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租车司机夜撞醉汉逃逸 这“醉”“罪”之责咋分(图)

2013年04月03日16:06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宋溪插图
宋溪插图

  他撞了卧路“黑影” 跑了

  肇事逃逸 死者是卧路醉汉 这“醉”“罪”之责咋分

  新闻

  肇事者涉罪被批捕

  有十多年驾龄的出租车司机崇某和从饭店吃饱喝足出来的荆某,两个毫不相干的人,“错误地”相遇了:醉酒的荆某踉踉跄跄倒在街上,崇某驾车未及避让,从荆某身上轧了过去,并且逃逸;而醉梦中的荆某命丧黄泉。近日,崇某因涉嫌交通肇事罪被西城检察院批捕。

  去年12月22日凌晨2点,荆某从饭店吃饱喝足出来,醉醺醺的他走路摇摇晃晃,刚走到大街上就倒地不起,路上车辆见状都纷纷避让。此时,出租车司机崇某开车过来,没有避开这个“黑影”,直接从荆某身上轧了过去,还拖带了好几米,导致荆某当场死亡,司机驾车逃逸。

  路过群众发现后,打电话报警。公安机关通过道路监控录像锁定犯罪嫌疑人崇某并将其抓获归案。当被问及为什么没有停车救人、保护现场时,崇某自称不知道撞了人。可是,崇某有着十几年驾龄,车从人身上轧过是可以看见或明显感觉到的。崇某的辩解没有被认可。

  我国刑法规定,违反交通运输管理法规,因而发生重大事故,致人重伤、死亡或者使公私财产遭受重大损失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交通运输肇事后逃逸或者有其他特别恶劣情节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因逃逸致人死亡的,处七年以上有期徒刑。此案中,造成死亡一人,且负事故全部或者主要责任的,就涉嫌交通肇事罪。(记者孙莹 通讯员张伟 袁硕)

  故事

  抓逃费时但不费力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过。“送快递!”出租车司机崇某打开房门,高声问:“是什么东西?”霎时,几双手一起伸过来,一把将他按住撞人致死后逃逸的崇某就此落网。

  去年12月22日凌晨,市民荆某在西城长椿街附近喝醉了酒,刚刚在酒桌上结识的酒友自告奋勇,准备送他回家。没想到刚走出酒馆不远,荆某过马路时一头栽倒在槐柏树街与长椿街相交的路口机动车道上。酒友使足了劲儿也拖不动他,于是跑到路边找人帮忙。这一刻,驾驶着出租车的崇某出现了。

  随后的情景如另文所述,但没说的细节是:躺在路中间的荆某瞬间消失他被卷在出租车底盘下,带到了百米开外;荆某停车查看。附近的监控镜头记录下这样一幕:司机围着车子转了一圈,弯腰想从车底下拽出什么东西,但没拽动,复回车上,倒车,接着猛地向前一蹿,车身剧烈颠簸一下,随即绝尘而去,画面中只留下一个人的尸体。

  另一名过路的“的哥”报了警。西城交通支队民警到场,发现被撞的荆某已经死亡。事故科民警调取了周围路段上的探头资料,判断出肇事是一辆出租车。此后几天,五六名民警查阅了大量录像资料,顺着它的驶离方向挨个探头调查,发现这个司机每次过路口,都会设法尽量远离探头,以至于探头拍摄到的车牌只有一半可以辨认,还没驶出西城区,车子就消失了民警判断司机很可能就住在附近。

  民警随后对车辆消失的白纸坊、半步桥一带进行了细致的排查。半步桥附近的一位居民举报说:“我见过这么一辆出租车,整天在楼下乱停。”在居民口中,这个司机平时很凶,人缘极差,附近没人敢惹他。

  据此,民警迅速找到了这辆出租车;车子的底盘上,一眼就看到血迹。在取样化验的同时,民警开始打电话联系司机崇某,对撞人的事情,崇某一口否认。而化验结果证实,血迹正是死者荆某的。几次联系,崇某拒不到案,民警只好上门抓捕,顺利将他抓获。

  说法

  司机一逃罪过大了

  崇某的逃逸行为让他即将站上被告席。办案民警说,本案中死者荆某醉酒倒卧在机动车道上,本来应承担相当大的责任。但是由于司机肇事后逃逸,造成现场变动、证据灭失,交管部门无法查证交通事故全部事实,根据现行《交通事故定责标准》,就要由逃逸者承担全部责任。

  据介绍,事发之后,崇某如果停车报警,最多也不过是承担普通交通事故中的民事赔偿责任。办案民警说,此类事故中,如果驾驶员没有其他任何诸如饮酒、闯红灯、超速、车辆检验不合格等其他违法行为,那么一般只需要承担次要责任,最严重的情况下也只是同等责任。假如在高速公路上发生了同类事故,在司机没有违法行为的情况下,可以确定为无责任。

  根据相关司法解释,如果在交通事故中,造成了死亡1人或者重伤3人以上,负事故全部或者主要责任的,或者死亡3人以上,负事故同等责任的,才需要承担交通肇事罪的刑事责任。但是,如果事故导致一人以上重伤,司机逃离现场,最后被认定负有全责或主要以上责任的,也将被以交通肇事罪起诉。(记者安然)

  作者:孙莹 张伟 袁硕来源北京晚报)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