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廓圩里说浮沉龙舟赛中话兴衰(组图)

2012年11月30日01:21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77岁的陈阿婆嫁到西廓村已50多年。
77岁的陈阿婆嫁到西廓村已50多年。

77岁的陈阿婆嫁到西廓村已50多年。
雨雾笼罩的西廓村,一名老人从农田里劳作归来。
77岁的陈阿婆嫁到西廓村已50多年。
西 廓 村家 家 户户 都 饲养家禽。

  族史见证人:梁伟勤60岁

  五邑地区梁氏正在筹办成立梁氏五邑宗亲会,台山梁氏始祖最先定居于端芬西廓村,西廓圩曾名胜一时。

  根据族谱记载,梁氏于南宋年间已徙居于西廓。西廓村内民风淳朴,每年在西廓村村前池塘均会举行龙舟赛,近年虽然渐渐没有以往热闹,但村民仍然非常期待每年的这一盛况。10多年前请村人自制的两龙舟摆放在重修过的祠堂内,等待每年5月的到来。

  祠堂变大厨房仍在用

  根据《台山姓氏源流》中梁氏的记载,台山梁氏始祖最先徙居于端芬西廓村,是南雄珠玑巷迁来的梁氏后裔。

  昨日南都记者来到端芬西廓村,寻找台山梁氏的足迹。没见到民居,就看到了西廓村的牌坊,有着浓郁的民国特色。牌坊上的雕花精致,据村民介绍,这是重修后的牌坊。

  西廓村委会共辖13个自然村,其中西廓村、那蓬村等3个村是梁氏村落。据西廓村委会村干部阿威介绍,整个西廓村委会都分布着西廓梁氏的后裔,共有3000多人姓梁。其中西廓村人口400多人。

  西廓村牌坊后,是曾经的西廓梁氏学校。该学校数次更名,现名为梁庭学校,以捐建人的名字命名,3年前停办,现在租出去了。从学校外墙可以见到,学校建筑仍然漂亮崭新,当年肯定花费了梁氏族人不少的心血。

  西廓村有祠堂,已经改建成一座两层的建筑,祠堂内摆放着两条龙舟及一堆大块木头。“这是为纪念西隐祖而建成的,1983年改建过。”60岁的梁伟勤介绍说。

  在这座西隐祖祠堂的旁边,村民正在用大块木柴烧火,是原始的大灶炉,他们正在煮粽子,为隔日的村中聚餐做准备。“这也是一座祠堂,横梁保留原貌,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改建成现在的大厨房,一直沿用至今。”梁伟勤介绍说。

  西廓池塘每年均有龙舟赛

  西廓村村前有大池塘,与台山其他的村中池塘一样,是建村时望风水佑子孙而建的。这个池塘与一般的池塘却有些不一样,因为这里是西廓村村民划龙舟的地方之一。

  “以前在大同河每年都有比赛,我们还曾经拿过第一。”梁伟勤虽然并不是从小就划龙船,但是很希望这项传统可以保留。“希望村里可以热闹一点,像从前那样。”这几年,村中的龙舟赛都是他带头发起,即使他不划,他也会坐在龙舟船头打鼓。

  “最热闹的时候,村中能组成三支龙舟队,现在只有两支。”梁伟勤今年60岁,村中祠堂摆着的两龙舟是在10多年前打造的。梁伟勤还骄傲地说,是村中的匠工自制的,没有请外人。

  “现在每年端午村里还是很热闹,没在大同河赛龙舟,我们就在村前的池塘里赛。”梁伟勤说,如果到大同河与邻村比赛,他们的练习场地也是村前的池塘。西廓村村前的池塘并不宽,但是足够长,因为它贯穿整个西廓村,成一个长长的弯月,像是在守护着这一个村落。

  据梁伟勤介绍,西廓村现在的年轻人越来越少了,大部分出外打工,而村民依然是以务农为生。

  “这里的华侨也多,在外的有700-800人,端芬出埠的人都多,每个村子都一样。”最让梁伟勤感受深刻的是,现在的华侨也越来越少回来了。“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还经常有华侨回来,2000年以后,就开始少了。”村里也难得热闹。华侨的捐助也比原来少了。“别说捐助,现在村里靠外汇生活的村民,生活都大不如前了,生活得不好。”

  那蓬村95岁老人说历史

  西廓村里已找不到梁氏族谱。南都记者在梁氏村民的引导下,来到另一个梁氏村落那蓬村。这个村子比西廓村小,但是进村就能看到一排4座的梁氏祠堂。最大一间是崇兼梁公祠,重修于2005年,是现代的祠堂建筑。据村民介绍,那蓬的始祖是崇兼公,他有四个儿子,三个儿子都修有祠堂。“还剩一间还没钱重修,其他都重修了。”

  村中有95岁的梁氏老人梁惠荣,老人家好抽水烟,他与86岁的妻子住在村子里,儿子在佛山,女儿在国外。老人还记得自己生于民国7年。他所保存的族谱由儿子带到了佛山。

  “非常宝贵的,儿子说要复印下来,好好保存。”梁惠荣老人说,台山梁氏从新会横岭迁来,先祖是陕西、宁夏一带人士。“迁来已经好几百年了,村里最老的祠堂根据记载都建有近两百年了,所以应该是超过两百年前,就定居在这里了。”

  “去年他还能听得清,今年已经不行了。”梁惠荣老人的妻子说。而在村里并没有比这位老人更懂得村中历史的了。

  西廓圩曾经繁荣一时

  西廓村梁氏也算是大同河边上的人家。在大同河边上的西廓圩,曾经繁华名胜一时,现在静静地沉淀在时光里。在西廓圩的东面,有8栋整齐的梁氏洋楼,是1930年代西廓梁氏后裔华侨从国外回来买地建成的。

  据《汝南之花》副主编梁洪瑞介绍,南宋年间梁氏子孙已在西廓定居。“据族谱记载,光绪五年(1846年)重建西廓圩尾水泥桥时,施工队从地下挖出两条石板,一条上面刻着"嘉泰甲子砌石路二条",另一条刻着"矬岗场下梁汝贤捨"的字样。”

  梁洪瑞称,嘉泰甲子是南宋1144年,而梁汝贤是梁氏七十九世祖善五公更名,他与次子世杰(西廓梁氏世祖)徙居于西廓。可见,南宋年间已有梁氏子孙居于西廓。

  [宗族动态]

  五邑地区正在筹建梁氏宗亲会

  五邑地区正在筹建梁氏宗亲会。据西廓村委会干部阿威介绍,在11月初来自台山、开平、恩平、鹤山、江门、新会的梁氏宗亲聚首一堂,讨论如何建立五邑梁氏的联谊组织。“目前还没最终定下来,不一定是宗亲会,可能会以联谊会、促进会的形式建立。”据介绍,建立梁氏宗亲会是为了联系海内外的梁氏宗亲,团结梁氏的力量。

  梁氏宗亲会成立以后,或将会筹备重修梁氏族谱。到目前,台山梁氏的族谱仍是旧族谱,散落在不同的村落里,阿威表示如果能趁此机会,收集到这些珍贵的资料,是一件好事。

  [宗族源流]

  七十九世善五公,字乐耕,与次子世杰从新会横岭(今新会区古井镇)迁于台山端芬西廓村。后善五公回横岭而终,是为台山梁氏始祖。

  据西廓村村民介绍,西廓村原不叫西廓村,而是叫西角村。“据说当年,始祖迁居来这里,这里位于西边,是西边的一个角,所以叫西角村。”而随着年岁的过去,村里人觉得西角不好听,后来不知为何就演变成今日的“西廓村”村名。

  [先祖遗训]

  策与登程出异疆,

  任从随处立纲常,

  年深外境犹吾境,

  日久他乡即故乡,

  早夜英忘亲命语,

  晨昏须炷祖炉香,

  须言苍昊垂庇荫,

  三七儿男总炽昌。

  [名人谱]

  梁朝杰(1877-1958):

  变法失败回乡任教

  生于公元1877年,字伯隽、号文夫。十六岁为秀才,十七岁考中举人。因受老师和同学的影响,他成为维新派骨干分子。戊戌(光绪廿四年)变法失败后,康有为和梁启超逃亡国外。梁朝杰退居故乡讲学。

  1894年梁朝杰至美国,任三藩市华侨开办的世界日报主笔。清朝灭亡后,创办文通旬报,他在美国号称出云馆主人。出版的作品有《出云馆集》、《梅花百咏》、《美游诗词存稿》、《梁氏小雅存稿》等。

  梁庭:

  热心家乡教育事业

  祖籍台山端芬镇,是香港毛衫业巨子现任香港三星针织厂有限公司董事长、原江门市政协委员、江门五邑海外联谊会名誉会长。

  梁庭对家乡的经济建设和教育事业贡献良多。先后捐资20万元港币修建端芬西廓村村路和门楼,捐资200万元港币兴建西廓村梁庭学校,捐资15万元港币修建端芬中学等。

  他还捐资80万港元兴建上川中学梁庭教学楼、台山政协礼堂等。梁庭先生除了热心捐赠公益之外,还大力支持家乡的经济建设,在家乡投资办实业,投资发展台山上川岛旅游业。

  [宗族物志]

  祠堂:在西廓村委会西廓村、那蓬村、香步村均有梁氏祠堂。与其他地方不一样的是,大部分的梁氏祠堂都已经重修,重修过后的祠堂保留的原貌较少。

  其中西廓村、那蓬村祠堂中的一间被重修改造成大厨房。村民也喜欢村中大型的聚餐。大厨房仍保留着柴火大灶炉,村里人集中在一起为村中聚餐做准备,欢笑声不断。西廓村民风淳朴,现在端午、春节村里才会热闹起来。

  梁庭学校:现在的梁庭学校以前是村中学堂。“当时请先生回来教书。”梁庭学校现已停办,已租出去,。现在的梁庭学校是现代的学校建筑。“以前是村中最大最老的祠堂。”据村民介绍,梁庭学校几经改名,曾用名有朝董小学、前进小学、建新小学、西廓小学等。

  西廓圩:西廓圩在立圩前原是一个四面临水的长方形小岛,东、西、北三面的小河名为水濠冲,南面为大同河,小岛面积约20000平方米。

  西廓圩1922年开始建圩,前后共建有60多间两到三层带骑楼房子铺位,整体排列成方形。圩内铺位多为商住两用的骑楼式建筑,开有金铺、打铁铺、茶楼等,设二、七为圩日。“当年一片繁荣。而今,圩中保存下来60间铺,除个别重修或重建外,基本保留下来。”梁洪瑞说。

  通往西廓圩有西廓桥,昔日西廓圩居民要过南岸,全靠渡船,后西廓梁氏发起筹建西廓桥。据梁洪瑞介绍,上世纪30年代,西廓房梁氏发起筹建西廓桥,海内外梁氏宗亲相应,于1936年建成长80米,宽4米,有5个桥墩的水泥钢筋搭桥。桥头牌楼上“西廓圩”三个大字是清末举人梁朝杰书写的。

  西廓桥虽然历经风雨,整体保留完整。桥尾小路因年久失修,残烂不堪,1997年旅美的香步村年逾九旬的梁盛晖先生伉俪斥资6500元,把原路加高加宽,路旁砌石,铺上宽3.5米,厚20公分水泥。

  在西廓圩东面的八座梁氏洋楼,其门面、装饰图案各有特色,每间楼均有冠名,从西到东分别是畅卢、同兴堂、同德堂、昆仑堂、厚德堂、南山堂、三喜堂、源远堂。

  据梁洪瑞介绍,昔日西廓圩兴旺繁荣,梁氏一族在这里生根繁衍,这里曾经河运发达,捕捞鱼虾的船只穿梭往来,而现在村落平静,只有年老的人方才记得起当年的热闹景象。

  采写:南都记者 王景花

  摄影:南都记者 梁清

  作者:王景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