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考弃婴火灾遇难追踪:为何袁厉害挑这副担子?(1)_国内_光明网

2013年01月07日07:40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袁厉害的收养历程

  从表扬到尴尬到默许

  多方问询证明,火灾发生的时候,现场没有大人看护。这从一个侧面说明了袁厉害的监护能力确实令人堪忧。物质条件的匮乏,也使公众对袁厉害收养孩子的能力提出质疑。

  那么为什么这么差的条件,不把孩子们交给民政部门,送到更好的环境中去?杜娟听妈说过,有孩子小的时候,袁厉害也去找过市福利院,人家基本上不接收。因为多数孩子都有些缺陷或者残疾,有些还是大脑或脊柱有病症,母亲养活的孩子前后加起来百余人,有些大病一发,人就不在了。

  袁厉害26年前在医院门口摆摊,眼看着那些有残缺的弃婴,没人要等死。“咋说那是条命啊”,收养弃婴从此一发不可收拾。那几年,袁厉害被县里视为爱心人士,大加表扬和宣传。

  时间到了1991年,《收养法》出台,让袁厉害的爱心变得有些尴尬。2008年民政部等五部门联合发布一份文件,《关于解决国内公民私自收养子女有关问题的通知》。到了这个时候,如何处理袁厉害这样的既成事实有了依照。

  2011年9月,开封市民政局、兰考县民政局、县妇联、县公安局曾进行了一场督促袁厉害送交弃婴的“动员”。但是,现场仿佛生离死别,大人哭,孩子也哭。最终勉强送走了5名孩子。当时县里觉得,强制送交也不是最好的办法。再后来,袁厉害收养孤残儿童的情况得到了默许。

  弃婴流向袁厉害

  原因很现实

  但正常的收养秩序一直没能在袁厉害这个大家里理顺。人们还是会把小孩送她这里来,有的是放门口就走,有的是捡了弃婴经指点送过来。甚至110把捡到的小孩也送到她家里来。兰考县副县长吴常胜说:“尽管《收养法》没有明确这些弃婴的责任主体是谁,但我认为就应该是民政局。”但在兰考不少人脑子里,遇到这种事先想到袁厉害。

  一个很现实的原因是,兰考县并没有儿童福利机构,即使交到民政局,最后也要输送到开封市福利院。弃婴在欠发达地区比较普遍,开封市福利院承接能力也很有限。正是存在这样的空白,袁厉害的母爱对于送到她怀里的弃婴才如此重要。

  兰考县民政局副书记李美姣介绍,以前,县里全都没有福利院,也就是到了“十二五”规划里,才要在县一级普及福利院建设。记者还查到一份2011年9月兰考民政局关于建社会福利中心的请示,预计总投资213万元,2012年9月批下来90万元,县里要筹资在2013年把这个项目建起来。

  另一个让弃婴流向袁厉害的原因也很现实。向民政部门交送弃婴,其手续特别繁琐,而在袁厉害那里,这个程序简单到扔到她家门口就可以走。如果你在路上捡到弃婴,抱到民政部门,你必须出具公安机关的捡拾证明。你要拿到这份证明,就要跟随民政局报案,让公安机关去事发地调查,录口供,做笔录,这个过程就要很久。最后,在民政部门领表填写《捡拾弃婴(儿童)情况证明》,才可以走人。根据《中国公民收养子女登记办法》,收养弃婴要提供的各类证明材料更多。两相对比,弃婴送给袁厉害简单易行。

  最新动态

  据介绍,兰考对于起火原因的调查已进入最后阶段,很快将有正式结论向社会公布。兰考县副县长吴常胜说,我们有个最基本的态度,就是实事求是,决不隐瞒,有什么责任承担什么责任。现在相关部门全力投入善后处理,等待事故调查结果,之后都会站出来,谁的责任谁承担。

  1月6日晚9时,10岁的袁小十安静地躺在开封第二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他依然处于浅昏迷状态,由于呼吸道灼伤,尽管生命指标趋于平稳,但还没脱离危险期感染阶段。他是1月4日兰考大火中唯一的幸存者。

  在56公里外的兰考县人民医院,一直负担养育他们的“爱心妈妈”袁厉害同样倒在病床上,任凭层层摄像机照相机包围,她双眼紧闭,牙关紧合。经过救火时的情绪失控和接连而来的失子之痛,这名以摆摊为生的普通妇女,其身体和精神都几近崩溃。

  百米外,火灾现场被重重戒备,把守者劝退向里面张望的目光。在附近袁厉害儿子的家里,记者找到了袁厉害的女儿杜娟和女婿郭海洋,他们是最早发现失火的人。从那天早上开始,他们没再吃过一顿饭,也没再见过袁厉害本人。当记者提到她妈妈已经回来,躺在旁边医院,她茫然不知。

  两天多来,这个家庭全面陷入灾难。先是袁厉害远在河北邢台的婆婆去世,家人前去奔丧。袁厉害因为照顾孩子们留守在家,进而在她外出的时候,房屋陷入一片火海,7条生命逝去。在医院袁厉害的妹妹也哭诉:“出了这种事,打击最大的就是袁厉害!”失子之痛来不及说,全家人都被牵连进舆论狂轰滥炸和媒体的围追堵截之中。来源人民日报)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