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归女四次相亲一无所获 网络婚介亟待有效监管

2013年04月15日14:06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单身女孩成为婚恋网站白金级VIP高端会员后,相亲多次,却始终未找到如意郎君,女孩的父母为了退会费闹上了法庭。近日,经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调解,婚介所退还余下的服务费,给这起服务合同纠纷上诉案画上了句号。

  由于目前对婚恋网站尚无有效的监管渠道,该案暴露出的婚恋网站经营中的种种问题,如收费不靠谱、服务无标准、信息不真实等值得关注。

  四次相亲一无所获

  海外留学回沪的单身女子盛小姐今年27岁,她的父母一直为女儿的终身大事操心。母亲亲自为女儿挑选了一家自认为信得过的婚介网站,并对婚介服务顾问开出五大必须满足的硬指标:“必须有上海户口;有房;名校毕业,如果和女儿一样是海归,必须是硕士以上;年龄差距不能超过5岁。”去年4月,盛母预付给婚介所3万元,代女儿签下了为期一年的“钻石会员”婚姻介绍服务合同:盛小姐成为“白金VIP”会员,推荐的会员月收入在1.5万元至3万元,享受定位爱情猎头服务等。

  之后,盛小姐在两个月时间里见了三位男会员。第一位是富二代,男方开着奔驰来见面,他爱泡夜店、酒吧,与盛小姐的生活习惯不符;第二位,顾问告诉盛母对方是香港大学毕业的,是当年的高考状元。见面后一问,根本不是什么高考状元;第三位比盛小姐大了6岁;到了第四位,盛小姐跟对方聊了半天也没问出来对方工作是什么。

  四次相亲一无所获,盛小姐对父母网络征婚的做法颇有微词,婚介专员的电话也始终打不通。2012年6月,盛母愤怒地赶到婚介所,指责其服务根本不到位,并提出解约要求,按照每月1000元的服务费计算,讨回余下的2.6万元服务费。然而,婚介所方面认为自己提供的服务并无不当之处,不愿终止服务。就这样,为了退会费双方对簿公堂。

  今年1月,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法院对此案作出一审判决:被告婚介所作为专业的婚姻介绍机构,在收取高额服务费后,并未提供与服务费相对应的、符合双方约定的服务,盛小姐要求提前解除婚介服务合同有事实依据,婚介所应返还余下的2.6万元服务费。一审判决后,婚介所不服提出上诉。最后在法官的主持下,双方达成调解意见,婚介所退还服务费中余下的2.5万元。

  会员收费量体裁衣

  记者发现,市场上每家婚介网站几乎都在推广自己的会员服务,入会标准2000元至5万元不等,分普通级、白金级、钻石级。对于会员的收费有无具体的行业标准问题,一位顾问解释说:“目前,我们都是按照行业协会统一制定的服务合同与会员签约,只能说,每家网站的收费标准都不一样。”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则告诉记者:“大多数婚介所都是根据会员的要求量体裁衣,例如,会员要求理想的另一半月收入须在1万元以上,那么,相应收取的服务费也在1万元左右。要求的收入越高,婚介收取的服务费也相应地水涨船高。”

  “高级会员、婚恋猎头没什么实际意义,还是亲戚、好友介绍的比较靠谱。”上海市民李小姐表示。

  “婚恋猎头找过我,但我并不感兴趣。”今年三十出头的白领小邵说道,“收费很高,尽管我能承受这个价格,但心里不舒服,很难相信他们”。

  记者发现,不少人有相似的感觉。刚刚结婚的市民罗先生就表示,自己曾经是婚介网站的高级会员,也是“婚恋猎头”的客户,“感觉不好,总有花钱买对象的嫌疑。”罗先生说,“我现在的婚姻是同学介绍的,同学了解我们双方,相处下来感觉好就结婚了”。

  某视频聊天交友网站发布的单身男女使用婚恋网站调研显示,65%的上海单身者曾通过家人朋友介绍相亲,54.2%的单身男女因“选择范围广”而选择网络交友方式;近六成上海单身贵族网络上交友,最看重交友信息“真实性”。

  实名制不实需规范

  据记者了解,目前较为成熟的婚恋交友网站,盈利模式都比较单一,主要来源是会员费。上海律师吴为义认为,征婚者之所以愿为婚恋交友网站支付费用,看重的正是其所宣称的“真实信息”。虽然,绝大多数婚恋交友网站都在鼓励会员提供真实信息,但审核用户信息需要大量财力物力,很难做到。

  一位婚恋交友网站从业人士表示,所谓婚恋交友实名认证,实际以认证身份证居多,但如果身份信息被冒用就查不出,甚至连婚姻状况也无从查实。而更多的婚恋交友网站只需手机认证,其他信息均可任意填写。

  上海一中院法官胡洪春法官指出,对不实信息,婚恋交友网站第一是不愿去审查,第二也没能力审查。作为网络服务商,他们并没有权限要求用户提供真实个人信息。对于以“实名制”为卖点的网站来说,对会员提供的信息往往难以核实真假。

  上海市民政局婚姻管理处副处长林克武指出,根据去年5月1日实施的《上海市婚姻介绍机构服务规范》,婚恋交友网站开展婚介业务,必须要有实体性婚介机构。对正规的婚介网站,其网站上信息的真实性要求和对实体店的要求是一样的。但有些网站打着交友旗号,进行婚介业务,打擦边球,目前尚无有效监管渠道。目前,上海婚介协会等单位正在对网络婚介展开调研,着手制定相应规范。刘建 来源法制日报)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