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厉害』,还是媒体造神塑魔厉害?

2013年02月06日01:35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人物》杂志最新刊发的一篇名为《厉害女士》的报道,让河南兰考收养弃婴的袁厉害成了争议人物。此前,袁厉害在媒体的塑造中,曾是一位“焦裕禄式”的好人,被赋予神圣光环。而长篇报道《厉害女士》,却几乎通篇都在讲述她如何“精明、警惕、狡猾、心思缜密,自我保护欲望强烈,熟

  悉明里暗里的各种规则”,偶有承认袁厉害有着“朴素与善良的动机”的表述,也只是因为记者没有证据驳斥这一点,兼出于报道形式上的平衡需要而已。整篇报道似乎又滑向了妖魔化的一端如果之前的报道被称为神化的话。

  人是复杂动物,有很多不同的面向。没有谁是完美圣人,全然无私。但在现实生活中,我们仍需借助事件给一些公众人物贴上正负标签。如果没有歪曲与编造事实的成分,这么做有问题么?举个例子,一个在大火中救人的英雄,我们都会给予其正面评价,这时走来一个貌似深刻的观察者,引用各种证据与传言,指责英雄也有很多私心,我认为并不成为颠覆先前评价的理由除非他能确凿指出,英雄“在救人时”如何自私、造假或夸大,重新改写叙事。

  回到袁厉害身上,对她的质疑与批评,其实在火灾前就有,而且很多。兰考甚至有人怀疑她以孩子敛财、诈捐甚至卖孩子。但这些质疑没有证据。这并不奇怪,我们身边的任何一个人,都面临正负评价,更何况一个名人。在火灾烧死孩子之后,之所以媒体一面倒的支持袁厉害,可能更多是因为在政府渎职的语境下,袁厉害却可能面临被追究刑责的问题,这激发了舆论的同情心。在这个过程中,也产生了一定程度的神化袁厉害现象。

  而《厉害女士》的报道,则有着更主观的立场预设。对袁厉害的吹毛求疵,甚至到了将农妇口中的“出租车”和“三轮车”视作细节出入的地步。袁厉害对不同媒体所说的“没多少开销,衣服都有,就管口饭吃”和“平均每个孩子每月四五百,光奶粉钱一个月就五六千”,也变成恍若说谎的不同版本。坦白说,我没看出这其间有多大矛盾。

  袁厉害在收养孩子之外,如何利用各种关系追求财富是一回事;她在收养孩子上如何作为,是另一回事。《厉害女士》对收养孩子的质疑,基本只有她将孩子“分级”,对脑瘫等重症孩子疏于照顾这一点。如果想到在农村,即便亲生母亲养育十几个孩子,怕也难以更好照顾脑瘫孩子,而且袁厉害亲生孩子家也都很邋遢,是否应该产生同理心,对她不要这么刻薄?何况,袁厉害对媒体并不讳言想将“孬孩子”优先送人或福利院的想法,是否也说明她的真实?

  袁厉害不可能没有私心与缺点,这毋庸置疑。但《厉害女士》却的确想走得更远些,从而逾越了媒体所应遵循的边界与伦理。请将袁厉害还原为一个人,不神化,不妖魔化。而如果没有证据证明她在收养弃婴上存在严重的谎言与欺骗,妖魔化无疑是更大的一种主观恶意。

  (韩福东知名媒体人) 来源华商报)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