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守墓人讲述东山公墓史(图)

2013年04月02日09:24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3月29日,在东山公墓新坟区,守墓人张宗传俯瞰改造后的东山公墓,心中感慨万分。

  晨报讯

  :“东山公墓是有着150年历史的老坟区,二十年前我来的时候,这里就像个乱坟岗,到处都是坟堆,光秃秃的没有一棵树。”3月29日一大早,60岁的张宗传站在东山生态园东头的山坡上,身后是土葬区,眼前是骨灰墓,脚下站着的这片土地是他工作了二十年的地方。

  东山公墓位于乌鲁木齐市东部,虹桥路17号,是乌市惟一的政府划定非穆斯林公墓,形成于19世纪中叶,有150多年历史,20世纪50年代纳入政府管理。公墓占地面积达到3900余亩。

  张宗传作为乌市殡葬服务中心东山生态园办公室的副站长,也被誉为乌鲁木齐最后的守墓人。他在东山公墓工作了二十年,迁移过三万棺坟。张宗传说,殡葬业务包括土葬登记、打坑、装棺入殓、下葬埋土、刻碑描碑、立碑等,每一道程序都是他跟已经退休的于顺兴师傅学的。

  “1992年我来这里时,那时的办公室全是土房子,只有五名工作人员,我们除了做好日常的殡葬服务外,就是种树,闲下来还要刻碑、描字、漆棺材。”张宗传回忆说,当时的东山公墓远离城市,并且全是土葬区,漫山遍野的坟茔包围着两间管理站的平房,被人戏称为“仰脸公社伸腿大队”。

  1993年,乌鲁木齐开始推行骨灰公墓,为了规划出更多的骨灰公墓用地,东山公墓决定对已有的土葬公墓进行迁移。张宗传刚来时,在3900多亩的墓地里葬有十几万棺坟,墓葬用地开始吃紧。1994年,东山公墓管理站一边见缝插针安排土葬,一边借鉴内地经验尝试推广骨灰公墓。当时人们的思想观念还不能完全接受,最初的一两年里,接受骨灰公墓形式的人一年不过几十个。

  2000年,乌鲁木齐市禁止土葬,东山公墓和城区内其他无规划的自然坟区面临迁坟改造。

  将一个个零散的土坟归整到成行成列的水泥公墓群里来,这是东山公墓改造成生态园的浩大工程中最繁重的“工序”,它绝非仅仅靠劳力简单迁移的过程,更是移风易俗观念的转变过程。

  一次,一名男子从外地来到东山生态园找寻父亲的遗骨,男子的父亲是1962年去世的,“1962年的坟是有档案的,我们通过档案找到了迁坟后的墓区,但有的木质墓碑已经腐朽,而沙石墓碑也被风化。”张宗传先在两个墓区中一一比对,首先要核对出逝者的姓名,看着沙石墓碑上模糊不清的字体,用手一遍遍抚摸,凭着手指的凸凹感来辨认字的笔画,就这样,在墓区中的两百多座坟里,张宗传终于帮这名男子找到了父亲的坟墓。

  工作了这二十年,张宗传印象最深的是一天他被一个壮汉扯着衣领带到了一个墓碑前。原来,这家亲人的土坟被按照无主坟迁至公墓。后来,壮汉找到了公墓的业务员,尽管新坟找到了,可是坟上的水泥墓碑已被拾荒的人破坏了。一家愤怒的人把气一股脑撒在张宗传身上。

  “骂的话很难听。我年龄大了,可以理解他们的心情,干我们这行,要学会换位思考,要学会理解和宽容。”张宗传说。

  在张宗传任职的20年间,东山公墓已经迁了五六万座坟,这其中,有些是经过家属同意迁移的,还有的是连续在媒体上公布了数年而无人来管的无主坟。他说:“以前由于政府用地需要,在迁坟时,要给逝者家属做大量思想工作,有很多人都不理解,我们也会把迁坟工作做得尽量细致,不遗留一点问题,我认为这是对逝者的尊重。”

  种树、迁坟,如今,东山公墓被改造成花园式生态园,贯穿着张宗传在这里工作的20年。

  “因为这里缺水,所以种树并让它们成活就变得异常艰辛,记得我刚来时,看到老于师傅舍不得喝水,而是用存下的水浇树,又经历了求邻居给水、半夜浇水和用架子车下山拉水。”张宗传感慨,二十年过去了,这个不毛之地的绿化覆盖面积已经达到了2000亩,占到78.9%,但绿化仍然是他们的主要任务之一。

  “目前的老坟区改造面积三分之一是有了,还有近1400平方米数万座土葬坟墓有待迁移,改造工程还很艰巨。但改造完成后的墓地,至少够首府用三十年不用愁。”

  从老墓区走到新墓区,十多年前张宗传亲手栽种的树木,已经长得如同碗口般粗细。

  “现在我们有专门的办公楼,工作人员有50多位,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分工,墓区里装了监控,也有保洁员和保安。”张宗传说,不久的将来,一条环城公路将从现在的土葬公墓穿过,到那时,墓地将被圈入城市。(文/图 晨报记者 马蓓)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