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上新书首发式堪比iphone上市 中国粉丝还要等

2013年04月18日13:27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时隔三年再出长篇小说《没有色彩的多崎造和他的巡礼之年》

  据日本共同社报道,日本著名作家村上春树的最新长篇小说《没有色彩的多崎造和他的巡礼之年》(暂译名)于4月12日在日本上市。由于读者购买太过热情,该书出版商“文艺春秋”当天决定增印10万册,在发售首日决定增印实属罕见。不过,该书的中文简体版何时在中国内地面世,出版商方面至今还未确定。

读者凌晨排队抢书
读者凌晨排队抢书

  《没有色彩的多崎造和他的巡礼之年》是村上春树2010年4月《1Q84》第三卷发售以来,时隔三年后的长篇小说。出版商“文艺春秋”表示,该书的发行量仅预订就达到50万册,目前发行量累计达60万册,销量突破100万册只是一个时间问题。在日本,普通文学作品在初版时大多仅发行数千册,即使是畅销书作者的作品一般也不过几万册。

  新书的首发时间定于12日凌晨0时。实际上,一些大型书店早在12日之前就在店铺的内外张贴海报宣传即将出售的该书。在东京都千代田区的三省堂书店神保町总店,书店入口处特别设置了摆放有约200本新书的“村上春树堂”,还挂上了宽约6米的招牌。

  日本媒体当日铺天盖地都是村上春树发售新长篇的新闻。据报道,不少人排了一晚上队,为了最早买到书,甚至专门请了假。从11日半夜开始,日本多家书店外人潮汹涌,排队等待新书发售,其热况一点都不亚于苹果粉丝等待新产品的发售。不管是店员还是粉丝,都时不时看看手表,等待发售的那一刻。

  东京涩谷区的代官山茑屋书店以倒计时方式,12日凌晨0时准时开始出售。想抢先买到新作品的约150名“春树迷”和30家以上的媒体都迅速赶到书店,书店被热烈的气氛所包围。“3,2,1,0!”随着新一天的到来,最新小说堆成的“小山”上覆盖的黑色幕布被揭开,等待已久的“春树迷”中传出激动的喊叫声。

  该书每本370页,售价1785日元(约合人民币114.95元)。 由于书迷过于热情,12日发售当天出版方即破例加印了10万册。尽管如此,上周末各大书店仍陆续脱销,订单接踵而至。预计春树迷的高涨热情将持续一段时间。15日,出版方发出消息称,决定再加印20万册《没有色彩的多崎造和他的巡礼之年》,至此该书发行量累计达到80万册。

  《没有色彩的多崎造和他的巡礼之年》之所以受到如此热捧,除了村上春树本身名气大之外,很大一部分原因是这部新作品超长的题目和完全没有透露的内容引起了读者的好奇心。该书上架前,只有村上春树以及责编和出版人“文艺春秋”的老板知道小说全貌,“外人”仅从冗长的书名上,也根本无法判断其概要。

  旅日华人作家毛丹青在其博客上透露,这部小说写的是当代的故事,主人公是位36岁的铁路公司职员,上大学期间曾与另外4位同学结为好友,两男两女,名字全有色彩,即红、蓝、白、黑,但唯有主人公多崎造没有色彩。某日,他突然被其他4人宣告了断交,其惨痛的感受犹如从夜行的航船上被恶狠狠地推到了深海,他拼命往上游,看见了船上远去的灯火,但船上谁也不看他。于是,他一度消沉,想自杀,但后来因为结识了新的男同学和女友,才恢复过来,毕业后如愿以偿,终于在铁路公司找到了工作。不过,所有这些对他来说,都不如要解开为何被人断交的谜更重要,于是,多崎作开始了他的巡礼。

  “村上春树的这部新作是一本公路小说,故事的回叙与展开几乎都是发生在路上,无论是主人公的家乡名古屋,还是后来就职的东京,或者是遥远的芬兰,这些空间的移动构成了小说人物叙事的可视背景,犹如匈牙利音乐家李斯特《巡礼之年》的印象式乐声一样。”毛丹青说。

  在这部作品中,村上春树把主人公设定为痴迷铁路的男人。日本评论家认为这一新颖设定与村上春树少年时代家住铁路沿线以及相关记忆有关。 同时,两年前由中国艺术家制作的影像作品《村上春树的心象风景》再度成为了话题。

  村上春树小说的开头都令读者难忘,在《没有色彩的多崎造和他的巡礼之年》的开头,村上春树写道:“从大学二年级的7月到第二年1月这段时间,多崎造几乎只是在考虑一件事死亡。”在小说里,多崎造“缺乏自我色彩与个性,仿佛躯壳一般”,一直以来都没有正视无依无靠的自己。这样一个题材和村上春树早期的“青春三部曲”非常相似。

  何时引进中国时间未定

  对中国的读者来说,最关心的莫过于何时能够看到《没有色彩的多崎造和他的巡礼之行》的中文版。一时间,中文译本翻译的话题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据悉,自《1Q84》始,村上春树作品在中国的版权便引发了激烈的争抢。在此前,村上春树的作品均由上海译文出版,翻译者林少华,用他本人的话说,自己至今已翻译了村上春树四十余部作品。《1Q84》因版权变更后,由施小炜翻译,此事曾作为话题被媒体热炒,那么此次村上新书的中译本又将花落谁家?

  日前,林少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倘若上海译文拿到版权,那么他必然接手翻译;但若是其他出版商接手,他不会参与。他在微博上表示:“有人问我会不会翻译村上新作,我回答前提是上海译文社拿到版权。作为同行,我不否认别人的语言功力,他们甚至不缺少文学才华。问题是任何作家都有其独特的气味,而碰巧与之相投并能够再现的人则比较有限。而我可能是有限之人中的一个。许多网友期待我出马,想必也是因为这点。非常感谢!”

  据悉,从村上春树的作品引进以来,经林少华翻译出版的已有四十余本。林少华说,中国有句老话“臭味相投、一丘之貉”,而他与村上春树恰巧就是这样一种关系。“我对他比较敏感,我们臭味相投且又不期而遇,有一种不谋而合的味道,心灵感应也好,心灵对接也罢。我跟他之间有一种微妙的元素。我认为对文学多少有些感觉且公平的人都会从我翻译村上春树的文字当中嗅出这样一种独特的味道。”

  林少华表示,在翻译界有一个共识,那就是对于同一个国外作家,一百个人翻译他的作品,就能翻译出一百种风格。所以,一个作家的作品以同一种笔调翻译过来,是最恰当的。

  村上春树

  日本小说家、美国文学翻译家。

  生于1949年,29岁开始写作,第一部作品《且听风吟》即获得日本群像新人赏。

  1987年第五部长篇小说《挪威的森林》在日本畅销四百万册,广泛引起“村上现象”。

  村上春树的作品展现写作风格深受欧美作家影响的轻盈基调,少有日本战后阴郁沉重的文字气息。

  被称作第一个纯正的“二战后时期作家”。

  并誉为日本1980年代的文学旗手。来源搜狐文化频道)
分享到: