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新举措破解安置难题(图)

2013年03月09日05:49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3月8日,参加十二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的军队代表小组审议政府工作报告。图为军队人大代表、济南军区联勤部部长郎剑钊发言。
  3月8日,参加十二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的军队代表小组审议政府工作报告。图为军队人大代表、济南军区联勤部部长郎剑钊发言。

  本报记者 冯凯旋摄

  广大退役士兵的安置问题,一直牵动着军队人大代表的心。据记者观察,连日来,几乎每次小组审议,安置问题都是热点之一。

  军队人大代表、总参军务部部长陈东登说,2011年新修订的兵役法、《退役士兵安置条例》公布,退役士兵安置政策制度实现重大调整,形成了以扶持自主就业为主,安排工作、退休、供养等多种方式相结合的制度体系。由于一些配套措施没跟上,新的安置办法在运行过程中也暴露出一些亟待解决的问题。

  顺应时代潮流,加大改革力度,进一步完善退役士兵安置工作,成为代表们的强烈呼声。

  针对有的地方符合安置条件的退役士兵工作难落实,代表们建议

  出台按比例接收安置的刚性措施

  在小组发言中,不少代表感慨地说,兵役法和安置条例虽然明确了要照顾退役士兵就业,但只是“同等条件下优先录用”之类的模糊表述,没有指标约束,在实践中很难操作。

  “必须拿出硬性指标、刚性措施才行。”许多军队人大代表建议修改相关法规,要求国家机关、社会团体、企事业单位在招录(招聘)人员时,预留一定比例的岗位,定向招录(招聘)符合政府安排工作条件的退役士兵。

  “机关、企事业单位拿出一定比例的岗位接收安置符合条件的退役军人,这也是世界各国的通行做法。”陈东登代表说。

  军队人大代表、总参动员部部长牟明滨说,优秀退役士兵有文化、有能力、有抱负,经过部队的摔打锤炼,是一笔宝贵的财富,要把他们作为地方选拔人才的重要来源,充实到基层公务员队伍。

  针对高素质青年渐成兵员主体这一时代趋势,代表们建议

  公务员定向招考退役大学生士兵

  谈起征兵以及退役士兵安置,军队人大代表、北京卫戍区司令员郑传福很是自豪。

  2012年底,北京市征集的新兵中,大专以上学历的比例为56%。这是一个具有历史意义的数字。

  高学历青年为何踊跃携笔从戎?“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优待政策落实到位。北京市从2011年实施了系列兵役新政策,其中一个亮点,就是根据全市每年公务员考录工作计划,拿出一定数量的公务员岗位,定向考录退役大学生士兵。”郑传福代表说,这个政策含金量高,对大学生很有吸引力。

  郑传福代表介绍说,北京市2012年符合招录招聘条件的退役大学生士兵501人,各级机关、企事业单位共拿出676个定向招聘岗位,岗位数达到了需求数的1.3倍,远远超过了文件规定的比例。

  同样是在基层奉献,大学生村官可以定向报考公务员和企事业单位。军队人大代表、四川省军区司令员凌峰说:“对那些携笔从戎、献身国防的有志青年,我们就是要用特殊的政策去呵护他们。”

  代表们呼吁,尽快修改公务员法等法律,把“定向招考退役大学生士兵”这条写进去。

  针对“谁出兵多,谁负担重”这一现象,代表们建议

  中央财政加大对安置工作投入力度

  按照现行政策规定,对自主就业的退役士兵,由部队发给一次性退役金。一次性退役金由中央财政专项安排,地方人民政府可以根据当地实际情况给予经济补助。

  陈东登代表结合调研经历,建议调整一次性退役金标准并建立自然增长机制。他说,现行的《退役士兵安置条例》规定,国家根据国民经济发展水平、全国职工年平均工资收入和军人职业特殊性等因素确定退役金标准,并适时调整。但什么时候调整、标准如何确定,还没有明确的具体办法。需要国家和军队有关部门尽快展开这项工作的研究论证,调整提高一次性退役金标准,并研究建立与国民经济发展水平相适应的自然增长机制。

  军队人大代表、辽宁省军区司令员周汉江说,2012年,中央执行的退役金标准为每人每年4500元,而地方财政提供的经济补助更多。这种“中央拿小头,地方拿大头”的兵役负担格局,带来了“谁出兵多、谁负担重”的问题。

  国防,是国家之防。不少军队人大代表建议,应该以中央财政为主、地方政府为辅,平衡优待金负担,抓紧制定中央财政出基数、地方政府拿补差的具体政策。

  军队人大代表、山东省军区政委刘从良在会上也建议,由国家统筹兵役优抚金,把优抚优待费用纳入国家民生战略工程,减轻地方财政负担,从而调动地方政府开展征兵工作的积极性。

  针对一些地方免费职业教育和技能培训难组织,代表们建议

  创新退役士兵教育培训的形式内容

  为提高退役士兵职业技能,帮助他们更好地就业,2010年,国务院和中央军委下发通知,规定选择自主就业的退役士兵可以免费参加政府组织的职业教育和技能培训。

  有的代表反映,目前,这项工作在各省(区、市)已经全面推开,取得了初步成效。但总体上看,发展还不够平衡,一些地区培训率还比较低。加之培训的专业岗位与市场需求衔接不紧,许多人培训后找不到工作,就业率低,影响了退役士兵参加培训的积极性。

  陈东登代表说,要不断创新教育培训的形式与内容,确保这个优惠政策更好地发挥作用。他认为,可在现行由政府组织培训的同时,逐步将部分培训专业岗位推向市场,由用工单位或社会培训机构按照退役士兵就业意向和市场用工需求组织培训,政府提供政策指导和经费保障。这样,有利于增强培训工作的针对性和有效性。

  (本报北京3月8日电 )

  (来源:解放军报)来源人民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