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艺双馨艺术家的前因后果

2013年02月16日15:45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中华古玩新闻网www.gunews.org

  屈金来

  字云峰,1954年生于北京。自幼喜爱绘画,师从山水画家王稼骏、葛寿亭、董谦如等大家,擅长山水画,兼攻花鸟。几十年来辛勤耕耘投身于创作,力求理论联系实际,在游历写生与探讨中,画风曰渐成熟,技艺稳步提高。早期作品《高山牧歌》被国家档案馆收藏,多幅作品被相关部门收藏或发表于国家级报刊杂志,并多次参加国家、省市美展大赛多次获奖。现为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行政学院东方欣正书画院院长、中国书画家艺术中心理事、中国国际经济文化艺术协会书法研究员、中国画报社理事。

  著名画家屈金来字云峰,出生于北京郊区延庆,从小生活在大山里,山泉瀑布,鸟语花香,山恋叠翠伴着他长大。由于对家乡有着深厚的情感,六七岁时就喜欢写写画画,画高山流水、画蓝天白云、画飞鸟成群、画打草放牛……信笔涂鸦,当时没有老师指点,交通闭塞,更无法欣赏到名作。又赶上“文革”,根本不可能有老师知道他绘画。幸运的是父亲的好朋友见他痴迷绘画,又有极高的悟性,就把从造纸厂捡到的一本发了黄的老版《芥子园画谱》悄悄送给他,当时的外界环境是绝对不允许的。屈金来如获至宝,没日没夜的临摹,到了如醉如痴的地步,无师自通,绘画的基本功越来越扎实,在当地成了小有名气的画家。

  1979年改革开放迎来了国家的文艺繁荣,屈金来有幸拜到中国书画研究会秘书长,著名画家王稼骏先生为师,从此开始了系统的大写意山水的学习和创作。

  恩师王稼骏先生经常教导屈金来说,山水画传统技法都是前人在大自然中观察提炼而成。所以必须认真学习传统,但传统不能死学,必须化。也就是运用前人已有的技法,加进自己的感情、修养,以及技术训练,把传统技法化得更接近对象,更能表现出自己的感受。一个人的智慧是有限的,必须借鉴古法,在古法基础上予以加减变化,融会贯通。几十年来,屈金来一直是强化自己基本的训练,大量临摹历代名画,在认真吸取传统绘画各种技法的基础之上,坚持传统与创新相结合,与时俱进形成自己的风格。

  屈金来先生在创作实践中领悟到。要画出气势滂沱的山水画,能给人如临亲境的感受,笔墨运用必须到位,构图必须严谨,这就要求画家本人对生活的观察不仅要细心,而且要做到胸有成竹,必须坚持写生,深入生活。在与王稼骏老师难忘的五年学艺生涯中,师生彼此了解形同父子,老师带着他跑遍了北京房山、延庆、昌平、门头沟、怀柔所有能够写生的山区,尽管那个年代交通不便,条件很差,但是他们的踪迹踏遍了深山老林,经常是背着速写本,带着水壶,馒头和咸菜,全身心地投入生活的观察和了解。无论是北风呼啸冰天雪地的寒冬,还是烈日炎炎狂风暴雨的夏日,他们克服了常人难以想象困难,在大自然的山山水水中寻找创作灵感,感悟绘画的乐趣。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和交通的便捷,屈金来先生坚持每年都要去名山大川写生采风。三山五岳、大兴安岭、长白山脉都撒有他的汗水,留有他的足迹。

  屈金来先生把追求绘画艺术当做生命中最最重要的部分,高于一切,是令人难以理解的。他1982年9月28日结婚,家里在就定好要办婚宴,这是新郎生命中的一件大事、喜事,可以说是雷打不动,也可以说是梦寐以求,尽管那个年代不像今天这样大办婚事,但也是宾客临门,喝酒祝贺。然而到了那天,屈金来得知老师王稼骏带着几名学生到延庆写生,已经到了县城时,他顾不得给亲朋好友、双方父母敬酒,忘记了那天是他大喜的日子,给新婚妻子打个招呼,背上画册画笔风风火火赶了四十里路找老师去了。事后老师得知真情后,笑着对学生们说:“屈金来放弃婚宴,可谓是画界一大美谈呀!”。

  五年后恩师对屈金来语重心长地说,你不光要与我学画,必须要走出我绘画风格的影子,牢记古人云:

  “学我者病,似我者死”,一定要向深度和广度发展。并把他介绍给好友,国画大师董谦如先生,兼攻工笔山水画。从过去写意山水的放,转向工笔山水的收,这无疑是一次脱胎换骨的改变,一切都要从零开始。董先生教徒严厉,山水画中的树要从树叶开始练了,半年之久,直到老师满意后,又练各种造型的树、石、烟云、山脉,远景、近景、中景如何表现,屈金来凭着悟性和勤奋又掌握了一门新的技法,使自己中国画水平又跃上了新的台阶。更主要的是从两位恩师身上不仅学到了怎样作画,还学到了怎样做人,这也是屈金来先生被公认为德艺双馨艺术家的前因后果吧。

  屈金来先生擅长画一丈二尺和八尺的大幅山水画,看他作画也是一种艺术享受。宣纸铺在画案上,先闭目沉思片刻,有时从容不迫,云烟落纸,弄笔如弹丸,随意点燃,皆成佳作;有时揎拳挽袖,挥毫泼墨,下笔如疾风骤雨,顷刻而就。任何笔墨相当真实自然,几所应急,慢所应慢,有时挥毫疾书,有时轻描淡写。就像琴师用妙手弹奏出的曲子,既有行云流水,儿女情长;又有壮士赴战场,神情激昂。曲先生的山水画无论是构图、用墨、用笔都是一丝不苟,因此画面有高潮,有低谷,波澜起伏,气象万千,风起云涌。让观者应接不暇,流连忘返,挹趣无穷。耳目一新。

  纵观屈金来先生的大写意山水画,既有恬静之美,又不失激动奔放。笔墨之间透出一种少有的大气、浑厚、深沉。无论是画面的构思,还是形与色的皴染,都从传统的功力入手,在创新中完成作品。敢于使用大墨块,不仅需要胆量,更离不开硬功夫,他却能随心所欲。长线短皴之中融入水墨的冲染,既有韵味又不失整体的效果。墨肉线骨,统于一篇,浑然一体。他还擅长用空白烟云营造意境,有开有合,开合自然一体,合情合理;有疏有密,可谓疏可跑马,密不透风。能够呈现出空间的平面之荚。笔下的一山一石、一草一木、一烟一云、一人一物都是那样用笔泼辣,意境悠远,都映现出屈金来先生对艺术追求的严谨和多年生活的积累。

  屈金来先生的山水画作品其形完美统一;其势气壮山河;其韵飘渺不绝;其性更是造化深远。身为国家一级美术师的他,其作品多次参加全国美展、大赛,多次获奖。2009年作品在全国政法系统书画大赛中获二等奖;2010年在文化部举办的全国诗书画大赛中获特等奖;同年山水画作品入选联合国成立65周年书画展。面对名利,他无动于衷。热情接待每位登门求画者,无论是给家中老人过寿,还是娶儿媳嫁女儿或给孙子办满月,只要提出求一幅作品,屈金来先生都是有求必应分文不取。

  俗话说:“拳不离手,曲不离口”,屈金来先生绘画也是如此,几十年来坚持早晨起床后先画个小时,他说这个时间神清气爽,易产生创作灵感。晚饭后还要动笔划到深夜,还坚持忙里抽闲看些中国画概论方面的书籍,不断进行自身充电。曲先生取得艺术上的巨大成就,离不开与他朝夕相伴的妻子祖凤仙。祖凤仙女士对丈夫屈金来艺术上的支持,生活上关心,可谓到了无微不至。早上定时定点备好牛奶、豆浆、鸡蛋、小米粥,换着样让老伴吃好;半夜时分屈金来挥亳泼墨搞创作时,祖凤仙又备好一壶好酒,几样小菜,或各种夜宵,让老伴有旺盛的精力和体力,多年如一日照顾着老伴,陪伴着老伴。家庭的温暖,夫妻的恩爱,使屈金来先生在艺术创作的道路上一帆风顺,动力无穷。

  记者衷心祝愿屈金来先生能够在今天取得很大成就的基础上,创作出更多更好的艺术精品,用勤奋的双手铸造明天的艺术创作辉煌。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