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专家称中日两国应面向未来 突破岛屿困境(图)

2012年11月21日13:12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横浜市立大学校长布施勉与人民网特约记者蒋丰合影
横浜市立大学校长布施勉与人民网特约记者蒋丰合影

  原题:日中两国应面向未来突破岛屿困境访横浜市立大学校长布施勉

  二十年犹如一梦,屈指堪惊。10月4日下午,我以人民网记者的身份,再次站到我在日本的母校之一横浜市立大学门前时,情不自禁地感慨“早生华发”,往事并不如烟。由此,我也更深刻地感受到当年中国实施改革开放,让无数学子走出国门留学;日本实施“国际化”,大量接受外国留学生,今天终于到了一个可以借助“老留学生”的桥梁来两国沟通、交流的时刻了。从这个意义上讲,当年中日两国政治家的决断都是富有远见的。

  我是1992年3月离开横浜市立大学的,如今的横浜市立大学校长布施勉是1993年4月成为该校教授的。尽管我们当年不曾见面,但布施勉校长还是亲切把我称为“OB”老校友,由此增加了一种亲近感、亲热感。我知道,布施勉校长教授是日本著名的国际法学者,专攻《国际海洋法》,曾多次参与制定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相关会议,访谈也就从这里开始了

  不辞辛苦赴华“普法”

  追溯往昔,布施勉校长回忆起当年在联合国举办的海洋法专家会议,有幸结识了中方代表团的一员。在会议结束后,加拿大的贝佳斯教授提议组成一个国际海洋法学会(简称“IOI”),但中方代表没有发表意见。那个时候,中国刚刚恢复了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陆续返回联合国有关组织。由于历史的原因,中方当时是有其“位”而无其“识”,在研究国际海洋法方面处于一片空白。于是,中方代表邀请布施勉先生到中国大陆举办国际海洋法条约讲座,为中国的政府官员和大学老师们“普法”。当时布施勉先生有心前往,却没有足够的经济能力支撑。还好,此事后来得到笹川平和财团的援助,布施勉校长终于得以多次访华举办讲座。

  后来,在马耳他举行的国际海洋法学会总会上,布施勉先生又和中方代表久别重逢,他当即建议中国应早日成立一个“中国国际海洋法学会”(简称“IOICHINA”),以此推动中国在国际海洋法方面的发展,对于维护中国的海洋权益来说也很有必要。1993年,这个建议被中方采纳后,布施勉先生曾去上海参加海洋方面的专家学会。“在会场内,我发现很多中国的专家、学者主动前来打招呼。当时,我感到很困惑,因为我在中国并没什么知名度的。后来,我才知道,他们都是这些年来在中国各地听我讲授关于联合国海洋法条约的人。时至今日,我也为当年自己做的这份工作感到自豪。”

  国际法本身就对中国不利

  对于导致目前中日关系恶化的钓鱼岛问题,布施勉校长开诚布公地谈到,中国的“软肋”在于对海洋权益的后知后觉,以及不懂得如何运用国际法。

  他说,早在明治时期,日本政府就清楚有关国际法的存在,因此将钓鱼岛(日称尖阁诸岛,下同)划入日本领土。这个事实,就是今天日本政府主张对钓鱼岛实权控制在国际法上不存在问题的根据。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看,当时中国正处在甲午战争(日称日清战争)前后,所以清政府可能处于内忧外患,应接不暇的状态,而且对国际法也一无所知。因此,可以说,国际法的存在本身就对中国不利。但尽管如此,在主张钓鱼岛领土权的时候,中国像现在这样,一味主张在郑和的那个年代钓鱼岛就是自己的,也是行不通的。

  布施勉校长强调,“中国应该意识到,在眼下的国际社会,历史固然重要,但从既定的国际法的观点来看,更需要理论上的依据,我希望中国能够加强这方面的认识,这也是我多次赴华讲授国际海洋法的初衷。”

  全力支援有明确目标的中国留学生

  目前,横浜市立大学有96名中国留学生,占该校外国留学生总数的76%。作为横浜市立大学的校长,布施勉非常关心中国留学生的学习和生活,并且在选拔中国留学生的问题上也有自己独到的见解。

  他介绍说,平时经常与横浜市立大学就读的中国留学生进行交流,了解大家为什么选择考入这所大学。当他得知,有的中国留学生是因为这所大学距离横浜中华街比较近,容易找到打工的地方;有的中国留学生是听说这所大学的老师都很热心亲切,即使不努力学习也能很容易地拿到学分时,他感到震惊和难过。

  在布施勉校长眼中,青年人是国家的未来,所以青年人学习吸收的,必须是能在今后人生中起到好作用的内容,是能够致力于国家未来发展的内容。如果学生没有目标、没有梦想,大学的存在意义就不大。

  为此,在此后的留学生选拔考试中,布施勉一定会问中国留学生3个问题,1、为什么要选择横浜市立大学?2、决定跟随哪位导师学习什么内容?3、计划如何将学到的东西致力于中国的未来发展?

  布施勉校长说,“只要是抱有明确的留学目标的中国留学生,不管来多少人我校都乐意接受,教职员工将齐力地支援他们的生活,帮助他们拿到学位。”

  [page]

  期待日中两国大学共同培养人才

  目前,横浜市内有近8万的外国人,有统计称,每50位横浜市民里就有1位外籍人士。可以说,横浜市是日本屈指可数的国际化都市。由这个国际化都市设立的横浜市立大学,也常年致力于开展国际间学术交流,旨在培养具有核心竞争力的国际化人才。

  众所周知,近年来,日本有许多企业都开始将大本营转移到海外,但是在海外取得显著成功的却并不多见。这究竟是什么原因呢?是日本企业的产品不行吗?布施勉校长分析认为,这是因为缺乏优秀的人才去管理、去领导这些企业,成功的根本在于人。

  为此,横浜市立大学在外语教育上特别注意侧重点,着重提高大一、大二学生的实用性英语能力,要求学生参加托福考试,而且分数必须在500以上。除此之外,还要履修汉语等第二语种。学生进入大三后,学习的重点就转为专业特长。

  布施勉校长强调,“日本大学生的价值观正在发生急剧变化,不再是从前那种凡事以日本为中心的保守的封闭意识。他们开始认识到,自己将来面临的挑战不只是日本社会,而是世界上的任何一个地方。在这一点上,可以说,日本大学生和中国留学生的价值观是相同的。从这一点考虑,作为这个学校的校长,我还有许多事情可以做,还有必要为学生们提供更为宽阔的国际舞台。”

  日本横浜市和中国的上海市是友好都市,多年来一直保持着多方面的合作关系。横浜市立大学也同上海交通大学、上海师范大学等积极开展国际学术交流。

  布施勉校长说,横浜市立大学是依靠横浜地区市民税金经营的大学。所以我们对于横浜地区、对于横浜市民,怀着深深的感恩之心和责任感。我们有义务通过课题研究,解决大都市里存在的各种问题。最近,我同上海交通大学的张校长进行过交流,我感觉他也有相同感受。我们都希望能发挥大学的力量让自己生活的都市变得更好,眼下需要我们做的课题还有许多。尽管目前日中之间出现了这样那样的摩擦,但是我个人对此毫不介意,我更愿意把心用在和中国的大学开展研究合作,培养出更多的优秀人才方面。越是在这样的时候越应该面向未来加强合作,不能让彼此这么多年来的努力就这么毁之一尽、得不偿失。

  任何人都不能动摇两国民众的友好根基

  最后,在就如何解决中日岛屿纷争的问题上,作为国际海洋法专家、作为日本教育界代表之一的布施勉,道出了他的看法。

  从前,国与国之间解决领土纠纷的最终手段就是战争,用战争来决定胜负。但是在二战结束后,联合国开始制定相关的国际法则,通过国际法庭来解决领土纠纷。但就尖阁诸岛问题来说,通过分析前例可以获知,即使中国将其诉之国际法庭,获胜的几率也不大。假设国际法庭判定某一方赢了,如果另一方拒不承认判定结果的话,这种纠纷还会继续下去。说实话,尖阁列岛只不过是个无人的小岛,大家应先搁置这个岛在法律上存在的问题,看重考虑如何共同发放这个岛的经济水域及大陆架。而在共同利用关联水域方面,日中两国还存在很多商量的余地,完全可以通过政治渠道去沟通、解决。

  布施勉校长最后表示,“其实我不愿意过多地考虑尖阁诸岛问题。我在中国有许多朋友、学生,还有老校友,虽然中国和日本在国家机制和社会结构上各有不同,但是通过和他们的接触,我深刻地认识到,两国人民的思考方式在根本上有许多相似之处。历史正在不断变化中,尽管日中之间现在有一定的矛盾,但我相信,不管那些人怎样煽动,都动摇不了日中两国民众友好交流的根基。(记者 蒋丰)

  作者:蒋丰来源人民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