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其实是个民主国家”(组图)

2013年02月04日03:56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王江雨认为,新加坡人在意的不是民主,而是法治。 南都记者 徐文阁 摄
王江雨认为,新加坡人在意的不是民主,而是法治。 南都记者 徐文阁 摄
王江雨认为,新加坡人在意的不是民主,而是法治。 南都记者 徐文阁 摄

  嘉宾简介

  王江雨,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法律科学博士,2003年加入新加坡国立大学法学院,现为法学院副教授(终身教职)和亚洲法律研究中心副主任,同时担任亚洲比较法杂志的共同主编和牛津大学出版社出版的中国比较法杂志的副主编。

  新加坡作为一个民主国家,政治体制有其特色,也有很多人认为新加坡不是一个民主国家,是一个专制国家。我要强调的是:新加坡的体制确实是民主体制,但是民主有它自身的特色,民主也不是西方的那种基于个人主义,基于人权保护式的民主。

  新加坡的体制是民主体制

  新加坡是很小的国家,人口500多万人,本国公民只有300多万人,新加坡来自海外的人口,即以永久的居民身份住在新加坡,或者以客工的身份居住在新加坡的有100万人,新加坡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国家,是唯一一个外来人口占到三分之一的国家。

  新加坡以历史而论,有它自己很独特的发展过程。1965年8月9日,马来西亚国会以126票赞成,0票反对,同意将新加坡驱逐出联邦。新加坡在宣布独立以后,李光耀在第二天的记者招待会上哭了,李光耀说是他这辈子第一次流眼泪。新加坡人有被抛弃的感觉,感觉非常无助,很彷徨。新加坡当时只有一两百万人,是一个海岛,没有任何的自然资源,这个国家怎么生存?在彷徨无助的情况下奋发图强,新加坡从一个第三世界的国家建成一个非常现代化的国家,也是非常富裕的国家,新加坡人均国内生产总值是全世界前三名,能做到这一步是非常不容易的。

  新加坡作为一个民主国家,政治体制有其特色,也有很多人认为新加坡不是一个民主国家,是一个专制国家。我要强调的是新加坡的体制确实是民主体制,但是民主有它自身的特色。

  它是一个英国威斯特敏斯特式的民主制度,英联邦国家都是奉行这样的制度,新加坡也不能自外于英联邦,现在英国就是这样的,议会是直选,全民选议员。然后由议会的多数党组阁,多数党领袖就自然而然成为国家总理,国家总理组阁的主要阁员也是议员。这种威斯特敏斯特体系和美国的三权分立体系是不一样的,美国的总统不是议员,美国的各个部的部长也不能成为议员,议会跟行政要完全分立,但是威斯特敏斯特体系是结合在一起的,在这样的体系之中,反对党的角色非常重要,因为政府本身的阁员,政府本身的大佬都是议员,你在议会就很有分量,如果反对党没有什么声势、没有什么势力的话就很难制约你。这是威斯特敏斯特体系的特点。这个体系比较有意思的一点,比如说像英国,英国的首相每周要到议会去跟反对党的领袖辩论,接受反对党议员的质询。

  新加坡也是这么一套体制,议员由全民选举产生,产生以后由议会最大党的领袖组阁,新加坡议会最大党过去是现在是未来很长一段时间也是人民行动党,所谓的PA P,向来都是最大党。新加坡的议会不大,有94个议席,现在有6个议席是属于反对党的,除此之外还有9个观礼议员,这也是新加坡政治体制的特色,叫做政府指定的议员,政府指定9个人,这9个人可能来自学界,来自律师界,他们给新加坡社会作出卓越贡献,被任命为议员,不是选举的,但是权利义务也是相同的,可以投票,可以质询。

  新加坡确实是一人一票,没有什么舞弊的现象,计票也是真的,都是经过反对党人在场监督,一票一票看过的,这个也不难,本来人也不多,新加坡有国民身份的人只有300多万,而且新加坡的投票是强制的,你必须投票,如果你是有选举资格的公民,不去投票就受到很严厉的处罚。

  议员非常亲民,选举以后不是说高高在上了,新加坡的议员每周都要接见一到两次选民,就是一整天的时间,有时候他要上班,下班之后一直到深夜两三点都有的,就在办公室接待大家的种种事务,而且这些事务体现出新加坡作为一个小国的特点。大家找议员并不是了不起的自由、民主、人权的事务,而是说我们家的水管坏了,找不到人,怎么办?每件事情议员必须给你答复,绝对不会推诿,所以真的是有议员到你家里帮你换灯泡的。尽管新加坡在国际上有影响,实际上是以市政府的形式来运作,处理的是人民关心的小事情,比如说总理每年作国情咨文报告的时候,讲的大多数事情是说我们今年要多修两条地铁,给老年人增加补贴,组屋的电梯要返修,在什么地方要建新组屋,讲的都是民生问题。政府的民主体现在议员跟人民有紧密的接触。这点也体现在竞选方面,一旦开始竞选,议员走访每家每户是必然的,要一家一户去敲门,要保证这个选区的每个人都认识议员,让他们觉得你是他们身边的贴心人。

  李光耀对新加坡影响至深

  我说这些并不是说新加坡是值得效仿、值得尊敬的现代民主国家,这个民主有自身的特色,这个特色有时候可能成为一种笑话。新加坡民主为什么给人这样的印象?被人家认为不太民主在哪些方面有体现?

  新加坡的民主制度形成有李光耀极大的印记,当然他有一个非常优秀的团队,他自己的能力、远见、性格,对权力极端地爱好,极其务实,在很大程度上塑造了新加坡。李光耀是什么样的人?李光耀一生之中我从来没听到过一起桃色事件,没有听到过他跟别的女性有任何的关系,这个人自控到这个程度,但是他对权力的热切从来不隐瞒。

  李光耀是极其务实,也是极其理性、有眼光的人,是能够把群众动员起来的人,但是他从来不讨好大众,他认为自己做对的事情他一定去坚持,绝对不是民粹主义者,绝对不讨好大众。有一个有趣的例子。因为他当时担忧新加坡的生育率太低,新加坡很多年轻人不找对象,不结婚,在一次群众大会上作国情咨文报告时,李光耀就说:“你们能找的就找吧,现在年轻人要求太高,不切实际。我听到很多年轻人说要找一些长得好看的。你看看你自己,你看看你周边的人,你看看哥哥、姐姐、你的爸爸妈妈、叔叔伯伯,这些人还不就长得那样,你要求那么高干吗?”哪一个国家的领袖在作国情咨文报告的场合说这样的话?他不怕得罪大众。

  他出了一本书,叫做《新加坡不得不说的硬道理》,他接受《海峡时报》记者好几个月的采访,把他的很多想法讲出来。《海峡时报》记者采访他的时候有一个经典的对话,《海峡时报》记者说:“你引进这么多的外资,这么欢迎外资,这么亲近外资,欢迎外国投资者来,你就不担心他冲击我们新加坡,导致本地人没有市场,本地人就无法设计出国际水平的东西?我们的市场不会被外国挤占了?“李光耀说:“你看看你周围的人,谁有本事能设计出来?你设计得比人家好吗?新加坡行吗?”不会有第二个国家领袖敢这样说自己的国民的,这就体现出他本人非常有意思的性格。

  不过,新加坡民主不是典型的西方式的民主,因为李光耀某些做法是不符合现代民主社会要求的做法,他的权谋更多体现在法家韩非子权术式或者马基雅维利权术式的方式上面。

  新加坡人更关注法治

  另外,新加坡的民主和法治紧密地结合在一起,甚至可以说在新加坡没有民主之前就是法治社会,法治的发展快于民主,新加坡人在意的不是民主,而是法治,在法治方面长期以来排第一第二(当然也要看你怎么样去定义现代法治了)。这方面它是当之无愧的,有法必依,执法必严,违法必究,只要被发现就是这样子,新加坡甚至在很大程度上是奉行了严刑峻法的做法,“严刑峻法”这个词确实不错,但是根据现代法治来讲是错误的,不符合现代法治的精神,因为现代法治讲分寸,违法到什么程度就惩罚到什么程度。在新加坡,从某种程度上来讲,个人的轻微违法会被用重刑收拾,就是韩非子、商鞅所主张的用严刑来治小过。

  另外,要结合人民对新加坡政府的看法来评价。以素质来看,新加坡的人均素质很高,教育应该说在某些方面也是全世界最好之一,但是新加坡人没有要求西方式的基于个人主义的民主,这是蛮复杂的因素,这涉及到人民的感觉、感受。

  整个新加坡有一种危机意识,它是岛国,虽然主体是华人,但是不像香港、澳门等算中国的一部分,没有支撑,全靠自己活着。所以这个国家有危机意识,人民也有一个危机意识,要有一个强大的政府,要有团结的国家,才能众志成城,共同生存。

  还有一点符合人的心理特点,新加坡人民生活已经不错了,新加坡政府通过一系列的政策要保障一定的就业率,最重要的是居者有其屋的制度,人人都有房子住,而且这个房子也不差,每个人有一定的既得利益,如果有这些之后对其他并没有什么特别多的想法。这几年人民对政府越来越不满意,原因也不是民主自由的原因,而是这几年外来人口大量涌入,当然主体是中国大陆人大量涌入之后,新加坡承受不了,物价有所上涨,房价上涨。过去,政府给刚毕业的当地年轻人买组屋提供补助,保障有房子住,现在组屋的价格也上涨了。人民行动党受到压力之后,尤其是2011年大选失去5个席位之后就开始改变政策,开始缩减移民,现在已经收得很紧了。

  民主框架下也可做到一党长期执政

  我简单讲讲新加坡的民主对中国的启示。只是我个人的感受,这些感受也不见得完全是对的。

  包括新加坡、台湾地区在内,认为华人的文明、华人的素质不适合民主是不准确的。台湾的民主相当成熟了,发展势头相当好,新加坡尽管有专制国家的名声,但是有民主的框架和民主的基本底子,而且新加坡还保留着非常深厚的中国文明,一些古老的习俗、民俗在新加坡都能见到,新加坡作为一个华人社会也是一个民主社会,华人社会不见得不能够实现民主。

  新加坡的经验也表明把民主和法治结合起来是能够做得到的,而且最好也是把民主和法治结合起来,甚至要法治优先,力求先有法治,在法治的框架之内我们才能保护民主,法治比民主能够更好地为人民带来福祉,更好地去保卫每个人的权利,更有利于你去创业,更有利于你去自我奋斗。

  新加坡的经验说明在现代民主的框架之下也不见得做不到一党长期执政,人民行动党就是多年一党长期执政。新加坡还是一个民主的基本框架,也就是说执政党只要能够做好,真的是民主选举出来,能够吸引到精英人才,能够亲民,为民生着想,在民主的框架之下一党长期执政也是可以做到的。

  新加坡这几次大选失去几个议席表明,一个党高层的官僚长期与社会脱节,在位时间长了有可能失去民心,虽然人民行动党长期以来做得不错,但是2011年的大选说明人民行动党很多官员已经不接地气了。

  王江雨

  (本文为嘉宾2013年1月27日演讲稿,有删节。)

  作者:徐文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