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非典”搏斗的日子都刻骨铭心(图)

2013年03月26日07:19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2003年6月,结束了“非典”任务的医务人员火速入党。
2003年6月,结束了“非典”任务的医务人员火速入党。

  2003年3月28日,阳光灿烂,风和日丽。惠阳人民医院内科三区主任医生刘定南记得他在医院种植的太阳花开得正盛。但是,明媚阳光下却暗流涌动,一场史无前例的灾难正在向医院袭来。这一天,医院确诊了6例“非典”患者,其中2例是该院医务人员,很快又有2例患者被确诊。自此,惠阳区人民医院成为惠州市最重要的“抗非”战场。经过近40天的奋战,对于医务人员来说,恐惧、紧张、感动如影随形。5月6日,该院最后一例“非典”病人出院,22位医务人员成功地完成了他们的历史使命。10年过去了,回首当年的与“非典”有关的日子,他们说,“非典”带给他们的不仅仅是一次对于重大公共事件的应对和考验,而且,对他们的人生也有着重大的影响。“面对恐惧,我们需要更多的专业医务人员,也需要准确及时的信息传播。同样,我们更加感受到生命的厚重。”刘定南说。

  “狼来了,狼真的来了”

  该院成为全市唯一的“非典”战场,共确诊了8例“非典”患者

  时年55岁的刘定南回忆,自2002年12月以来,在佛山、广州、深圳等地开始流行非典型肺炎。2003年3月,毗邻惠州的香港非典型肺炎流行,消息沸沸扬扬,人心开始恐慌。“当时广州中山三院传来消息,不少医务人员感染了“非典”。整个广东医务界人心惶惶。”刘定南说。

  当时,整个惠州市内已经谈“非典”色变。街上,人们戴着口罩掩面而行;商店里,板蓝根、陈醋一度脱销。但是,因消息闭塞,对“非典”传播的危害没有切肤之痛。惠阳人民医院的医务人员们对于非典的概念和普通民众并无差别。“我们当时只是在想,狼来了,狼来了。但是,并没有意识到,狼真的回来。”护士黄爱萍把"非典"的到来比喻成中国古老的寓言“狼来了”。

  但一语成谶,狼真的来了。

  刘定南说,即使10年过去了,医务人员到目前仍无法确定,当时非典的传播源到底从何而来。但是,他们可以肯定,传播源一定来自香港。

  2003年3月初,70多岁的香港人罗忠强(化名)因身患重症去玛伽丽医院就诊,因当时是“非典”高发期,病患太多,没有床位接受。于是,罗忠强转回到老家在惠阳人民医院就诊。当时接诊罗忠强的刘定南回忆说,“我记得很清楚,当时,老人并没有感冒发烧,即使后来老人出院后再到去世,也没有确诊是"非典"患者。他是不是"非典"潜伏期患者,也很难说。”

  不过,陪伴罗忠强的儿子、老伴等4名亲人陆续出现发烧现象,其中罗的儿媳李彩珠是惠阳人民医院的护士。3月24日,李彩珠和丈夫、婆婆等4人因感冒发烧住进了医院。当晚,值班医生郑文宽和陈国兴照顾李彩珠等人。不幸的是,次日,郑文宽和陈国兴感到身体不适,并有发烧症状。不过,医务人员当时并未对此引起重视。

  3月28日上午,从香港传来消息,一名曾经从香港回来探望罗忠强的亲戚被确诊为“非典”患者。于是,医院意识到事件的严重性,很快将罗忠强家族中的5人隔离起来,并马上请上级专家组前来会诊。“没有意外,4人确诊感染"非典",接着,郑文宽和陈国兴也被确诊感染"非典"病毒。医院再通过对罗忠强亲戚的检查,又确诊了2例"非典"患者。截至当晚,医院共确诊了8例"非典"患者(6男2女)。”刘定南说,当时,根据惠州市卫生局的通告,全市范围内,除了惠阳,仅有2例确诊“非典”患者,且很快出院。

  于是,惠阳区人民医院成为当时全市最重要的,也是唯一的“非典”战场。从3月28日开始,一场没有硝烟的“抗非”战役打响了。

  “恐惧,恐惧吞噬了信任”

  就像在监狱里面一样,被隔离在房间里,一起解决生活问题

  为了隔离病人,避免更多的人被“非典”传播,医院决定成立隔离区。经过医院讨论,刘定南负责的科室内三科24个床位,22名医务人员被指定为隔离病房和专门的医务人员。很快,内三区收治隔离了8名“非典”患者的消息不胫而走。无论是本院医务人员还是外面群众,对内三区医务人员都是唯恐避之而不及。“当时,很多乡镇医院不再接受感冒发烧的病人,直接送到我们医院,我们压力也非常大。”刘定南对此颇有怨言。

  “从来没有一种疾病,它像"非典"一样直接威胁着医务人员的生命安全。于是,我们每天必须穿5层衣服,戴3层口罩,全身包裹得严严实实。因为我们最担心的不是不能治愈那些患者,而是担心,我们接下来还有医务人员被感染。”护士黄爱萍说。

  然而,恐惧笼罩着整个医院,遍布每个角度,并吞噬着信任。

  为了避免病毒传播,22名医务人员不得不留守在医院,不能回家。

  因为周边的人害怕接触他们,他们不得不自我隔绝。“食堂不让我们进,没饭吃,只有叫外卖,送外卖的人听说是医院的,直接把盒饭放在医院门口就走了。”医生马燕说。没办法,医院不得不在医院旁边租了一栋楼给22人临时居住。“我们就像在监狱里面一样,被隔离在房间里,一起做饭,一起解决生活问题。”

  郑文宽记得,即使他已经被确诊完全康复痊愈,但即便是同事也不愿与他接触。“我记得有一次坐电梯,我在等电梯,后面站着一群人,很多人是我的同事。我咳嗽了一下,回头一看,发现所有人都跑掉了。”郑文宽有些哀伤。

  “虽然被隔离,但并不孤独”

  恐惧和歧视让他们变得更加坚强、更团结,执行力更强

  除了面对恐惧,他们还需要克服工作上的困难和压力。因穿戴太多,天气炎热,汗水湿透了全身,他们必须坚持,因进出病房需要重新“武装”,他们不得不少喝水减少上厕所的次数;长期戴口罩,他们身体长时间缺氧,每次下班都有窒息、晕倒的感觉,护士谢悦娥一脱下口罩就呕吐。

  然而,患者的不配合也给医务人员的工作带来了很大的困扰。“罗忠强脾气暴躁,不配合医生治疗。有一次,他突然跑出隔离区,我们还报警出动了警察去把他找回来。当时,每个人都担心他会在外面传播病毒,吓死了。”黄爱萍回忆说。

  他们说,当时,非常想家,但又不能见家人,只能通过电话联系。护士徐素华的小孩当时才两岁,每次孩子在电话那头说:“妈妈,我好想你,你什么时候回家呀?”徐素华就会泪流满面。

  护士陈桃花当时还是一名刚刚从学校毕业的学生,还没有正式转正成为一名护士。“我当时内心也做过思想斗争,也很害怕,也想过我又不是正式护士,为什么拿着生命去冒险呢?而且,听说其他地方有很多医务人员辞职了。但是,我后来想通了,决定坚持下来,因为它也是我人生的一次重要的经历。”

  然而,恐惧和歧视让他们变得更加坚强,他们变得更加团结,执行力更强。“虽然我们被隔离,但我们并不孤独。”

  "非典"改变了我们的生活”

  它让我们变得更加坚强,更加懂得生命的意义

  经过内三科22名医务人员的坚持和努力,2003年4月16日,医院收治的8例病人4人出院。医务人员的心情慢慢放松下来。18日,又有2例病人出院。5月6日,8例病人中最后一例病人痊愈出院。惠阳人民医院实现了零感染、零死亡率的目标。“最开心的事情就是能够与家人团聚。”黄爱萍笑着说。

  22名医务人员,如今他们有的从青涩的实习生成长为成熟的护士,有的从科室主任做到了医院领导,有的从青涩的医生成长为医院的骨干,10年之间,他们都完成了华丽的转身。

  今年3月21日晚上,内三科22名医护人员一起聚餐,他们一起追忆10年前与“非典”有关的日子。

  10年弹指一挥间,恍若隔世,但与“非典”搏斗的日子,对于每个人来说都刻骨铭心。“当时,我们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进展和压力,但是,如今回想起来,这种经历对我们来说,也是一笔财富,它让我们变得更加坚强,更加懂得生命的意义。”黄爱萍说。

  66岁的刘定南已经退休,"非典"之前,我很少戴口罩,但是,"非典"之后,我每接诊一个病人,我都必须戴口罩。因为,疾病的传播是可怕的,我们每个人都不能掉以轻心。”刘定南说,“面对疾病,我们每个人都有理由恐惧。但是,作为医生,需要更加镇定,更加专业。我们也希望,今后,面对类似的疾病袭来时,信息能够更公开、及时和准确,这样恐惧会减少很多。”

  采写:南都记者 陈海燕 通讯员 卢舜辉 摄影:南都记者 田飞

  作者:陈海燕 卢舜辉 南都 田飞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