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银行丁孟:看多美元澳元看弱欧元日元

2013年01月05日20:35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2012年围绕欧债危机、美国QE3和财政悬崖三大市场焦点所产生的市场风险情绪变动对外汇市场的影响远大于经济基本面,追逐风险(risk-on)和规避风险(risk-off)交易的交替转换增大了外汇市场的波动。展望2013年,上述三大焦点仍会在不同程度上得到延续,外汇市场将继续表现出较宏观经济基础更剧烈的波动。

  美元:小幅升值

  预计今年美国经济表现继续好于欧元区,经济基本面因素将给美元提供支撑。欧债危机将继续成为2013年投资者关注的重点:其根源问题在明年尚无法得到彻底解决,欧元区政治层面仍将偏向于危机应对,因此,欧债危机大概率上带给市场的忧虑将大于其能够给市场提供的正面宽慰。而另一市场焦点,即美联储QE的影响将逐渐减退,联储推出开放式QE后,其再度大幅加码QE的空间短期内不会太大,QE这一利空美元的因素可能逐渐淡出市场视线。这种市场焦点的变化同样利好美元。因此,美元存在升值动力。

  但美国经济复苏的基础并不稳固,美联储宽松政策将继续维持。美元过度升值也不利于美国出口,阻碍其经济复苏,联储虽不会以阻升本币为借口干预汇市,但出口下降带来的失业上升仍会提高联储进一步放松货币政策的可能,这将阻升美元。

  上述因素决定了美元今年将有小幅攀升,但不会进入快速升值的通道。

  欧元:震荡向下

  2012年欧元走出V形行情,在近四个月的波动走势中,欧元区经济基本面并无太大变化,欧元下跌主要由希腊退出欧元区可能性上升带来的风险情绪恶化和随后市场对西班牙银行业的忧虑所带动。这体现了市场风险情绪对欧元币值波动产生的巨大影响。尽管美联储扩大量化宽松政策、欧洲央行推出OMTs,持续走弱的欧元区经济基本面却限制了欧元的反弹力度,体现经济基本面对欧元汇率在中长期的压制作用。

  展望今年,这种经济基本面决定汇率大趋势,risk-on、risk-off交易扩大汇率波动的市场特征将依然继续。爱尔兰、葡萄牙改革,新一轮减轻希腊债务负担协议达成,欧元区财政和金融监管一体化都预示着欧债危机走向良性方向,这构成了市场利好消息的基础。而西班牙一再拖延实现其减赤目标、希腊债务官方减记对其债务可持续的必要性与德国对此强硬反对立场的矛盾,以及西班牙、希腊两国深陷衰退的现实都预示着欧债危机在今年部分时点依然会给市场带来负面冲击,导致投资者risk-off交易。这种追逐风险(risk-on)和规避风险(risk-off)交易的转换将继续在欧债危机恶化与缓解的时点增加市场波动性(一如去年希腊大选后市场的变动情况)。经济基本面对比决定欧元全年依然面临下行压力。但我们对于欧元区经济基本面不会大幅恶化和欧债危机2012年较2011年缓和的判断意味着欧元对美元在1.20附近仍将有强劲支撑。

  澳元:中国经济企稳利好澳元

  作为商品货币的澳元一方面要受到全球风险情绪影响(去年希腊大选期间澳元下跌了近7%),另一方面其走势和新兴市场特别是中国经济表现密不可分,新兴市场对大宗商品的需求对商品出口占较大比重的澳洲经济具有重要意义。预计全球经济大环境将在2013年下半年改善,中国经济也将企稳复苏,这成为利好澳元的因素。

  澳洲经济增长放缓和澳元升值对其出口的负面影响可能成为澳洲央行在未来继续降息的理由。但从2012年澳洲央行降息后的市场反应来看,澳元对后三次降息并不敏感:尽管降息后澳元出现下跌,但随后的反弹力度都远大于之前的跌幅。预计即使澳洲央行在2013年再次降息,对澳元的压低作用可能也将有限。

  作为为数不多的AAA评级国家,2012年在欧债危机恶化时,澳元资产特别是债券资产吸引了大量避险资金,上述避险买盘将减轻欧债危机今年再度出现阶段性恶化对澳元的负面影响。在看好全球经济大环境改善的背景下,结合澳洲经济基本面,我们认为澳元在2013年下半年将表现出升值势头。

  日元:继续走弱

  截至2012年12月,日本央行年内已五次扩大其资产购买计划规模至101万亿日元(按12月27日汇率折算,约相当于1.1万亿美元),表现出日本央行对抗通缩,推动日元贬值的强烈意愿。近期日本政坛同样释放干预日元升值的信号,新当选的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再三强调将扩大宽松政策,并解决强势日元问题。预期今年日本疲弱的经济将使得其政府和央行继续扩大目前的宽松政策,这将打压日元汇率。

  尽管欧债危机能够为日元提供避险买需,但似乎危机最肆虐的日子已渐渐远去,避险需求在今年对日元的支撑可能小于去年。另外日本目前也面临日益庞大的债务问题,这增大了持有日元债券的风险,降低了日本国债的避险吸引力。

  日本国内的宽松加码和外部避险需求减弱相叠加,将使得日元在今年继续走弱。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