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村通公交,农民乐陶陶(图)

2013年01月21日03:48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村村通公交,农民乐陶陶


  在田横岛省级旅游度假区,黄龙庄村民李瑞英每周要去趟即墨城照看孙女,从村里到镇里,不是别人骑摩托捎着她,就是打出租,冬天要裹上好几层棉袄、厚护膝,才能扛得住旷野刀刺般的寒风……但如今,“老黄历”翻过去了去年 12月 26日,即墨市镇村公交正式开通,从她家窗户望出去就能看得到车站。“想不到咱农民也摊上这么美的事儿了!”每当车体鲜艳的公交车驶过,李瑞英就啧啧称赞。

  李瑞英眼中这种新与旧的映像梦幻般的演变,其背后凝结的是一次体制的变革,是一次多方利益的艰难博弈。

  “四级公交”紧密衔接农民进城零距离换乘

  从黄龙庄到田横岛省级旅游度假区管委驻地公交车站有9公里路程,记者和李瑞英一起坐上 314路公交车。按即墨市规定,镇村公交全程票价一律实行1元制,车子半个小时左右就到了。“过去坐出租车要花 25块钱,还怕打不着车把孩子冻感冒了。”李瑞英感慨道。

  “我们形成一个新的公交网,覆盖了全市的18个镇、街道、中心社区,1033个村,”即墨市交通运输局局长刘永军介绍,即墨市与青岛交运集团开展战略合作,由交运集团投资5.5亿元,继去年底开通镇村公交后,今年元旦全面开通城乡公交线路。即墨城区至田横、金口、移风、鳌山、七级、蓝村、丰城、店集、灵山等,共开通101路至110路9条城乡公交线路,301路至375路等38条镇村公交线路,以及6条镇际公交线路。刘永军详细解释了城乡公交线路的特点。以往即墨城乡客运交通是以城区为中心,向周边各个乡镇辐射,而现在城乡公交线路采取城区公交、城乡公交、镇村公交、镇际公交四级公交有效衔接的模式,形成了城乡相连、镇村相接、无缝隙覆盖、零距离换乘的网络化布局,基本实现村村通公交车。

  “每个乡镇都有一到三条环行线,通达各个村庄,”刘永军介绍,过去的客运班车是客满即走,农民常常要等几十分钟甚至一个小时,但公交线路是定点发车。记者在田横岛度假区管委会驻地坐了一趟环行车,7分钟就等来了314路公交车,全程15公里环行一周,用时40分钟。据介绍,即墨的镇村公交车达到了每15分钟一班,城乡公交车达到了10分钟一班。

  记者了解到,城乡公交线路按照0.125元/人·千米的原则确定票价,全程票价在2元到7元之间,跟以往客运班车相比,平均降幅约为30%。最远的地方是丰城,52公里,票价7元。记者在即墨车站碰到了从丰城坐公交车进城的农民苗湘毅。他说,做生意需要常去城里办事,过去坐 “小公共”要花15元,还挤得要命。

  选择国企确保公益性目前亏损但前景可期

  “大娘,您慢点儿。”乘务员毕春宁扶着77岁的王奶奶登上通往移风店镇的108路城乡公交,当旁人告知车内实行的是交运集团“温馨巴士”品牌服务时,老人刻满皱纹的脸上绽出笑靥……

  村村通公交,即墨算不上国内第一家,但由国营企业全资运营,即墨应该是“独一份”了,刘永军说,他们的出发点只有一个:一步到位不打折扣地实现城乡公交“均等化”。

  村村通公交,各地有不同的运行方案,刘永军的案头摆着好几种“备选”:南方某些城市,用的是柳州50小面包,车内改装塑料座椅,八九万元一辆;某些地方,是沿用过去民营的“小公共”来运营……“其实有"讨巧"的办法,”刘永军分析,如果简单一些,像某些城市那样“换车不换人”,这样就不触及矛盾,不带来经营权益的变革……但即墨没这样做。

  “公交是体现公益性质的事,”即墨市交通局运管处处长孙颜波分析,即墨的城乡客运一直是汽车旅游服务公司经营,8条线路,200多台车,如果城乡公交让民营继续做,易导致两个结果:一是亏损、罢运,一是不执行公交低价政策。“把农村公交交给个体去经营,心里踏实不下来。”

  为选择有实力的国企,他们把视线锁定了管理好、实力强、服务规范的青岛交运集团,双方一拍即合,于是“即墨方案”成型了:建立高水平的乡村公交网络,让汽车旅游公司“小公共”退出,让国企交运集团接手。

  “交运集团投入了5.5个亿,”交运集团即墨分公司总经理李德涛介绍,包括购置新车1个亿,共654辆新车;建乡镇枢纽换乘站18个,共投入1.8个亿;收购汽车旅游公司换乘总站2.2个亿等。“政策说起来并不优惠,”他笑着分析,参与运营的即墨城乡公交,每辆车一年的财政补贴是两万元,远维持不了基本周转资金。他匡算了一下,城乡公交每辆车一年基本运营成本 15万元,每辆车一天不到1000人次,每年收入4万元,一辆车亏损十几万。

  李德涛告诉记者,尽管如此,交运集团依然充满信心,“作为国企,我们有实力维持亏本经营,”李德涛分析,作为多元化的集团企业,公交微利可以通过别的来补,还可以对公交站场进行综合开发,通过媒体广告、车体广告、加油站等,产生附加利益来弥补公交亏损。但最关键的,还是看好即墨城乡公交的前景。他认为,大青岛战略的实施、蓝色硅谷核心区、即墨西部商贸区的建设……这一切决定了乡村公交亏本运营也大有可为,可以逐渐“驶”向盈利。

  公交下乡拉近人际交往便利交通促进农民增收

  村村通公交促进了乡村人际交流,这是记者在田横省级旅游度假区采访的切身感受。

  “现在邻村走亲访友多了。”周戈庄村民陈峰悦与老伴一起去黄龙庄亲戚家串门,来回都乘314路公交。他告诉记者,这两个村之间只有2.5公里,但对于60多岁的老人来说,过去要走上半个多小时,现在是几分钟的车程就到了。

  在黄龙庄村头,记者感受到老年农民格外的喜悦。67岁的村民李明睦去周戈庄村走亲戚,刚坐314路车回村。他说,现在农村老人在村里“窝”着的多,都不舍得花个十块二十块出趟门。“现在通公交了,60岁以上半价,70岁以上免费,常年不出门的老人,也要进城去看看,到邻村走动走动了!”

  打工妹不用骑电动车受冻了。在田横驻地汽车站对面德顺诚药房上班的王金玲,家住南营子村,每天骑电动车上下班,全套“防冻”设备,单趟就得半小时,还不安全。如今,她可以像城里女孩那样轻松地坐公交车上班了。

  “再也不用坐拖拉机上学了!”即墨龙泉中学八年级学生于雪欣喜地说,像大多数农家孩子一样,过去他上学就是骑自行车、坐拖拉机,很不安全。“有了校车也远远不够,”孙颜波分析,即墨市有5万名农村孩子,现在才80辆校车,不是全天候运营,成本也比较高。而农村公交则可以很好地解决这一“供需矛盾”。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公交下乡带给农民的不仅仅是出行的便利,对农民的农业生产和创收也带来了很大的便利。

  村庄通了公交后,菜农的眼睛也亮了。刘家庄大吕戈庄一村菜农杨丰希告诉记者,就拿黄瓜来说,菜贩在地头收也就四毛五毛一斤,但运到城里,就能卖到两块三块一斤。

  “我们正在考虑跟邮政部门合作,”刘永军告诉记者,邮政物流在乡村有很强大的渠道,可以与公交企业联手,在城区农贸市场设站,形成 “双管齐下”的两条线路:一条拉着菜农进城,一条帮菜农把蔬菜同时托运进城。“这样菜农花不了几块钱,人进城了,菜也进城销售了!”他兴奋地说,这是一件农民增收的好事。

  农村道路亟须改扩建公交服务设施待完善

  随着乡村公交网络的延伸、通达,与之相配套的其它交通基础设施亟待完善。

  “公交车来了以后,乡村的道路就显得窄了。”据孙颜波介绍,在一些乡村公路上,两辆车会车都非常困难。因此,即墨交通运输部门正在考虑购置体量小一些的公交车辆。还有许多村庄的路是 “断头路”,“最后一公里”的进村路没修,村民们眼睁睁地看着大老远跑来的公交车进不了村。

  孙颜波还告诉记者,许多乡镇不仅路窄,而且没有路肩,这些地方还不像城区那样,配备环卫工人,因此每到风雪天,没有人扫雪,车子常常开进路边的沟里去……

  乡镇换乘站还没有开工建设,有的镇换乘站选址还没有确定,导致部分镇村线路还没有开通。站棚、站牌在公交线路调整后才能设置……

  凡此种种,都说明“村村通公交”刚刚迈开了第一步,还有许多后续工作要做。本报记者 钱 卓通讯员 万太飞 隋信海 刘 征

  作者:钱 卓 万太飞 隋信海 刘 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