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樑:浮躁易模仿宁静出创新

2012年11月22日11:25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名家简介

  东南大学系统工程专业博士,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管理学院教授,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管理学院执行院长。

  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曾获得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资助,入选新世纪百千万人才工程国家级人选。2011年获得全国优秀博士论文指导教师称号,2012年获得复旦管理学杰出贡献奖。研究领域为决策分析和供应链管理等,代表性的研究成果是将博弈理论与数据包络分析(DEA)相结合。

  目前承担国家基金委创新研究群体基金和重大国际合作基金项目。现担任全国MBA教学指导委员会委员,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管理学部评议组成员,担任五个国际学术期刊和五个国内学术期刊的编委。 管理学是科学更是艺术

  安徽商报:首先,恭喜梁院长荣获2012年 “复旦管理学杰出贡献奖”。这个奖项有中国管理学“第一奖”之称。来采访前我还特地做了功课,但还是不明白什么是DEA,能亲自请教一下吗?

  梁樑(以下简称梁):DEA是数据包络分析的简称,是由美国管理科学家提出的一种评价、分析组织效率的方法,具体解释起来比较复杂,打个比方,为什么不同汽车4S店会有巨大的利润差距,这就在我们的研究范畴内。

  安徽商报:管理学很实用嘛。

  梁:管理学和自然科学不太一样,自然科学只要抓住真理,便可放之四海皆准,比如地心引力,在南极、北极、亚洲、大洋洲,都是统一标准。但管理学要从大量实践中得来,有个组织、分析、再创造的过程。我经常说,管理学既是科学又是艺术,因为从理论到应用每一步都有创新性在其中,艺术的本质就是创新嘛!

  安徽商报:您把这个学科解释的非常诗意。科大管理学院在全国很强吧。

  梁:1991年,我博士毕业刚分到科大,管理学科还只是一个系,三十名老师;1995年成立学院发展到现在,我们已有三个一级学科,涵盖所有管理类的博士点。

  安徽商报:不过普通大众对科大管理学院有概念,还是来自各种MBA、EMBA、EDP班,呵呵。

  梁:管理学科的确和社会联系比较紧密,开设这些班也是和实践联系的一条纽带。但科大是个学术研究绝对优先的高校,也奠定了我们管理学院的气质。当时制定学院发展道路时,也考察了国内一些较好的管理学院,无非两条路:一是为企业、为社会服务;另一条是注重论文,注重知识创新。我们最后选了知识创新这条路,这是国外一流大学的主流之路,也是一条在学术界能站住脚的路。经过这些年学术队伍的打造,且不说获得的奖项,我们学院在效率分析领域是国内最好的团队;在国际上也是很知名的团队了。 十六岁考上大学

  安徽商报:我印象里,科大学生都是学习狂人。作为科大教授,您当年是不是也是书呆子一枚?

  梁:没有吧,从小到大学习对我来说不造成负担。我认为学习是最简单的事:一,它不像其他事,要协调,要管理,它几乎跟自己有关;二,一定是投入多少产出多少,非常公平。

  安徽商报:您是一路名校走来的吗?

  梁:真不是。 1978年文革后恢复高考第二年,国家提出“多出人才,快出人才”,高一学生也能参加高考,我就去试了试。当时考上了安徽工学院,心里挺不愿意,想第二年再考个名校。现在看,我父母眼光很好,他们做我工作,一是中国未来发展一定会很快,等你大学毕业,研究生博士生的学历教育一定都有了,事实证明他们的判断是对的;另一点,他们说人生路很长,何必在这个点上纠结,早点起步,未来还有很多可再选择的机会,这点他们也对了。

  安徽商报:16岁就上大学,少年班啊……

  梁:那时我们班最大的同学比我大一倍,32岁。他们很多都经历过文革、下放,非常珍惜重新学习的机会,每天晚上都看书到十一二点,但我感受不强烈,还跟在中学差不多,该学学,该玩玩,晚上最多九十点就爬上床了,有时还被拽起来,辅导辅导老大哥们,哈哈。

  安徽商报:19岁大学毕业,从事的第一份工作是什么?

  梁:留校当老师。做了两年助教后又考取了合肥工业大学计算机专业的研究生。但很快又面临毕业。这个专业当时很抢手,同学们都在挑工作,我没想好该干点什么,那就继续念书,1987年考取东南大学系统工程专业博士,1991年毕业。

  安徽商报:毕业后还是进了高校啊。

  梁:我有高校情结的,进科大时,当时还只有管理学系,我1992年开始担任管理学系副主任,分管科研;1995年成立管理学院,担任副院长;然后是执行院长,一直工作到现在。

  安徽商报:我看出来了,您不是学习狂人,但一定是工作狂人。又当老师,又当领导,又搞科研,你是用DEA来管理自己的工作和生活吗?

  梁:哈哈,三个角色不一样。做老师是人与人之间最直接的交流;学术研究是知识创新,有长期性;学院事务的管理更多是短期效应,当然,我们也会在学院的气质、价值观等方面作一些长远规划。 宁静才能出创新

  安徽商报:您平常工作那么忙,有业余时间吗?有其他爱好吗?

  梁:这个……好像真没有,除工作以外,会翻翻财经类杂志吧,但这好像也是为了工作,主要是从案例中找学术源泉,不可能总自己去一线调研嘛。

  安徽商报:从您专业角度,在安徽您有比较欣赏的企业吗?

  梁:个人比较欣赏江淮汽车。他们从汽车底盘起家,然后专注做商用车,发展到现在,企业作风很踏实。还有就是,在汽车制造行业里人员流动性很大,但我所知,江汽人员流动相对小很多,这就是企业文化得到了认同。还是我刚才说的观点,只和自己有关的事就比较简单;只专注做一件事就容易成功。

  安徽商报:您平常会出去旅行吗?

  梁:开会倒是不少,总在国内外各地跑,谈不上旅行。

  安徽商报:比较欣赏哪个国家,或者哪座城市?

  梁:比较欣赏美国吧,一是安静,二是简单,做学者就希望周边环境能更简单更安静一点。一个社会如果高度不确定,每个人都想狠狠抓住当下,自然不会关注未来,人心浮躁,只想着模仿,就谈不上什么创新;而一个简单的社会,未来很明确,大家都能安下心,对未来做出设想,创新性自然高。

  安徽商报:美国在各个方面都很领先,特别是科技。

  梁:不知你最近关注了美国页岩气革命没有。有了这一成果,美国2020年就能跃升为全球第一大天然气生产国,完全改变国家的能源结构。而这一革命性的推动,是由美国一些小能源公司坚持了20年的研究成果。我也在好奇,是什么支撑着他们一直坚持研究下来?!而像他们这样的研究,能推动整个人类发展进程,这就是科技、创新的力量!

  文/陶妍妍 图/王素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