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师大引进高端音乐青年俊才:黔韵激荡音乐梦想

2013年02月22日10:46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黔韵激荡音乐梦想


  贵州师范大学引进高端音乐青年俊才纪实

  核心提示

  岁末年初,贵州师范大学国际音乐厅连续三天奏响三场不同的高品质音乐会:“钢琴家、作曲家高平钢琴演奏会”,“贵州师范大学2013新年音乐会”,“钢琴与大提琴的对话”,给听众带来了一场场纯粹的听觉盛宴。来自国外和该校在业界声誉较高的演唱、演奏家、作曲家、钢琴家联袂演出,观众反响强烈。

  2012年11月中旬,贵州师范大学音乐学院学术交流专场音乐会走进厦门大学。厦门当地媒体称:本场音乐会的参演教师队伍阵容强大,艺术家用他们的精彩演出博得了听众的阵阵喝彩,音乐会掀起了一次次的高潮。掌声中,艺术家们多次返场,为现场观众加演曲目……

  2012年11月中下旬,贵州师范大学音乐学院学术交流专场音乐会还在厦门集美大学、贵阳医学院、贵阳一中等校举行,每到一处都演出成功。

  此前,作为2012贵州省高雅艺术进校园的首场贵州师范大学专场音乐会在该校音乐厅精彩上演,为听众奉上了一场水准极高、古典与现代交织的音乐盛宴,同时也开启了我省高雅艺术进校园的大幕。

  一所高校这么多场高品质的音乐会在省内外扎堆奏响,该校音乐学院副院长刘媛为记者解答说:“这是多年的厚积薄发,学校的软硬件条件的成熟,除吸引一批高层次音乐人才落户外,也让我们有了走出去交流的实力和引进来交流的平台。”

  水平高超匠心独运的音乐会

  为省内外观众献上一场场精彩演出的,是贵州师范大学音乐学院近年来引进的、具有海外高级留学资质和国际艺术交流背景,并且具备极高演奏水准的青年音乐家们。

  整场音乐会从选曲到排演都是精心策划的。演出节目单上,法国作曲家弗朗西斯·普朗克(Francis Poulenc)的《为双簧管、大管与钢琴所作的三重奏》,乔治·胡(Georges Hue)的《为长笛与钢琴所作的幻想曲》,巴洛克时期歌剧《奥菲欧》中的炫技咏叹调等高难度作品,在国内外音乐会演出中也少露面,其中,不少曲目在国内更是首演。因此,音乐会所到之处,不仅博得观众阵阵喝彩,也受到业界高度赞誉。

  音乐会开始没有按惯常的以音乐开场。年轻帅气的贵州师范大学音乐学院青年老师、毕业于维也纳音乐学院的指挥家黄炎佳,身兼主持人,“今晚的音乐曲目是一般音乐会不容易听到的曲目和乐器组合。”这样的介绍,让观众充满期待。以钢琴和萨克斯合奏的《威尼斯狂欢节》热烈开场,其中,钢琴演奏者是贵州师范大学青年教师、来自台湾并获多个奖项的李楚莹。

  第二位出场的是贵州师范大学音乐学院副院长孙鹏祥。他演唱了《多么幸福能赞美你》、《可爱的一朵玫瑰花》。高亢浑厚的声线和松弛丰富的表演,让观众为之激动不已。他信手摘下一朵由观众献上的鲜花,抛向观众席,掀起当晚音乐会第一个小高潮。接着一曲选自世界经典歌剧《弄臣》公爵的咏叹调,则让观众体会到歌剧的独特魅力。

  接下来的曲目是乐器组合,这也是音乐会中不多见的双簧管、大管与钢琴三重奏。黄炎佳介绍,这是20世纪的作曲家法兰西斯·普朗克的作品,他以比较现代的手法表现古典音乐,适合每一位观众聆听。

  担任钢琴演奏的谢承峯,是入选施坦威艺术家名录的台湾钢琴家,获得美国辛辛那堤音乐院钢琴演奏博士学位,曾在全球重要音乐殿堂演出,演奏足迹遍布世界。2008年受邀在最富盛名的卡内基音乐厅讲学,并在德国、卢森堡、意大利等国际音乐季演出及教学。

  而演奏双簧管的贵州籍青年演奏家陈睿明,曾担任苏黎世青年交响乐团首席双簧管,并在瑞士举办英国管和竖琴个人独奏音乐会,现回到家乡贵州,拓荒贵州双簧管演奏和教学。

  肖雄的长笛和黄炎佳的钢琴演奏,则带来了《为长笛与钢琴所作的幻想曲》,富有意境,十分抒情,之后又转入一个强而有力且富有张力的结尾,让人意犹未尽。肖玛在声乐界有着极高的声誉。他演唱了歌曲《这湾海水》和歌剧《奥菲欧》中的咏叹调《不幸的爱情》,演唱了由著名作曲家高为杰改编的贵州民歌《好花红》。肖玛独特的跨越多度的音域自如转换,不仅圆润、华丽、清澈的高音让观众们大为震撼,也让人对他不同风格、不同时代和不同语言歌曲的圆熟驾驭惊叹不已。

  特别是《好花红》的演绎方式,让贵州观众耳目一新。舞台中央只剩下钢琴演奏黄炎佳和肖玛,而陈睿明双簧管和肖雄长笛演奏则被设置在了整个音乐厅中部左右两侧的过道上,音乐家们近距离演奏让观众兴奋,而且别样的空间音乐感也令观众啧啧称赞。

  音乐会在双钢琴演奏中结束。

  音乐会星光熠熠,贵州师范大学教师们别具一格的手法和饶有意蕴的演奏,令音乐厅内掌声、喝彩声此起彼伏。音乐带来的欢畅和惬意,不时提醒着人们,在时刻变化着的世界和不确定的生活里,音乐都充满美丽与愉悦,音乐给人带来感人至深的安慰。

  慕名而来的观众赞扬音乐会水平之高,贵州师范大学音乐学院发展之快:“那么多高水准的新人加入,为学校和贵州音乐注入了新鲜血液。”

  一批才华横溢的音乐家纷纷入黔

  看了节目单介绍才知道,男高音孙鹏祥是国际声乐评委,歌剧、音乐会导演。乌克兰国立柴可夫斯基音乐学院歌剧表演和声乐演唱的双专业硕士研究生,获乌克兰最高学术委员会颁发的音乐与音乐教育专业博士学位。获俄罗斯莫斯科国际声乐比赛二等奖、二十一世纪国际声乐比赛一等奖等多个国际声乐大赛奖项。曾任乌克兰国家歌剧院歌剧演员,乌克兰国立柴可夫斯基音乐学院歌剧中心演员、歌剧编导。主演《茶花女》、《蝴蝶夫人》、《弄臣》等多部著名歌剧上百场,应邀参加欧亚各地多个国际大型音乐会,多次成功举办个人独唱音乐会,为国内多个音乐节及大型演出担任导演。

  孙鹏祥跟贵州结缘于2007年。当时他正在做一个“音乐改变人生”的公益项目,没想到的是,自己的人生轨迹也由此改变。他来到贵阳,去到黔东南、黔南,帮助当地的少数民族歌师走进学校传承弘扬贵州音乐,结果自己也被这些丰厚绚丽的音乐所吸引,决定驻足贵州做音乐传承和推广。“贵州不缺文化、不缺音乐,缺团队,所以我想留下来,能做一点是一点。”在贵州师范大学任教,在贵阳做高雅音乐推广的同时,孙鹏祥仍然坚持在贵州的边远村寨做着音乐公益活动。

  音乐会上,很多观众第一次听到“高男高音”,不少青年观众立马用手机百度“高男高音”一词,跳入页面的就是肖玛的名字,很多观众不曾想中国声乐界第一位美声唱法高男高音歌唱家就在眼前。

  肖玛弥补了中国在这一声乐声部领域的空白,他在世界各地的演出都反响空前,并被美国《芝加哥邮报》称赞为“中国的国宝”,在声乐界,肖玛所唱的高男高音被称为是声乐里的“熊猫”,非常珍贵。

  台下的肖玛不仅是时尚型男,而且谦和健谈。接受采访时,肖玛一再强调传承中国古典音乐和传统音乐的重要性。“贵州丰厚的多民族音乐资源一直吸引着我,和中国其他地方一样有着非常优秀的传统民乐、民歌,但由于音乐的"出口"太小,并不为世界所知道。贵州多民族的音乐要走向世界,原生态呈现是一种方式,但离不开用国际社会所能接受的音乐手段表现和演绎。”

  肖玛2011年加入了由中国顶尖民乐演奏家组成的紫禁城室内乐团。这个乐团的音乐家们都是潜心于中国民乐研究和开拓的专家学者,立志对中国民族音乐在继承基础上创新和探索。肖玛来到贵州后,不仅尝试以贵州的民族民间音乐来创作曲目,还以高男高音来演绎贵州民歌《好花红》,并在唱腔中运用贵州方言来表达,引得观众掌声阵阵。

  温文尔雅的台湾钢琴家谢承峯、李楚莹音乐伉俪,双双落户贵州师范大学。谢承峯精湛的钢琴演奏技艺和作为施坦威艺术家的声望,谢承峯教学的对象,还包括贵州师范大学音乐学院的中青年教师们,他所带来的来自国外最先进的钢琴练习、钢琴演奏的观念、理论和方式方法,受到了教师们的欢迎。

  师从苏黎世交响乐团首席双簧管演奏家西蒙福克斯的陈睿明,则是毅然回到家乡贵州,“在瑞士读演奏硕士的时间,就打算回乡任教,一是想把自己在国外学到的好东西带回家,二是贵州的民族音乐没有得到很好的开发和呈现,想用一个体系而科学的方法来开掘我们的音乐,音乐既要传承保留又要开发弘扬,才能往前走。”

  贵阳女孩肖雄是青年长笛演奏家。多次受邀担任国际艺术节交响乐团首席长笛,并为了音乐梦想,从高收入的专业交响乐团回到家乡的高校任教,她认为在贵州师范大学和这些优秀的青年音乐家一起,能愉快的演奏、交流,对自己也是一种很好的提升。

  褪去演出礼服,台下的黄炎佳说起音乐,依然激情四射。这位担任过韩国欧亚室内音乐节交响乐团首席指挥,维也纳室内交响乐团、比利时石英室内交响乐团等乐团客席指挥,还以钢琴独奏获得过多个奖项的青年音乐家,一向强调音乐的沟通,致力于消除高雅音乐与观众的距离感。“音乐是人类情感的一种表达,也是人与人之间的互动、交流和沟通。”因此,在主持音乐会的整个过程中,他总是启发观众思考音乐,“找到自己感受和欣赏音乐的方式。”他还把这种对于音乐的各种思考,贯穿于他日常的教学中。

  面对音乐元素多元化,大众审美多层次化,这群打着国际背景烙印,了解东西方音乐文化,并一直在感受音乐,创造音乐,享受音乐的青年音乐人,正耕耘在贵州这片绚丽的热土上。无论是在保留民族音乐传统底蕴,展示现代演奏技术的创新发展,深化音乐的美育理念,还是通过音乐会等一系列音乐实践,演绎传达音乐,引发人们对传统民族音乐和现代多元文化共存、融合和前进的思考,他们都在做着一次次意义深远的尝试。

  搭建平台 用感情和事业留住人才

  在采访这些才华逼人、气质飞扬的青年音乐家之前,记者预想他们来贵州的理由,一定会像他们的成才之路一样,各有各的不同和精彩,但却出乎意料,得到的都是一个同样简单的理由:被贵州多元丰富的音乐元素所吸引,被贵州师范大学愉快而又专业的学术氛围所牵引,于是就来了。

  翻看他们的专业背景,都有多年在颇富盛名的国外音乐学院学习,并在世界各地音乐厅登台的经历。这些使他们更愿意寻找音乐华丽外衣下的真实和力量,也就理解他们放下优厚条件来到贵州的音乐态度和音乐理想。于是,似乎就像约好的一样,去今两年,来自天南海北的高端音乐人纷纷落户贵州师范大学。“来之前,我们不认识贵州师范大学的任何人,我们之间也只听说过名字,并不认识。也许与发达地区高校相比,地处西部地区的贵州师范大学所能提供的待遇、条件未必最好,但学校和学院领导的真诚,对学术和专业的尊重和宽容的环境吸引了我们,能让我们潜下心来做音乐,而且现在这个团队又能把音乐做到一个不错的层面,大家都能为音乐而努力,而且很愉快。”面对记者,这些音乐家率性而谈。

  “搞艺术的都有些个性,而且我们的交流演出又会比较多,真正包容环境而且鼓励交流的开放精神,也是我来到贵州师范大学的一个重要原因,当时听到"你能走多远就走多远,你越走得远、越飞得高,越能代表贵州师范大学的形象"一席话,我就心动了。”肖玛坦率地说。

  被他们视作老大姐的刘媛说,这是该校广开大门吸引国际人才,迈向国际化、现代化办学的一个重要举措。“让他们能走多远走多远,能飞多高就飞多高,我们能做的就是搭建平台,真正做到感情和事业留人,让他们身心愉快地工作。这个平台包括学术环境等软件方面的,也包括尽可能提供专业的音乐厅和最好的钢琴等等硬件。”

  这批青年俊才的引领效应已经显现。他们的到来,不仅大大提升了音乐学院的师资力量,而且他们既教授学生,也教授该学院的中青年教师,提升整体的师资水平。贵师大正在筹备开设我国高校第一个高男高音专业,以及我省过去没有双簧管等专业,很多外地学生和音乐专业人士已经慕名前来报名和求教。

  文化观察

  开放尺度决定发展空间

  听他们的音乐会,音乐所飘散的各种情绪鲜活生动,像汩汩涌出的清泉般滋润,毫不迟疑地渗进彼时彼刻的心中。采访褪去演出礼服的他们,感觉到只有如此执著飞扬的梦,才能演绎真正感人至深的音乐华章吧,我如是想。

  采访中,他们用畅快的语调聊一些音乐理想的话题,又用一种稍显冷峻的语调,谈及传统音乐和民族音乐的传承问题,音乐中的理性与感性在他们身上如此和谐相处,对音乐的坚守和那为理想绽放的艺术激情,令人感佩。

  似乎在这一路狂飙和消费意欲充盈的时代,坚持理想的音乐人更能确认自己的存在价值。那些单纯的、愿望着的、美好的、做音乐的感情依然留存在心,就如每一段好的旋律背后一定有一个好的动机一样,他们坚信音乐让生活更美好,也在为之做努力。音乐理想绚丽色彩的“旁白”已喷薄而出。通过他们,更多的贵州人窥见了音乐世界里的许多美丽之地。

  如果说他们的音乐灵气是一种天赋,而锐气却需一种地养,天赋得之于性灵而不泯,地养则得之于社会和环境。这群才华横溢的青年音乐家,来到贵州做音乐,贵州音乐、贵州艺术的发展也需要既有灵气又锐气的人,贵州的发展需要贵州人发力,也需要更多的驻足、停留贵州的新贵州人给力。

  风物长宜放眼量。开放的尺度,决定发展的空间,我省不少艺术门类在开放中的发展日益开阔,特别是通过各种交流和引进,更多具有国际意识、国际交往能力的俊才,带来更多的渠道和资源,使贵州艺术拥有“放眼看世界”的度量和气魄,也有了更多“世界看贵州”的双向互动的可能和机会,“多彩贵州”的形象符号越来越在国内外受到关注,与此同时,贵州的文明形象也被逐渐认同。以改革促发展、以开放促开发,也将铺开开放和发展的贵州新前景。

  作者:黄蔚来源金黔在线-贵州日报)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