鞭刑打不出法治社会

2013年01月31日02:45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舒锐(法官)

  如何对犯罪嫌疑人形成长期的威慑力?列席广东省人代会的全国人大代表陈伟才29日提议:引进新加坡的“鞭刑”。他称还将在今年全国“两会”上提出这一呼吁。(1月30日《南方都市报》)

  鞭刑打不出法治社会。一方面,法律制度的移植必须与当地实际情况相适应,新加坡自确认鞭刑这种以“肉体”折磨为主要方式的刑罚后,中间没有阻断或取缔。而我国从1911年《大清新刑律》颁布后,肉刑就被废除,百余年来,肉刑是野蛮刑罚之观念渐入人心。

  另一方面,在古代中国,肉刑较之新加坡的鞭刑可谓过之颇甚,可这并没有推动法治社会的建立,也没有达到陈代表的“减少犯罪率”的效果。原因是在“刑不上大夫”等不平等法律制度下,法治只能是天方夜谭。

  新加坡之所以能建成“法治强国”,并不在于其实施了鞭刑,而在于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理念以及执法必严的法律实践。与其“临渊羡鱼”羡慕新加坡的鞭刑制度,倒不如 “退而结网”,编织一张疏而不漏的“法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