鞭刑是文明的倒退

2013年01月31日01:38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1月29日,在广东人大分组会上,全国人大代表陈伟才指出,要学习新加坡用“鞭刑”来解决刑事犯罪高发问题。陈伟才介绍,新加坡的鞭刑对男不对女,就是将受刑男性摊在架子上鞭打臀部,“藤条先泡几天,拿出来打,由鞭刑师来打”,根据不同的违法程度接受不同鞭数。(1月30日《新闻晨报》)

  陈伟才的初衷或许是好的,但其以为用“鞭刑”就可以解决刑事犯罪高发问题,未免太幼稚了,也太简单化了。从这些年的犯罪看,引发犯罪的现实原因是多方面的,如,收入分配不公、贫困导致的生活压力加大、滥用公权力侵害公民的合法权益等等。这就是说,引发犯罪的现实原因并不是因为缺少刑罚,因而,解决刑事犯罪高发问题也不能把希望全部押在刑罚上。事实上,在现代文明社会,解决刑事犯罪高发问题的手段很多,刑罚只是其中的一种。就总体而言,解决刑事犯罪高发问题是综合治理,多管齐下的过程。如进一步完善法制体系,堵塞法律法规“空白”与漏洞,严格执法,提升公民的法制观念,营造良好的社会风气,提升国民的文明素质等等。正因为如此,国际社会明确严禁酷刑和一切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行为,这是人类文明进化的大趋势。

  用“鞭刑”来解决刑事犯罪高发问题,是历史倒退行为,散发着旧时代的霉味。“鞭刑”早在古代就有了,随着人类文明的进化与提高,这一刑罚早已被抛弃。试图用酷刑峻法震慑犯罪,是反人类、反文明的野蛮行为。如果以为用“鞭刑”就能解决刑事犯罪高发问题,那么,我们是否启用中国古代那些残酷的刑罚,如烙、脸上刺字……如果这些刑罚真的很管用,为什么这些刑罚早已淡出我们的视野?

  新加坡用“鞭刑”,自有其国情因素考虑,而且用“鞭刑”也不是国际社会的通行惯例,不具有借鉴意义。更应当看到的是,新加坡犯罪率低,与其注重综合治理、提升国民素质有关,这倒是需要我们认真借鉴的。于文军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