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款吃喝”仍留死角或移师驻京办 更要穷追猛打

2013年01月29日09:16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此前开展的“驻京办腐败”专项整治并不彻底,仍然留有不少死角,若不全面推进驻京办公共服务社会化改革,今天公款吃喝“傍上”驻京办,明天还会有更多腐败“傍上”它

  去年年底,中央出台“八项规定”、“六项禁令”,其中要求“厉行勤俭节约”、“严禁超标准接待”。近日记者暗访甘肃、福建等十余家省级驻京办餐厅,大多被告知,至少3日内餐厅包间和宴会厅都已预订一空,主要是国企和政府部门的公务接待及年会。记者发现,每桌宴请一般是3000元起步、5000元标准、8000元像样,上不封顶,不少宴请实际上每桌超过了万元(1月28日《新京报》)。

  反腐高压之下,公款吃喝风遭遇各方狙击,自然收敛了许多,但这并不意味着“舌尖上的腐败”病灶被完全切除。从十余家省级驻京办餐厅应接不暇、排队等候、订单剧增的红火生意来看,官嘴依然坚挺,从五星级酒店、高档豪华酒楼被迫撤下的公款吃喝,将吃喝战场转移到了更加隐秘的驻京办。

  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对待公款吃喝,我们必须有这种穷追不舍、一追到底的决心,必须有踏石留印、抓铁有痕的劲头。回顾这些年来很多次的整治公款吃喝行动,上百份红头文件管不住一张吃喝嘴,几乎每次整治行动之后都有“报复性反弹”,其原因就在于某些治理行动本身即有虎头蛇尾缺陷、引入社会监督不够而陷入措施单一的路径依赖。此处严打去彼处,中午禁酒晚上喝,躲过风头疯狂吃很多貌似严厉的禁令,最终亦为“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官场太极神功化为无形。

  不装腰包的腐败依然是腐败,其手法更隐蔽,危害性也更大。去年全国“两会”,九三学社中央提交了《关于遏制公款吃喝的建议》,其中披露的数字令人触目惊心:据估计,全国一年公款吃喝的开销已经达到了3000亿元,如此庞大的公款吃喝数额加重了政府财政负担,挤占了科技、教育、文化、卫生、医疗和社会保障等民生支出。同样可怕的是,公款吃喝“吃掉”的不仅是国之财富、民之血肉,同时“吃掉”了干部作风、权力公信、政府形象,消磨腐蚀干部意志,严重影响干群官民关系,成为老百姓心里一个始终解不开的结。

  制度严打,是否能够真正将公款吃喝腐败者打回原形,打出常态化的朗朗清风,寄寓着公众期待,也包含着全社会对中央反腐倡廉决心、作为的现实考量。不敢再进高档豪华酒店的公款吃喝,如今偷偷摸摸地“移师”更为隐秘的驻京办,既证明了前段时间严打的效力和作用,也牵带出了更深的问题此前开展的“驻京办腐败”专项整治并不彻底,仍然留有不少死角,若不全面推进驻京办公共服务社会化改革,今天公款吃喝“傍上”驻京办,明天还会有更多腐败“傍上”它。

  诗曰:灯红酒绿菜肴香,官嘴饕餮吃喝忙;耗费公帑与米粮,百姓触目心更伤。“八项规定”清风吹,舌尖腐败惊且慌;宜将剩勇追穷寇,永禁腐败再开张。(张培元)

  作者:张培元来源法制日报)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