反资本主义者”其实并不太感兴趣,他们把关注点聚焦在候选人具体的政策上,尤其是直接关系到他们切身利益的政策上。说到底还是邓小平的话最精辟:“不管白猫黑猫,逮到老鼠就是好猫”,这一点其实在全世界都一样。

  不过总体上说,奥巴马和民主党主张“大政府”,即更多的政府行为和高赋税,尤其是向富人征收更高的税并为穷人提供更好的社会福利,追求社会的公平和平等。比如成为美国社会保障主要栋梁的社会保险就是产生于由民主党总统罗斯福在1935年签署的《社会保险法》;1965年民主党总统约翰逊签署《社会保险法修改法案》,从此美国社会保险的另外两个栋梁医疗保险和医疗资助(针对穷人的医疗保险)应运而生;共和党历来更倾向于“小政府”,强调私有制和市场那只无形的手。他们主张低税收,通过自由的市场经济和竞争来敛聚财富。罗姆尼绝对是公司和个人敛聚财富的典范,也是资本主义和市场经济的当然鼓吹手。

  罗姆里的竞选伙伴保罗.瑞恩说得最精彩形象,共和党的政策是要把蛋糕做大,民主党的政策是要把蛋糕切匀,这恰恰是小政府和大政府不同之处和最敏感和最有争议的地方。可以这么说,美国近年来的总统大选从来没有像奥巴马和罗姆里这样在意识形态上如此泾渭分明。

  资本主义的负面形象将助奥巴马一臂之力

  必须承认,资本主义在美国的形象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是非常正面的。资本主义和随之而来的工业革命改变了一直到18世纪基本是处于贫穷和匮乏的世界和只有极少数人富有的社会现象。其后的几百年间,资本主义所到之初,经济发达,社会繁荣,财富得到迅速的积聚。因为它为那里的人们提供了致富的机遇和条件。不夸张的地说资本主义把世界从贫穷中拯救出来。资本主义一时间似乎成为拯救世界的唯一灵丹妙药。与资本主义同时成长起来的美国堪称是资本主义的典范。

  但是在今天的美国,越来越多的人不认同资本主义。7月28日《华尔街报》发表题为《为什么资本主义有形象问题?》(Why Capitalism Has An Image Problem? )的文章,提出了导致资本主义形象由正面向负面转变的两个主要催化剂:第一个主要催化剂是任人唯亲,官商勾结的资本主义。任人唯亲资本主义(crony capitalism)指的是商界的既得利益集团官官相护,不惜以牺牲股东利益的代价为自己谋取利益;更有杀伤力的则是官商勾结资本主义(collusive capitalism) 的兴起。美国商界的政治游说从来就是一个庞大的政治机器,我把它称为“腐败立法”。出钱的人目的明确,就是要通过对自己行业有利的立法和把对自己行业不利的立法扼杀于摇篮之中。像中美贸易摩擦之间的很多案例几乎都是美国商业利益集团与美国政府的官商勾结。而美国国会和白宫之间常常就这些交易达成一系列的默许和互惠。这里的潜规则多多,一言以蔽之就是投桃报李。

  近年来,任人唯亲和官商勾结的资本主义愈演愈烈,其丑恶的一面渐渐浮出水面,进入美国公众的视野。而被金融危机洗劫一空的他们在此刻看待任人唯亲,官商勾结资本主义的眼光也发生了微妙的变化,羡慕的成份在退去,嫉恨的成分在增长。第二个主要催化剂是在金融市场取得的一夜暴富。应该说美国老百姓对通过一辈子辛勤奋斗创造的财富更折服,对那样的财富创造者更钦佩。这就是为什么类似亨利.福特那样的人在美国一直享有英雄的待遇。可是高科技的发展,各种金融创新的春笋破土,加上网络革命引起的社会变革,更加上任人唯亲,官商勾结的资本主义的催化,我们看到越来越多的一夜暴富者。一夜暴富的财富创造者与他们的前辈们相比较似乎对真、善、美的传统价值观念不再那么崇敬,合情似乎不再那么重要只要合法就行。在唯利是图驱动下,道德底线被一再突破,有的甚至不惜突破法律底线。亿万富翁不再是须发灰白令人肃然起敬的长者,稚气未脱的娃娃脸常常身价过亿,这时候,钦佩和羡慕的成份不知不觉地在减少,一种对一夜暴富的嫉妒甚至嫉恨油然而生。尤其是当自己的净资产在金融危机中大大缩水之际,这种情绪更容易走向极端和偏颇。

  文章认为虽然罗姆尼在贝恩的阅历似乎让他具有担任资本主义大国总统无可非议的资格,可是近年来资本主义的负面形象越来越明显对他显然不利。在今天的美国,资本家变成了一个被指责和攻击的名称,美国大众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愿意接受“你致富导致了我贫穷”的观念,占据“华尔街”运动就是一个典型的代表。崇尚通过奋斗致富的美利坚民族第一次开始有了仇富情怀。这恐怕是罗姆尼在大力炫耀自己资本主义背景和决定参选时始料未及的。而这种仇富的心理又与奥巴马的“劫富济贫”一拍即合,所以我说这是历史再次青睐奥巴马,我虽然不投他,但是将要无可奈何地看他在白宫稳坐又一个四年!

  替罪羊还是贪天功为己有?

  虽然从上面的历史数据中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出经济业绩的好坏直接影响到总统竞选的结果,也就是说美国人民在经济问题上是毫不含糊地拿总统问责,因果关系一目了然。其实总统和他的经济政策对经济表现的好坏之影响远远不如我们想象的那样大,或是说这里的因果关系并没有那么明显。一句话,总统对经济的影响被夸大了。所以从某些意义上来说,美国总统下台是做“替罪羊”,他卫冕成功得以续任是贪天功为己有。经济自有它自己的周期性和规律,在很多情况下,政府的经济政策,尤其是总统个人的影响其实并不能左右经济运转的自身周期规律。如果说美国总统的作用和影响被夸大了的话,那么在经济政策应该是尤为突出。

  奥巴马的前任经济顾问Austan Goolsbee就曾经直言:“大体上说经济活动其实和政府的作用不大。”当然大选的影响和媒体的渲染使得公众产生一种错觉,好像白宫里有一排神奇的按钮,他们分别是就业,通货膨胀,GDP, 房地产,只要总统一按就灵。加上像克林顿那样能把死人说活的政客的影响,总统的影响力尤其是对经济的影响力就被夸大到离谱的地步啦!

  在美国,我们常常把总统比作是首席执行官,总统和总统候选人也常常自诩为美国的首席执行官。其实这真是天大的误会,两者的治理框架结构有着天壤之别。简单地说就是首席执行官说了算,美国总统说了不算。董事会虽然可以解雇首席执行官,但是对他的执政纲领基本没有约束和影响;总统恰恰相反,国会虽然不能解雇你,但是却可以用种种方法束缚你!所以大多数经济学家认为总统与其说是首席执行官,倒还不如说是拉拉队队长更确切!至于真正在华尔街左右经济的资本玩家其实并不十分在意总统说什么或是做什么!我的结论可能会让我们的读者感到不可思议,但这才是美国政治和经济表象下的秘密!但是我们永远不要期望有一天有一个诚实的总统或是候选人会走上台对选民们说:“女士们,先生们!我其实控制不了美国经济!我或许多少能有点影响,但是总体上说经济的运行不以我的意志和政策所转移。所以呢?经济不景气,请不要怪我!经济繁荣也不要夸我!” 因为他们如果这么说,那可就连“打狗官”也选不上啦!

  大选之后怎样?

  人们现在更关心的可能是大选揭晓之后怎样?一言以蔽之,一切照旧。经济继续缓慢增长,房地产继续在徘徊中复苏,失业率继续在浮动中缓缓下降,中美贸易继续在摩擦中增长,欧洲危机继续慢慢化解,一个繁荣的周期慢慢地逼近,孕育着另一场潜在的不可避免的衰退。那时候我们称奥巴马为前总统,镁光灯对准的不知是哪个我们现在无法猜测的未来总统。

  2012年9月18日于美国达拉斯家中“无悔堂”书斋

  作者:朱为众来源一财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